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电脑访问可以适应←和→进行翻页!
52【侦测到十二级灵能波形……】
  这人当然就是奥里克斯。
  王兽带领的雷兽群越来越近,大地不断震动,弹起的弹壳相互碰撞,在充斥着枪炮声的战场中交织出美妙的音律。
  下一秒,奥里克斯释放出了体内的灵能。
  一道无形波动远远扩散开来,密集的电光骤然涌现,将数百米范围笼罩在内,作用在了这些早就被炮火打击得遍体鳞伤,早就到了强弩之末——仅剩血皮儿——仅因狂暴才不顾一切的雷兽。
  灵能闪电飞快湮灭着组成其身体的物质。
  轰!
  一只腿部本就受伤严重的雷兽轰然倒下。
  紧接着是第二只,第三只……第十只,枪炮无法成为压垮他们的最后一只稻草,那些士兵即使不选择撤退,尽力截杀这些雷兽,最好的结果也会是连同阵地一起与其同归于尽。
  但奥里克斯的灵能可以。
  一道道无视防御的灵能闪电,迅速收割了所有雷兽的生命。仅剩那只强大的王兽,依旧不顾一切地向前冲锋。
  “终止炮击,终止炮击!阵地并未失守!”
  那些本要撤退的陆战队员见状无比震惊,根本不敢相信,那居然是一个人类,急忙端枪返回,帮助压制趁着混乱涌上来的异虫——灵能干扰器的作用还未消退,如果那个人能拖延住那头王兽的话,说不定真有机会重整防线!
  “吼!”
  已在灵能闪电中伤上加伤,浑身几丁质甲壳俨然快要消失殆尽的王兽,发出一声震天的怒吼,眼睛里只剩下了给自己造成了极大伤势的奥里克斯,终于靠近了阵地……
  几台末日炮塔检测到异虫信号,立刻从地底升起,喷射出了炽热的等离子体火焰流。可王兽却完全将其无视,一脚踩碎,张开巨大的战刃,誓要将这个悬浮在空中的渺小人类切碎。
  战刃合拢之际,竟产生了音爆,足见其速度之快。
  就在此时,奥里克斯睁开了眼睛,往前一跃,在间不容发之际穿过合拢的战刃,跳到了这个庞然大物的头上。
  雷兽及其衍生进化分支,往往不擅长对付跳跃至身体上的敌人,超大型的王兽尤其如此,但现在可没有小型异虫帮助清除其身体上的敌人。
  奥里克斯将灵能注入了双手臂甲处的集中器,两柄炽热的灵能光刃弹出,他猛地将其刺入了王兽已无甲壳保护的脆弱大脑……
  随着身体一阵抽搐,王兽喷射着不熄凶焰的眼睛失去了光彩,轰然倒地,惯性使然,在地面上犁出了一道深深的沟壑。
  奥里克斯踩在王兽的脑袋上,直至其彻底停下,才轻轻跃下。光刃缓缓收回,他又做出掸土的动作,灵能凭空浮现,震散了了身上沾染的血迹。
  一众陆战队员目瞪口呆。
  某些数年前曾跟随吉姆·雷诺,在星灵的家园艾尔与星灵一同对抗过异虫的人,都记得那些被俗称为“狂热者”的圣堂武士的英姿。
  面对潮水一般涌来的异虫,战斗力强悍的圣堂武士们完全是以一当百。而那些圣堂武士的领袖,更是可以孤身一人击杀雷兽这样的可怕对手……
  那些深谙灵能之道的高阶圣堂武士也不差。
  在人们眼中,高阶圣堂武士往往是脆弱而不擅近战的。可事实却正与其相反,他们对战斗技艺的掌握亦是达到了非常可怕的地步,臂甲中也有相同的灵能集中器,可助其将灵能塑形为光刃状,近战杀敌。
  他们只是倾向于使用更高效的杀敌手段,而未选择以光刃御敌罢了。所施放的灵能闪电,一次性即可击杀数十上百的异虫。
  眼前这个家伙,就让他们想到了那些星灵。
  如高阶圣堂武士一般驾驭着磅礴的灵能,如圣堂武士一般战斗技艺超绝。
  融合了两者,却比两者都要强。
  一名医疗兵也怔怔地看着这个站在王兽尸体前的男人。不久前,这人还是她的“囚犯”呢,而她居然想用电击棍将其电晕。
  带着快速反应部队赶来支援的吉姆·雷诺和泰凯斯·芬利也呆立当场,后者喃喃道:“我的天老爷啊,这还是人吗?”
  短暂的震惊过后,雷诺立刻开始重整防线。
  “兄弟们,振作起来,萨尔纳加神器就快充能完毕了,让我们把这些虫子打回去!”
  泰凯斯跑过奥里克斯身边时,也忍不住多打量了他两眼,就像在看一个外星人。
  遑论那些赶着回到防御位置的陆战队员,他们眼中只有敬畏——这真的是一个人类吗?怎么会有人类如此强大?
  陆战队员们回到了碉堡中,大量快速反应部队的维京战机变形落地,用25mm加特林机炮压制刚刚从灵能干扰器的干扰中恢复的异虫。
  风驰电掣的恶火来到阵地前方,变形为手持重甲盾牌的恶蝠,像推土机一般把建筑碎片和各种尸体推到阵地前方充当路障,用凝固汽油喷射器收拾着友军机炮火力网的漏网之鱼。
  紧随而至的穿冲攻城坦克,亦是展开为攻城模式,降低炮口用180mm的震荡榴弹炮抵近轰炸起来。而在上空巡弋的战列巡洋舰及女妖战机,也终于抽出手来,开始照顾这片区域。
  密集的导弹与激光炮组交替轰炸,上有空军,下有快速反应部队,阵地前方的异虫很快就被一扫而空。
  得益于奥里克斯的帮助,这段险些失守的防线,终于算是稳住了。
  “呃……”
  可F阵地的最大功臣却突然痛苦万分地跪了下去,只觉得头痛欲裂,体内的灵能受到了严重干扰,俨然正处于暴乱的边缘。
  “嘿,你没事吧?”
  那名坑道虫入侵时穿上医疗兵作战服前来充数,打那以后就一直没退回后方的女医生跑来扶起了他。面罩开启,一张有着独属于黄种人的精致五官的鹅蛋脸出现在了奥里克斯的视野里。
  “走,快跑,”奥里克斯急忙摆手,“离开这里,越远越好!”
  话音刚落,阵地前方的数台恶蝠突然在某种莫名力量的作用下升空而起,厚重的金属躯干扭曲变形,就仿佛正在被一只只无形的大手勒握……
  数十架维京战机的六管加特林机炮形成的火线,都打在了一层无形的屏障上。
  射向阵地外的导弹也停在了半空,推进器仍在喷射出火焰,可就是难以前进分毫,片刻后竟反过头来,直直射向阵地,又被阵地的密集阵自动反导装置一一扫爆。
  海量的异虫再一次涌来,这一次竟比之前还要可怕,其中混杂着大量雷兽、王兽的身影,远方的天空亦是出现了一团飞快朝这边移动的乌云,而组成这团“乌云”的,竟然是难以计量的飞行异虫单位。
  所有通讯频道中都响起了独属于智能副官的空洞机械合成音:“侦测到十二级灵能波形,刀锋女王回来了……”
  可这声音很快就被一道没有任何感情,仿佛视所有生命为敌人的嗓音取代了,它直接响彻于F阵地所有人的脑海之中。
  “啊……一个很有潜力的灵能者,你明珠暗投了,你该为我效力,而不是跟着这些可悲的家伙自寻死路。”
  远方的虫海之中,出现了刀锋女王凯瑞甘的身影。
  她的脸上挂着讥讽笑容,仿佛在为眼前这些可怜虫的命运感到悲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