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电脑访问可以适应←和→进行翻页!
第823回 你就是要气死我
  “再说连侍郎同连宰相又是兄弟,这下怕是要起来对付你舅舅,之前连宰相想拉拢你舅舅,但不曾能成事,当初可能便记了仇,如今又有这样的事……”把云庭说到这里摇了摇头。
  “我也同舅舅说了。”秦南风拧着眉头:“他们这些人,说领兵打仗是一窍不通,但凭着一张三寸不烂之舌便能置人于死地,不得不防。”
  “这话对。”把云庭赞同的点头。
  “可我舅舅也听不进去,他总说他是个武将,跟那些文人不同,也不想同他们掺和。
  又说我这事(qíng),哪怕是闹到官家跟前他也不理亏,我叫他压根儿就不曾将连家放在心上。”秦南风言语间露出了极少见的忧虑之色。
  “这几天好好劝他,这朝堂之上不比在边关带兵打仗,做大将军虽也要有勇有谋,可面对的最多的还是战场的厮杀。
  但朝堂之上,可就不同了,区区几句话之间便是刀光剑影,莫名其妙丢了(xìng)命的人可不在少数。
  你舅舅虽然不至于如此,但是连宰相党羽众多,不得不防。”把云庭一脸正色的劝告道。
  “我明白。”秦南风点头:“我明(rì)送你走了,再去同他说说。”
  “嗯。”把云庭又叮嘱道:“你一定要说的仔细些,这事儿一定要放在心上,若是可以的话便叫他请官家恩准到边关去,再留在帝京,还不晓得会有什么事。”
  “我也是这样想的。”秦南风心里并不轻松。
  他虽未经历过朝堂之事,可也晓得其中的利害,舅舅就是太过忠直,这一点自然是好,但却也不好。
  云(jiāo)听了这番话,微微皱着眉头,若有所思。
  两人又说了几句话,在桌边上坐下,云(jiāo)分了两盏茶给他们,又喊夏静姝:“嫂嫂,快来,茶点好了。”
  “来了。”夏静姝答应了一声,走到把云庭(shēn)旁坐下。
  秦南风吃了茶又坐了一会儿,便告辞了,云(jiāo)那些票据到底也没能还给他,只好又先收了起来。
  翌(rì)午后,把云庭带着夏静姝乘着马车去往青州。
  把云庭是趁着把言欢不在家出发的,为了避免事(qíng)泄露叫连燕茹察觉,云(jiāo)也就不曾去送他们。
  家里头人都不晓得把云庭夫妇二人要出远门,只当是他陪着妻子逛集市去了,守在门口的(chūn)雷也不曾当回事,自然不曾去连燕茹跟前通风报信。
  直至第二(rì)清晨,把云庭同夏静姝一夜未归,家里头才察觉出不对劲来。
  云(jiāo)清晨去请安的时候,便叫有些气急的把言欢给盘问了:“把云(jiāo),我再问你一回,你哥哥到底去哪儿了?”
  “女儿真的不知晓。”云(jiāo)低着头,看起来又害怕又委屈:“女儿清晨去找大嫂嫂了,可是哥哥和嫂嫂都不在,院子里的婢女也说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怎么可能,你哥哥去哪儿怎么可能不同你说?”把言欢拍着桌子,根本就不信。
  “你小点声,吵得我头都大了。”把老夫人很是不悦。
  “母亲,儿子也是太着急了。”把言欢见到自家母亲开了口,顿时变得温和了些。
  “九丫头你说,你真不知道你哥哥去哪儿了?”把老夫人端坐俯视着云(jiāo),看起来颇具大家老夫人的风范。
  “是,孙女儿真不知道。”云(jiāo)还是这句话。
  她昨(rì)同哥哥他们都说好了,哥哥嫂嫂去了青州这事儿若是从她口中说出来,那她可就免不了一顿责罚,父亲定然会说她知(qíng)不报,而后她他来一顿家法。
  倒不如什么都不知道呢。
  “(jiāo)儿,你同你哥哥嫂嫂走的最近,你说他们能去哪儿?”连燕茹一贯温和,这个时候开口也是不紧不慢的。
  云(jiāo)抬头看了她一眼,犹豫了一下道:“母亲……母亲不然派人去嫂嫂娘家问一问吧,或许哥哥是陪着嫂嫂回娘家了。”
  “金不换,你快去。”把言欢想也不想就挥了挥手,打发了金不换去了。
  把言欢脸色不好看,众人也都大气不敢出一口,把言笑瞧着这似乎有些不大对劲,怕邹氏到时候又多嘴,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来,干脆就找借口带着两个儿子回院子去了。
  只留下了把言欢夫妇和几个孩子陪着把老夫人。
  把老夫人慢慢的吃着早饭。
  把言欢不开口,屋子里谁也不敢开口,一个个大气不敢出一口,眼观鼻鼻观心。
  云(jiāo)是最辛苦的,她得陪着他们站着。
  把老夫人吃罢了早饭,又等了大概有两刻钟,金不换终于回来了。
  “老爷。”他快步走了进来行了一礼。
  “人可在夏家?”把言欢有些迫切的问。
  “不在。”金不换抬起头来:“夏家的夫人说,少爷带着少夫人去了青州,昨(rì)特意去同他们辞行了。”
  这是云(jiāo)的主意,这话要是从她口中出来,那她定然免不了一顿打,但若是从关氏嘴里出来,那便是父亲也奈何不得人家了。
  反正哥哥嫂嫂已经走远了,眼下去追也来不及了,她虽还是免不了一顿责骂,但也只是责骂而已,又不疼,她不怕。
  “什么?”
  把言欢同连燕茹异口同声的问了一句,两人都是一脸震惊。
  “你说,绍绍她带着静姝去青州了?好好的去那边做什么?”把老夫人手按着桌子,站了起来。
  “夏家的夫人说,少爷要去求学,少夫人也跟着一道去照应他。”金不换回道。
  把老夫人顿时看向把言欢,一脸怒意的道:“我怎么说的?我叫你好好的,都是娶了儿媳妇的人,做事就不能好好的想一想,你非要跟他作什么对?你怎么就知道静姝不能生孩子了?
  想一出是一出,还不声不响的把人抬进来了,这回好了,绍绍不声不响的走了,我不管,你给我把他追回来!”
  “母亲……”把言欢一脸为难,这人都走了这么久了,恐怕都要到了,哪里能追得回来?
  “你别叫我!”把老夫人气的直拍桌子:“你这个逆子,你把我孙子气走了,你就是要气死我!”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