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电脑访问可以适应←和→进行翻页!
第0104章 玉扇变幻冰魄伞
  www.pkgg.net
  “回来路上,你说过锦宣落在了糜夭手上。若她真是细作,你的埙怕是保不住了。”
  末昇愁眉不展,为苏蓁这个闯祸精,他真的快要(cāo)碎了心。
  苏蓁浑然不在意,“尹深说锦宣孕于天地,会损坏的可能微乎其微。”
  “那就好,对了,我已经查到萧楚泓的下落,他不(rì)将启程返回京都。不过据说他的腿一直没有恢复,看来萧楚泓打算接着蛰伏,就是不知他在暗中谋划什么。”
  “谋划?在这世间,能打动他的唯有两件事,一是找到当年嘉利关兵变的真相和罪证为其父正名,至于另一件......大概要取决于皇位上那人的态度。”
  “你觉得他会谋反?”
  “应该不至于吧......如今京都城中风云诡谲,变幻莫测,且等等看局势趋向。(shēn)为忠臣良将之后的惊鸿将军萧楚泓,让他违背祖训行叛乱之事,我觉得近乎不可能。”
  “也许吧。”
  苏蓁蓦然想起正事,“末昇,其实我先前是想同你说,让你乔装打扮留在霁月坊中,查出糜夭的秘密。”
  苏蓁起(shēn)从怀中取出一张符纸,右手食指中指并拢(bī)出血液,快速绘制出符咒,将其放于特制荷包之中,“若她真是妖,直接用这符咒对付她,不过你切记不可直接触碰,否则亦会伤你。”
  “好。”
  “不如换我去。”
  苏蓁手腕上木色细绳脱落,化作人参模样漂浮于半空之中。
  “驭妖符专克妖,对我却无用,末昇你留在蓁儿(shēn)边保护好她。”
  土黄色的光芒闪过,尹深参形快速增长,几经变幻之后,一道模模糊糊的(shēn)影缓缓成形。
  尹深初次于他们面前显露真(shēn),他(shēn)量极高,就连末昇亦需仰头,方可与之对视。
  他面颊白皙如玉,眼眸深邃,左眼眼角下方一点褐色泪痣极为显眼。剑眉斜入鬓角乌发之间,睫毛浓密微卷,如纯粹晶石般的暗红色瞳孔中,带着放(dàng)不拘的笑意。鼻梁高(tǐng),微薄唇瓣呈淡粉色。亚麻青色发丝长至膝盖,发梢微卷,不扎不束,随微风轻拂。
  雪白内袍松松垮垮穿于(shēn)上,衣衫半敞,隐可见精致锁骨下的白皙(xiōng)膛,腰间系白色流苏穗。外衬雾金色对襟长衫,棕色云纹滚边,衣摆两侧开长衩。
  苏蓁侧头,右手成拳放至唇瓣前轻咳。
  尹深相貌未免也太过妖孽,不同于末昇表面冷峻,内心火(rè)柔软。尹深看似平易近人,实则笼罩着说不清道不明的神秘雾霾,细瞧之下,那一双眼眸似可望穿前世今生的哀愁。
  末沉亦被惊艳到,瞳孔下意识放大,樱唇微微张开,末昇望着衣衫不整的尹深不(jìn)蹙眉,侧(shēn)挡住了末沉视线。
  尹深表(qíng)严肃的对苏蓁叮嘱道,“蓁儿,你近(rì)行事小心,无论发生何事,以保住自己(xìng)命为主,其余皆次要。”
  此时的苏蓁尚不懂尹深何意,可难得他这般重视,直接应下。
  “好,我明白。对了,小深深,你发现了什么?你从前可从不插手我的事,难不成是当年那个坏道士出现了?”
  “你无须敏感,霁月坊中虽生存有大量妖族,可却被你用秘术隐去了妖气。但我近(rì)察觉,京都城内多处蔓延着实质化的黑色妖气,恐生变数。”
  “原来如此,那你去了霁月坊后直接去找月娘,她会于暗中助你。”
  “我心中有数,你不必挂怀。”
  尹深心中五味陈杂,几番(yù)言又止,最终(shēn)体化作金色雾气,消散于房中。
  苏蓁右手轻握,大拇指和食指下意识来回摩擦,望着尹深消失的位置眼睛微微眯起。
  尹深虽对她关怀备至,可她怎觉得他似有重重心事?
  还有今夜刺客,究竟为何而来?
  蓦然间,苏蓁呼吸猛地一滞,心跳加快,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
  ......
  霁月坊中,轻歌曼舞,觥筹交错。
  喻子晔三人喝完桃花酿后,找姑娘们进来唱了会小曲儿,便准备打道回府。
  他们的小厮一直在外面守候,见三人醉醺醺的模样,心中大骇,疾步上前搀扶,却被他们挥手制止。
  “公子!您可还好?”
  “哎哟,祖宗哪!您怎醉成这般!”
  “世子爷!您慢些,小心石阶!”
  杨焕之的书童唇角抽搐,他家公子一向温文尔雅,自从结识这太尉家公子后,往昔循规蹈矩的谦谦君子消失不见,如今竟敢于夜间混迹红楼。
  三人勾肩搭背走了许久,终于出了暮临街,即将分道扬镳之际,数名黑衣人倏地从高处跃下,或是从临近商铺中破窗而出,手持利刃,将他们悉数包围。
  喻子晔等人的酒劲儿顿时去了不少,揉了揉眼睛,才清醒发现不是幻觉。
  可他们皆是偷溜出府,根本没带护卫......
  “放肆!你们是谁派来的!可知我家公子是何人?!”
  那些刺客对于杨焕之书童的厉喝声置若罔闻,其中一名黑衣人从怀中取出张画像,对照后确认无误,抬手吹出一道嘹亮的哨声。顷刻间,所有刺客纷纷出手,刀剑银光掠过,杀气骤现。
  喻子晔的贴(shēn)侍卫名唤磬玄,相貌平平,却武功极高,为临安候特意派于他(shēn)边护其周全。
  街边路人四处逃窜,生怕殃及池鱼,速度稍慢之人,直接血溅当场。正值夜间,京都城中守卫加强,奈何这繁华街道上竟是行人稀少。
  只不过他们明显低估了刺客的实力,不像是挑衅滋事,倒像是杀手寻仇。
  唐吟琛使出冰刃作战,不忘将杨焕之护在(shēn)后。
  喻子晔宽袖拂过,露出绑在小臂上的袖箭,与磬玄一前一后默契配合。前者拳风扫过,快速与对方缠斗在一起。后者寻找空隙,右脚稍稍后退半步,对着远处按下机关,伴随着破空声,几道冒着银光的箭矢飞掠而过。剑尖入血(ròu),刺客顿时血流不止。
  杨焕之武功不高,方可自保而已。
  暮临街外打斗愈演愈烈,唐吟琛见形势不分上下,收起利刃,腾空一跃,手上折扇传来‘咔嚓咔嚓’的怪声。只见折扇以(ròu)眼可见的速度拆解,形成伞骨,飞速变幻成伞状形态。形为伞状,如湛蓝冰晶,浮现出丝丝缕缕寒气,伞布收缩祛除,只余伞骨。
  “啊喂!小爷在这儿呢!”唐吟琛轻功出神入化,在空中留下数道残影分(shēn),“瞧哪儿呢!这边!不对!是这里哦!蠢成这样还当什么杀手,赶紧滚回家躲你们娘亲怀里哭戚戚吧!噢!抱歉,听说你们杀手少有双亲于世,为了生存才会走上这条路。唉,可惜了,不过你们也别难过,小爷这就送你们上路!”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