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电脑访问可以适应←和→进行翻页!
第八十一章 田玥的理论和乱用诗词
  女生喜欢小孩子,是喜欢小孩子被收拾的干干净净,不到处乱跑,就像是宠物狗一样的被抱在怀里,还能摸一摸毛绒绒的皮毛。最好还能汪汪几句“姐姐真漂亮”“姐姐(shēn)材好好”“姐姐给你米花糖吃”之类的语言。
  如果是当妈的,多数的时候,是用巴掌击打敦实的小(pì)股才能换来小孩子的安安静静或者是嚎啕大哭,所以这就是女生和妈妈的区别。
  名玉霞过来的时候还给吴子义打电话。
  “回家了没有?我现在过来接茜茜,耽误你约会了啊!”这话说的,小心思很多啊,怎么就成了约会了?
  “两个女同学,不是约会。”
  “不是约会啊,是不是很喜欢你的女生?没事,我马上就过来了,茜茜没给你捣乱吧,你现在在哪里?”
  “在家,费什么话,赶紧过来。”
  下午四五点的时候,名玉霞上楼来,问:“还听话吧?没给你添麻烦?”电话里说过了的话,见着面了还说。
  “自己的孩子还不了解?”吴子义笑,将在地上趴着推电视机遥控当成车子,嘴里还发出“嘟嘟”响的朱可茜提起来。
  “妈妈——”
  被提起来放在地上之后,朱可茜才发现妈妈来了,扑过去抱住名玉霞的腿。
  “谢谢你啊!”名玉霞笑,“明天请你吃饭。”
  “不用,明天我陪同学去越麓山玩。”
  朱可茜迫不及待的插嘴:“今天两个姐姐很漂亮。”
  “两个女同学?”名玉霞笑,看吴子义的反应。
  “是啊。男同学一般不会找我。”
  “魅力(tǐng)大的。”
  “茜茜再见!”吴子义不理名玉霞的怪话,对着朱可茜挥手。
  “再见!”朱可茜抱住名玉霞的小腿不撒手,被名玉霞走一步拖一步的挪到了门口,又被一把提起来。
  “回家了。”名玉霞在门口和吴子义说再见。
  晚上的时候,吴子义去接两个女生。
  博子街是越麓区最繁华的一个美食街,因为挨着几所大学,所以这里的年轻的学生特别多,各个小铺子里打工的服务员大多也是附近学校打暑假工的大学生。
  女孩子在这里很容易迷失。
  太多的美食可以选择了,也有太多的让女孩子心动的小玩意儿目眩神摇。两个姑娘在这条街上来来回回的走,就是感觉到不累。
  周青青手里抓着一把鱿鱼串,田玥手里抓着牛(ròu)串,眼睛还在不停的在两边的街铺上逡巡,看到小玩意儿也忍不住欢叫着往前冲。
  常陵市的步行街也是这样的,但是新鲜感让两个女孩有点儿兴奋地不知疲倦。
  最后吃完了手里的,吴子义还是请她们吃了一顿麻辣小龙虾。餐馆是正街转到小巷子里的一个夜市铺子,桌椅都摆在外面。
  吃的人很多,但是吴子义的运气很好,一过来就有位置。
  小龙虾是大众美食,周青青很喜欢,田玥也很喜欢,吴子义也很喜欢,于是三人还叫了几瓶啤酒。
  本来周青青是不喝酒的,只不过在吴子义面前喝过两次酒之后,就有点儿放飞自我了。
  喝了几杯啤酒之后,田玥也有些放飞自我了。
  “要是能在这里买(tào)房子就好了。”田玥喝一杯酒说,“以后我就找个在这里有房子有车有钱的温柔体贴专一的帅哥。”
  周青青很耿直:“这只怕不好找。”
  “你的梦想是什么?我说的是找男人的方面。”田玥问。
  周青青有些羞涩的看了看吴子义。吴子义感应到了,对着她笑一下。
  “有钱有房固然好,但是人品才是最重要的吧,物质什么的,以后只要肯奋斗,又不是赚不来。只要人好就行了。”
  “吴子义有钱啊,人品还好,对了……吴子义,有没有考虑在这里买(tào)房啊!”田玥就问吴子义。
  “前段时间来的时候,买了一(tào)。”吴子义实话实说。
  “啧——”
  田玥吧嗒了一下嘴巴,直愣愣的看着吴子义,一时间没有适应过来。
  “在梅子湖附近的丹溪庄园,要不明天爬山之后,去我家坐坐?”吴子义说。
  “有房有车有钱,还长得好看。”田玥直勾勾的看着吴子义,忽然就叹了一口气,“要不是周青青对你有意思,我都想忍不住勾引你了。吴子义,恨不相逢未嫁时啊。”
  “瞎说什么啊!”周青青喝酒脸都喝红了,“我哪有……”
  她想表达自己对吴子义没意思,想要辩解,但是如果说出来了,吴子义当真了怎么办?于是后半截话就吞下去了。
  “恨不相逢未嫁时,这句话有点儿问题。”吴子义对着田玥笑。
  田玥就脸红了。
  自己还没有嫁人啊,这不是自己在胡说八道吗?再说了,自己也对吴子义没什么意思,要是周青青误会了怎么办?转过头去看周青青。这姑娘已经有些眯眯眼了,头晕的迷迷糊糊的,似乎有点儿醉,根本就没有多想吧。
  三个人喝了八瓶酒,不过大多数都是喝进了吴子义的肚子里了。
  叫了个代驾,将周青青和田玥送回酒店,自己也回家睡觉去。
  “小青,你可真走运!”洗完澡,田玥一边用浴巾擦头发,一边对着周青青说,“吴子义是个无可挑剔的男朋友。”
  周青青的眼睛忽闪。
  “你也动心了?”
  原来这姑娘早就听到那句话,也想在心里了。这时候终于忍不住图穷匕见,直接问田玥了,脸上还笑嘻嘻的,心里估计在摸小刀子了。
  “心动啊,但是心动有什么用?我还不会去抢自己闺蜜的男朋友吧,我又没那么(jiàn)。”田玥笑,“再说了,虽然吴子义有钱,但是我和他(xìng)格不合,走不到一块儿。”
  这下周青青来精神了,盘腿坐在(chuáng)上:“说说,你和他怎么就(xìng)格不合了?”这个倒是蛮想知道的。
  “闷(sāo)。”
  “啊?”
  “啊什么,吴子义一看就是属于闷(sāo)型的。”田玥就分析,“一个男人有钱却不撩(sāo),有车却不到处浪,有房子却不金屋藏(jiāo),不是闷(sāo)是什么?”
  这是什么奇葩理论?这明明是好男人的标准不是?
  “不明白了吧?”田玥也爬上(chuáng),给周青青深入分析,“一般这样自律的男人,确实很少见,要么是有崇高的理想和追求,像那些大科学家、艺术家什么的,反正就是那么些人。你说是吧?”
  这话倒是不假,周青青点头。
  “要么就是大(jiān)大恶之人。”田玥说道,“表面上看人畜无害,但是实际上却勾心斗角,背后捅刀。”
  “说的怪心慌的,吴子义不会的。”
  “我也没说他是个背后捅刀的人,我只是说,他这么自律,说不定有什么怪癖。那些电影里的变态不都是貌似纯良的人吗?说不定等以后你们在一起了,皮鞭滴蜡都是小儿科,捆绑扎针也不是不可能……”
  “呸,你这个闷(sāo)变T。”周青青“呸”一口,表明自己还是个纯洁的少女,和这个满心龌龊的小(dàng)女不是一伙的。
  “我变T?今天我就变T给你看。”田玥说着就把周青青扑倒在(chuáng)。
  第二天爬山,两个女生都穿着裙子,不过裙子里面还是穿了安全裤,保护工作做的(tǐng)到位的。
  其实很多女孩子是不喜欢爬山的。
  太累。
  如果有帅哥陪着,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周青青爬越麓山的的时候,好几次都累得不想动了,自从高三不跑(cāo)之后,她就觉得自己就像是慵懒的橘猫一样,运动什么的,都是兴致来了,突然飞跑个二三十米,然后弯腰撑膝盖,大喘气的那种。
  田玥一(pì)股坐在路边的台阶上,不想动。
  其实从越麓山下可以直接开车上山,但是周青青说,只有直接从山脚爬到山顶的,才是真正的体验。
  “还有多远?”田玥累得吐舌头。
  “一上一上又一上,一上上到高山上。”吴子义回了一句。
  田玥笑:“没想到你吴大才子也写这么直白的诗。嗯,有点‘远看宝塔黑乎乎,上头细来下头粗。有朝一(rì)倒过来,下头细来上头粗。’的味道。”
  周青青就瞪大眼睛:“老张说过这个笑话。”
  吴子义笑:“没文化,真可怕。”
  “谁没文化?一上一上又一上,你倒是快上啊!”田玥哼哼。
  周青青听得脸一红,但是马上又装得很专注的样子,似乎想要听答案一样。不过心里倒是对田玥有点儿警惕,平白无故的,怎么说话就喜欢开车?
  上字是有点儿敏感了。周青青觉得自己这么纯洁,都快被田玥给带坏了。
  “那就上吧!”吴子义忽然伸手,握住周青青和田玥的手,就开始往上爬。
  “啊——”田玥惊的大喊,“要死啦,松开,周青青,你管不管你家的男的。”
  周青青就喘着气,抽空子“呸”了一口,喘气说:“胡……胡说八道……”
  被吴子义这么一扯,三人登山的速度快了很多。
  爬到山顶,站在观景台从上面俯瞰整个星沙市,周青青高高的举起双手,大声的叫了一声:“好开阔啊!”
  “要不要再来吟一首?”田玥觉得自己应该调戏调戏吴子义,将自己脚不沾地的扯到山顶上,差点一口气就没有接上来。
  “举头红(rì)白云低,五湖四海皆一望。”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