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电脑访问可以适应←和→进行翻页!
第1021章 救人,雪原内乱
  祁北将怀里的夜染衣,小心放在一旁,掖了掖被角,“在这等我。”
  “小心!”
  祁北拿起一旁的佩剑,足尖一点,犹如离弦之箭,向着前方厮杀的人影冲了过去。
  他不过一人一剑,但却如入无人之境,长剑光影重重,所到之地,一个个人影倒了下去。
  那一对贵族兄妹本以为必死无疑,没想到突然从天而降一个救星……
  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周围的刺客,已经悉数倒下。
  雪地里只剩下一地尸体和血迹。
  祁北长剑收鞘。
  一袭墨衣独立雪地之中,凛然不可侵。
  “多谢这位公子仗义相救!”白印冬立即上前抱拳,冲着祁北一拜,“不知公子高姓大名,白某必将厚报。”
  他是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生的浓眉大眼,年纪轻轻却一脸的络腮胡子,但也看得出个俊朗的男子。
  雪原首领之子,雪原族的少主,白印冬。
  站在他旁边的女子,穿着一袭繁复的华贵礼服,发钗散乱,有几分狼狈,但也难掩她出尘卓绝的气质,宛若白雪纯洁,又如冰霜晶莹。
  雪原圣女,白印冬之妹白霜儿。
  她的视线落在祁北(shēn)上,惊愕地打量着这个突然出现的陌生人。
  淡漠的眼眸,高冷而俊美的面容,像是路过人间的神祇。
  近在咫尺,却仿佛远在天边。
  不可亲近。
  “祁北。”
  白印冬一愣,不可思议道,“北寒世子赫连祁北?不可能吧?”
  而白霜儿听见这个名字,也是呆愣当场。
  赫连祁北?怎么可能是他?
  那个纨绔二世祖,怎么会是眼前这个气质独特的年轻公子?
  “这位正是我们北寒州的世子(diàn)下!”眼见那些刺客都被杀了,宋池驾车赶了过来,翻(shēn)下车,望着两人道:
  “这里竟然有人敢对圣女下手?圣女可还好?”
  白霜儿没认出他来,倒是白印冬惊讶道,“宋池公子?”
  “咦?你认识我?”宋池一脸迷茫。
  白印冬客气道,“在下白印冬,三年前宋池公子来参加小妹的封圣仪式,曾有一面之缘。”
  宋池盯着他回忆了半天,终于想了起来,“啊……对,雪原少主?原来是你!”
  三年前,上一代圣女退位,白霜儿被册封为新一代圣女。
  这是雪原族最盛大的册封盛典之一。
  作为雪原族的盟友,北寒州受邀参加封圣仪式。
  宋池的父亲被北寒王作为使者派遣而去,宋池跟着凑了个(rè)闹。
  不过吧……
  当时万众瞩目的主角是受封的白霜儿。
  他自然是把圣女记得清楚。坐在一旁的白印冬,虽然见过,但要不是对方主动提起,也没什么印象了……
  这可绝对不是只记得漂亮美人,咳。
  那一次,祁北没来。
  王后不让他去。没能凑上这个(rè)闹,当时的祁北还(tǐng)遗憾。
  所以祁北与白印冬兄妹素未谋面,但宋池,却与他们打过交道。
  有宋池在这,祁北的(shēn)份,确实不需要怀疑。
  夜染衣裹在被子里,推开窗子,只露出一双眼睛打量着外面的(qíng)况。
  但窗子刚打开,寒风呼呼刮进来,冻得她小脸通红。
  祁北一看见小美人探头出来,立即率步往车厢里走了进去。
  宋池也赶紧道,“两位上车说话吧,外面天寒地冻。”
  白印冬兄妹谢过,跟着上了车。
  车厢里炭火烧的正旺。
  宋池给两人各倒了一杯雪暖酒。
  如此天气在雪地里奔跑,白霜儿早就冻僵了,捧着雪暖酒喝了两碗,才渐渐生了些许(rè)气。
  她的视线却不由落在了裹在棉被里的夜染衣(shēn)上。
  美人倾城之色,风华绝代。尤其是祁北一上车就将她抱在怀里,两人关系显然不一般。
  “白少主,圣女,不知你们为何会被追杀?”宋池问道。
  白印冬叹了一口气,眼眶微红,“数(rì)前,收到父亲去世的消息,我和小妹立即赶回,没想到半路遭遇伏击,我们(shēn)边的侍卫悉数遇害,在他们拼死掩护之下,好不容易才逃了出来。”
  “但前去冰城的路,到处都是刺客,我们寸步难行。无奈之下,我和小妹打算前往北寒州,向北寒王求救。”
  白霜儿作为圣女,常年居住在雪原族第一圣山——雪神山。
  而雪原族每年都要祭拜一次雪神。
  或是首领,或是少主亲赴雪神山,以示虔诚。
  今年白印冬像往常一样代表雪原族前来祭拜雪神,正好兄妹难得一见,打算在雪神山小住几(rì)。
  没料想,他刚来雪神山没两天,就收到噩耗,父亲病故。
  雪神山距离雪原族的都城——冰城,有小半月的路程。
  两人从雪神山下来,就一直被追杀,(shēn)边的人死伤殆尽,这一次要不是遇上祁北,他俩也难逃一死。
  “白少主去雪神山之时,首领刚好遇害,而你们回城路上遭遇刺客。”夜染衣眸光一闪,“有人想篡位?”
  只是简单的信息,但她瞬间便推断了出来。
  白印冬惊讶地看了她一眼,点头道,“不错。我二叔是主战派,在雪原族颇受拥戴,和我父亲一向不和。”
  雪原族内部分裂,主战派想要攻打北寒州,入主中原……
  而主和派维持先辈的和平盟约,不愿起战。
  如今已经去世的雪原首领,就是主和派,和北寒王交(qíng)颇深,以兄弟相称。
  北寒州当然不想无端起战戈,于公于私都会帮白印冬上位,绝对不可能让主战派执掌大权。
  而且打赢雪原族也没意思。极北之地寒冷,百姓们都不愿迁徙,这地盘根本就没人要。
  雪原皑皑,又不好管理,浪费人力物力。
  再者,雪原族骁勇善战,和他们开战,损失必定惨重。
  北寒州对雪原族的策略,一向都是扶持主和派。而今雪原族内部战乱,自然也无法置(shēn)事外。
  “宋池,去打听一下,冰城最新消息。”祁北眸光微沉,道,“调头,寻一个僻静地落脚。”
  白霜儿不解,“怎么往回走?你们不也是要去北寒州吗?”
  这是前去北寒州的路。
  为什么调头?
  本还想恰好遇上北寒世子,正好能顺路带他们一程?否则只靠他们兄妹孤家寡人,怕是很难活着走到北寒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