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电脑访问可以适应←和→进行翻页!
第一千八百四十一章 说教
  “丁主任,我好像明白了过来!”方博领悟的非常快!
  “你们都是有着不错潜质的好学生,这一点谁也不能够否认!”
  丁羽表现的很是淡然,“自(shēn)有点小毛病,有点小问题,不伤大雅,历练了两年之后,重新的进修,这是一个自我升华的过程,同时也是一个淘汰的过程,问题不在乎于你究竟学了多少东西,也不在乎于究竟结交了多少的关系,问题是你能不能够学以致用?”
  “有点困难!”面对丁羽的说话,方博表现的很是坦诚!跟丁主任玩弄小花招,得不偿失的事(qíng)!自己本(shēn)就有相当的问题,需要承认!
  “是呀!有点困难,这个话说的很对,也很是符合实际,我多说两句,做个人,不要去做利益的动物!明白我说话的意思吗?”
  坐在丁羽对面的方博显然有些失神,没有想到丁羽丁主任竟然会说出来这样的话!
  “做人难!做利益的动物很是简单,但是这个话也可以反过来说,做利益的动物很是困难,做人很是简单!”
  “主任,我有点理解不了!感觉有点困惑!我明白你说的这个话,但是现在还不能够完全的解读其中的含义!”
  丁羽丁主任说的每个字,自己都明白,但是组合在一起,自己就感觉脑袋有点不够用了!
  “做利益的动物,很是简单,因为只需要看重利益,其他一切都不管不顾,利益就是一切,除却利益,所有都不会被看在眼睛当中!”说话的时候,丁羽也是注意的看了一下方博的动作和表(qíng),然后继续的说到!“做利益的动物同时又很是困难,因为不能够掺杂任何的(qíng)感,人间的烟火气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有任何一点的沾染,对于你来说,都是弱点,都是失败的开始,我们生而为人,怎么可能没有感(qíng)?我们做不到机器那么的冰冷!”
  方博微微(tiǎn)了一下自己的嘴唇,稍显干涩,自己没有想到主任会说的如此直白,如此的**(luǒ),还真的就让自己感觉有点接受不了!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收缩起来了!
  因为主任说的东西,是撕开了一切虚伪的本质!
  “再说一说做人,做人很是简单,衣食住行,几乎包涵了一切,但是人生又很是艰难,上到国家,下到个人的家庭,以个人为起点,牵扯无数条线,绝对不是你想要斩断就可以斩断的,而这些线可能会把你团团的给包裹起来,让你动弹不得!”
  方博不住的点头,因为丁主任说的就是实(qíng)!
  家庭方面,还有工作方面等等,这个只不过是其中的两个方面,就已经把自己给紧紧的包裹了起来,自己倒是想要动弹,但是奈何?
  “主任,我是不是能够冒昧的问一句?”
  丁羽指了一下面前的椅子,“坐下来吧!我们就是谈谈,又不是让你听课,站在你的角度,我是不是潇洒自在,无拘无束的,甚至能够做到纵横捭阖!”
  方博挠了挠自己的脑袋,在自己看来,丁主任就是神人一样的存在!
  “你觉得我很是了不得,但只是看到了表面而已,难道我就没有这个方面的事(qíng)?一样也有,说一个最为简单的例子,我一位没有出五福的舅舅家孩子出事(qíng)了!找上门来了!站在我当时的位置来说,可能就是一句话的事(qíng),你要知晓一点,在这里,我指的是这座县城,大家的观念还是有那么一些传统,归纳起来一句话就是帮亲不帮理!”
  “有些难为!”憋了半天的时间,方博好不容易才说了一句!
  “言不对题!”丁羽哼了一声,“你帮了一次,就有第二次,而且开了口子之后,想要闭合口子,就不是你说了算的事(qíng)!更甚一点的来说,是差事?还是差人?又或者说你差钱?在别人看来,你第一次都做了,第二次为什么不做了?肯定是这些方面的原因!这些事(qíng),就好像是钢丝一样,紧紧的把你给勒住!让你动弹不得!”
  “再者说一个例子,加入你老领导的孩子找上门来了!用升迁来换取你的批复,对于你来说,你怎么来做这个抉择?怎么处理?”
  “这些问题我不希望你会遭遇到,但现实是什么?现实就是这些事(qíng),你可能会天天都遭遇,而且面对的(yòu)惑越来越大!而且你一旦深入其中,到了最后,就只能是提线的木偶了!因为你已经动弹不得,你(shēn)上面的每一寸毛发都已经被钢丝给紧紧的勒住,甚至你连呼吸都不自主!这个就是代价!”
  方博感觉自己有点狂躁,甚至是有点不能够自己!
  如果真的是这样,生死不能,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你需要去想,而且在第一时间就需要做出来相当的决断来,犹豫?就代表着你会动摇,如果我坐在你的对面,我就会这么的去想,很是现实,很是实际的问题!究竟要如何的来处理问题?圆滑?强硬?还是推脱?”
  方博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主任,我做不出来这个决断!”
  “你要是能够做出来这个决断,我反倒是会感觉有那么一些奇怪,圆滑是一种态度!强硬也是一种态度,推脱同样也是一种态度,外圆内方?还是内圆外方,每个人处理事(qíng)的方式都不同,所以我希望你是一个人,而不是一个利益的动物!”
  丁羽说了这么多的话,就是为了突出这一点!
  “利益的动物,只需要看到自己利益获取的大小,合适还是不合适,合适的话,就会去追去自己的利益,不顾一切,什么生生死死,人伦感(qíng)?不在乎,冷血无(qíng),不适合的话,就彻底的抛弃,不会有任何的怜悯!无关对错!也不会在乎是是非非!”
  “人?很是复杂,特别是在职场和仕途,必要的手段是需要有的,没有的话,你就只能成为别人的玩偶,但是不要把自己变成动物,我要说的也就是这些了!”
  “主任,感谢你的指教,我会铭记这一切的!”
  “说了这么多,你觉得现在跟着我还合适吗?”丁羽很是突兀的问了一句!
  “有这个期望,但是跟先前的时候比较来看,可能出现了些许的偏差!”
  丁羽微微的一笑,不过笑容转瞬即逝,“我指点一下方向,还凑合着,但要说真的手把手教授,我觉得我不行,是真的不行,这个跟教授医学生是两回事(qíng),也是两个(xìng)质的问题,就好像是梯队那边一样,我给予了他们一定的指点和方向,但是其他的事(qíng),我一概不予以掺和,他们很是清楚和明白自己需要怎么去做,有的人就是生在了罗马,这个是羡慕不来的事(qíng)!”
  “不过起点并不意味着就是终点!这条路会充满荆棘和危险,甚至是有着相当的(yòu)惑,好好的走下去,成就自(shēn)的同时,为国家和人民多做点事(qíng)!”
  “是!主任,我会铭刻在心!”方博回答的很是肯定!
  来的时候,方博有点垂头丧气,甚至是相当的憋屈和郁闷,但是离开的时候,方博的心(qíng)极为的舒展,丁主任让自己认清楚了很多的问题和状况!
  难怪丁主任如此的被推崇,这里面不是说一点原因都没有的!
  先前的时候大家都没有认识到这个问题,自家的领导虽然说话当中充满了对丁主任的不满,但是在能力上面,却从来都不小觑丁主任,自己今天又有了新的一层认识!
  而且站在方博的角度来看,自家的领导和丁主任之间吗?虽然有着相当的矛盾,时不时的会闹起来,甚至严重的时候还会‘动手动脚’的,但是怎么说呢?彼此之间的关系,略显有那么一些复杂,还真的就跟传闻的不太一样!
  如果说彼此之间的关系真的恶劣到了一定的程度,那么还会有今天这样的说教?
  又或者说自己天纵奇才?丁主任惜才?方博觉得不是这个方面的原因!
  丁主任并没有对他们这些后辈表示任何的偏见,至少在自己的(shēn)上面没有看到这一点,给予了自己相当的指点和方向,换成一般人的话,恐怕没有谁会如此的上心吧?
  也许站在丁主任的角度来看,我跟你们家领导的事(qíng),是大人之间的事(qíng),跟你们这些孩子没有任何的关系,你们愿意来玩,愿意吃个饭,唱个歌,都没有任何的问题,甚至闲暇的时候,我还会指点你们两句!
  这个就是丁羽,个(xìng)十足,冷漠当中带有了些许的人(qíng),不会感觉太亲密,但又不会感觉特别的疏远,还真的就值得自己好好的去学习!
  众人看到方博的时候,都颇感有那么一些意外,从方博脸上面的表(qíng)就能够明显的感觉出来,方博变得很是不一样的,大家都是苦命人,凭什么你去了之后,回来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这不公平呀!里面是不是有其他的什么门道?
  在众人还在讨论的时候,陈海洋已经走进了丁羽的办公室,丁羽端着茶杯对他示意了一下!
  “先前,你们家的领导给我打了电话过来,特别是你的叔叔,我们两个人还在电话里面争吵了两句!”丁羽有点不以为然的样子,“他说我是一个兔崽子,故意的徇私,我说他是一个老王八蛋,就知晓窝里横,反正我们谁都没有吃亏,但谁也没有占便宜!”
  啊?!陈海洋想要骂娘,什么跟什么呀!主任,你这样的说话,真的好吗?
  一边是丁主任,一边是自己的叔叔,这个让自己说什么是好?
  “听说你父母都是老师?怎么想起来走仕途这条路了呢?”
  “小的时候就有兴趣,加上我叔叔那边对我也是刻意的栽培,我叔叔就一个女儿,她现在当老师了!正好反了过来!”陈海洋如实的说到!
  “陈部长的(xìng)格有点火爆!”
  对此,陈海洋有点咬牙?丁主任可以这么的说,但是自己怎么说?更何况叔叔跟丁主任之间的事(qíng),也不是自己能够掺和的呀!所以现在还是沉默以对比较的好!
  “说起来,你的(xìng)格比较的圆滑,也算是能够沉稳得住,我刚刚跟你叔叔通了电话,按照你叔叔的意思,你接下来可能要调任到相当的位置去工作!做好准备工作了吗?”
  “报告!丁主任,我做好准备了!”
  “这里又不是什么正规的场合,没有那个必要了!”
  “先前我跟方博谈了谈,他的心思稍微有点重,但是你的(qíng)况就稍显不同,家庭对于你自(shēn)造成了相当的影响,而且还是比较积极的一面,也不是说你投胎投的好,这样的(qíng)况分属不同,不过不能够因为你出生在罗马,你就可以肆无忌惮了!”
  主任,你这样的说话真的好吗?
  就我这个小体格还肆无忌惮的?您老人家还差不多!更何况我出生在罗马,那么你呢?
  比较的来看,我出生在罗马的大门口,你呢?直接的生在了罗门的王庭里面!
  “主任,倒是让你见笑了!”
  “我给王阳打了一个电话,问及了一些有关你的(qíng)况,不太好动,很守规矩的一个人,能够让王阳和小宝两个人说出来这个话,很显然,你有着相当的优点,咱们就说点其他的,你有兴趣的,你觉得我为什么会把你给淘汰出去?”
  “我这个人虽然对于仕途很有兴趣,但是怎么说呢?有点趋利避害!”
  “你倒是一点都不藏匿你自己的缺点!”丁羽哼了一声,“这个也算是人之常(qíng)的事(qíng),没有什么不可以被理解的,不过我看问题的方式跟你有点不同,我指的也不是这个问题!你呀!家里面的调教太好了!缺乏相当的历练!”
  啊?陈海洋愣了一下!“主任,我吃过苦的!”
  “你那个不叫吃苦,所谓的吃苦并不是说你吃糠咽菜,吃苦指的是你抛弃了所有的娱乐,所有的空闲,然后专心的去做某件事(qíng),没有意义的社交,浪费时间的呐喊等等?你真正做到了吗?在你的理解当中,是不是睡了两天的土炕,吃了两天的咸菜,这个就是吃苦了?”
  丁羽很是不屑的哼了一声,“连我的孩子和徒弟都知晓,这个不叫吃苦!”
  陈海洋有点哑然,因为丁主任的话,让自己有些无语!根本就没有办法去反驳!
  “主任,您的意思?”陈海洋有点试探的意思!
  自己面对的人可是丁羽丁主任,不是什么小人物!如果说丁主任真的要是说一句话,真的能够决断自己的生死,不是什么开玩笑的事(qíng),诚然自己的叔叔站在了后面,但是能够起到多大的作用,很难说!
  “你叔叔大体上面同意了我的意见,给你下放三年到五年的时间!”
  丁羽的表(qíng)很是严肃,“如果你觉得要是不合适的话,那么就提早回来,相信陈部长那边已经安排好了你的工作和职位,又不是什么难事,你要是能够坚持个三年五年的时间,领悟到其中的一些环节,未来吗?也许还有些许的可能(xìng)!”
  “同意还是不同意的,这个是你自己的事(qíng),我就不跟着掺和了!”
  “是!主任!”
  陈海洋没有说同意,也没有说不同意!
  等陈海洋走了之后,丁羽则是拿出来自己的手机拨通了电话!
  “丁主任!”
  “陈部!”
  两个人的称呼都略显有那么一些公式化!从这里面也是能够反映出来彼此之间的关系!
  “我刚才跟陈海洋谈了谈,也提及了相当的问题,也不知道是不是太过于(jiāo)惯的原因,很显然没有要扛起来的意思!”
  电话那边的陈部脸色有那么一些难堪,为什么?如果说是其他人说这个话,自己还不会怎么样?但是丁羽跟自己说这个话,有点太打脸了!
  他就差指着自己的鼻子说,自己的这个侄子并不是一块好材料,陈家倒是敲打了!但是其中的作用非常的有限,想要(rì)后有点出息?那么就需要用重锤好好的敲一敲!当然想要保持原样的话,也没有任何的问题,这个家伙还是很‘精明’的!
  将来的时候就算不会太出息了!但是混迹一下生活没有任何的问题!
  陈部长还真的就感觉有点压不住自己的火气,先前丁羽就已经跟自己通过了电话,提及了相当的问题!换句话说,我丁羽看不上,不过你们陈家既然给送了过来,我也不能够跟孩子一般见识,我提及了相当的问题,你们愿意改的话就改,不愿意的话,谁也不会去强迫!
  反正我丁羽是不会吃着萝卜咸菜,(cāo)着闲心!
  如果说陈海洋回来的话,他能够改过来的吗?
  显然不是很现实的一件事(qíng),如果能改的话,自己也就不用费力气的把他给弄到丁羽那边去了!丁羽还是目光敏锐的,虽然时间尚短!但是他很是清楚的看到了其中的问题和状况!
  其实陈部长的心下很是清楚,丁羽多少有那么一些看不上陈海洋,不过也没有彻底的给抛弃,点明了相当的问题,同时指出来了具体的方式和方法!
  并不是说真的就没救了!看你们具体怎么的去做了!
  我不欠你们陈家什么?对于这些学员可以说是一视同仁,但如果说你们自己不努力,那么也没辙!我丁羽是人,不是什么神仙!更不是什么妖魔鬼怪!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