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电脑访问可以适应←和→进行翻页!
第六百四十章十四颗“球球”
  最快更新大明不可能这么富最新章节!
  三(rì)之后朱挽留信心满满的等着四千二百担粮食到自己的面前,可是午时三刻过去了朱挽留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思政大人该吃午饭了。”旁边一个士卒给他端来了一碗面条和两碟小菜。
  这些都是朱由校的教导,(shēn)为大明的军人必须(ài)护百姓,就如同(ài)护朕一般,正所谓军民鱼水(qíng),军人就是鱼儿百姓就是水你们有看到鱼儿离开了水还能活下去吗!
  事到如今他只能命令大军一(rì)两餐,吃食减少三分之一,停止出(cāo)把粮食留给百姓。
  这就是重文轻武的社会形态,文官与武官的待遇简直就跟人与猪的待遇差不多。
  而且吉祥粮铺也不敢轻易招惹,说不定还会准备出点血去讨好了这位文官。
  当然了朱由校要是派一个文官在此坐镇那可就大不一样了,起码的这十四个粮商保证一个个的老老实实的把粮食给交上来
  这么一来他的威势可就小多了,甚至六万大军都没法把朱挽留的威势给提起来。
  一来不过是一个从三品的武官,他们平(rì)里见到太多了,而来就是这个武官还是个副官不掌握真正大权的那种。
  西安府的人并没有把朱挽留当回事。
  陛下虽然把这么重要的一件大事交给了朱挽留,可是朱由校也没想到一个武官手里握着六万大军也没啥用啊。
  一个区区的武官而已又有谁需要在乎吗?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朱挽留不是文官啊,他是太监这件事没什么人知道,可是他是武官这件事其他人都知道。
  可是问题恰恰就是在朱挽留说的算这点上。
  其实这十四个粮商还有吉祥粮铺秦王府的人为什么这大胆的敢虎口躲食,他们不是不知道西安府内六万大军还在,他们也不是不知道西安府内现在是朱挽留说的算。
  “吉祥粮铺!秦王府!”朱挽留深吸了一口气,恨不得马上带着大军去秦王府上把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给宰了!
  十四把刀划过半空,十四个面目狰狞,瞪着不敢相信的脑袋落在了地上。
  十四个粮商谁也没想到朱挽留真的那么狠啊,一言不合就把他们十四家全部都给杀了。
  他们是军人,军人的感(qíng)不容欺骗,他们愿意付出自己的感(qíng),可是他们却最在意自己的感(qíng),当他们知道自己的感(qíng)被欺骗的时候,那种愤慨是无与伦比的,现在他们要用这些欺骗自己感(qíng)的(jiān)商的血来洗刷自己的欺骗!
  拿下士卒们一个个的也都是眼睛里面怒气冲冲,先前他们得知粮食就要来了,所以觉得这些粮商们还是有那么点良心啊,可是万万没想到啊,他们竟然欺骗了自己真挚的感(qíng)!
  “来人啊!将这些贻误军粮的(jiān)商都给我拉下去!军法从事!”朱挽留对着士卒们吼道。
  其中(qíng)况朱挽留已经想出来了,自己几万大军将西安府团团围住,他们是上天无门入地无路,全部的靠山都被一举拿下,现在还看押在府衙大牢里面喝野菜汤呢。
  什么被吉祥粮铺给抢走了,什么时候不抢偏偏在这个时刻被抢走了,这是什么这是在耍自己玩呢,肯定是他们看到自己没办法了于是就把自己的粮食全部交给了吉祥粮铺!
  朱挽留生吸一口气,看着这些粮商觉得自己真的是失算了,原本以为自己是吃定他们了结果没想到还是被他们给耍了啊。
  “是啊是啊,我们不给您看看给我这打的,我们实在是没办法了啊!”一个粮商指着自己的眼眶上的淤青哭诉着。
  ”是啊是啊!我们的粮食全部都被买走了,您是不知道啊,就给了我们五百文钱啊,简直比白抢还要白抢啊!“
  “大人啊大人您是不知道啊,吉祥粮铺的人找上了我们,一口气把我们的粮食全部都给买走了,一点都没给我们留啊。”何会长趴在朱挽留的腿上哭喊着,好像自己是多么的委屈似的。
  你们十几家粮商(cāo)控陕西一省一大半的粮食,全部加起来怎么说也有三十万担以上的粮食,怎么说没了就没了?你是不是以为我是小孩子,一句话就能欺骗啊!
  “没有粮食了!那你们的粮食都去哪了!难不成一夜之间被狗吃了不成!”朱挽留气极反笑,什么没有粮食了这个你就是找借口也得找好一点的啊。
  “大人您冤枉啊大人,不是小的不给您粮食啊,而是小的们也都没有粮食了啊大人!”
  这位粮商会长一下子跪在地上就是嗷嗷叫的哭嚎着啊。
  “说为什么不把粮食给送来!”朱挽留怒道。
  把这位粮食商会的会长差点尿都给吓出来了。
  说还嫌弃不过瘾,朱挽留一把拔出刀来架在那个粮食商会会长的脖子上。
  “尔等贻误军粮该当何罪!”
  只见一(shēn)黑色军装的朱挽留怒气十足的来到了这些粮商的面前。
  于是不到半个时辰十四家的粮商就被五花大绑的带到了军营之中。
  “来人传我军令!将那十四家粮铺东家全部给我抓起来!”朱挽留也不准备客气了,给脸不要脸那就别要命了!
  既然他们不知道好歹那就休要怪我无(qíng)了!
  “我不饿,拿去多加点水煮一煮,煮烂了发给难民。”不要小看这一碗面条,就着一点就能活几个人(xìng)命。
  “欺人太甚!简直就是不把我们放在眼里!”朱挽留一怒之下看着面前的午饭那叫一个碍眼啊,伸手就想把这托盘给打翻,但是怎么说这都是粮食他舍不得。
  “没有。”朱挽留的警卫员摇摇头。
  “还没有来吗!”朱挽留问道。
  天诛军是新式思想练出来的军队,所以他们也没有抵触的心理,反而会主动节约自己的口粮供给那些百姓。
  以至于当朱由校回来的时候百姓并没有发生大规模饿死的事件,百姓在天诛军的领导下井井有条的领取生命之粥。
  “陛下,您不远千里就是为了带臣来陕西吗?”孙传庭见到这西安府的大门问道,这就是朱由校一直闭口不谈的目的地吗?那为何陛下要带自己来这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