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电脑访问可以适应←和→进行翻页!
4285 吞吃盟约
  堂堂恭亲王,道光帝第六子,咸丰帝的亲兄弟,同治帝的亲六叔,辛酉政变的主导者,平定洪杨之乱的重臣,大清国现代外交的奠基人
  一连串的光环,此刻却被一群太监给扑倒在地上,大四喜肮脏的手指甚至伸进奕的嘴里拼命的扣,他甚至想扣奕的喉咙让他把东西吐出来
  奕已经气崩了,牙关紧锁猛力往下一咬,大四喜顿时发出杀猪一样的惨叫“啊手手指断了啊”
  其他的太监按着奕的手臂和腿,其他人拼命的掰亲王的下巴,这御阶上顿时如角斗场一样热闹
  群臣都傻眼了,他们翻了翻记忆库好像明朝历史上曾经出现过朝会上大臣和太监打仗的典故,据说还有一名太监被活活打死了
  可是到了清朝这二百年可从没出现过太监和大臣动手打架的事儿啊而且上来打的还是一名亲王
  一时震惊中居然没有人上来阻拦,这时候御阶之上突然有人爆喝一声“住手陛下啊恭亲王再有错,也是一家人,怎么能让太监如此羞辱呢”
  五爷奕誴眼眶含着眼泪,从御阶上冲下来连拉带踢把几名太监都给踢跑了,奕一看是自己五哥来了,自然松开牙关,大四喜这才抽出血淋淋的手指
  “万岁爷啊呜呜呜那个东西已经被他咽下去了”
  “滚一边去,没用的废物”载淳看都懒得看大四喜一眼,双眼只是死死的盯着奕。
  “呵呵六叔啊您吃的到底是什么不会是想畏罪自杀吧”
  奕吐掉嘴里的血,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笑道“没什么不过就是我同党的一份签名誓书而已”
  “你”载淳伸手指着他气的都说不出话了
  奕开口道“安徽蝉衣熟宣薄的能透人影,入肚子也就烂了要么陛下现在就把臣的肚子刨开怎么样”
  “现在刨开,您或许还能找到十几个名字,没关系你六叔舍得这身肉,让你来剐我要是喊一声疼,我倒过来喊你叔叔如何”
  “哈哈哈”奕狂妄的大笑起来,伸手环顾四周“这百官中,究竟谁是我的党羽陛下您就去猜吧”
  “哈哈哈你们放心了吧盟书已经吃了,烂了,你们还有什么好怕的”
  狂笑中,所有王宫贵胄还有官员没有一个敢和奕的目光对视,载淳此刻已经被气的天旋地转了
  “好好好这么说恭王爷是自己认罪了结党营私,阴谋叛乱这是当庭认罪了”
  “错了”奕譞大叫一声站了起来“我刚刚已经说的很清楚了,这场叛乱是我的首尾,跟恭亲王没有关系”
  “陛下您扣别的罪过随便,造反的罪过我来领”
  奕没等载淳开口就先喊了起来“老七你糊涂我什么时候用你背锅了这件事不是咱们干的就不能承认”
  “大不了就是千刀万剐而已但是想让我认罪门儿都没有”
  “老七我用你来保我吗当哥哥的我是这种没有担当的人吗”
  奕譞被六哥这通呵斥,一下子动了情肠,当着群臣他的情绪一下子就崩溃了,他软软的给奕跪下,热泪盈眶的说道“六哥啊六哥啊这大清朝不能没有你可以没有我这个废物老七,但是不能没有你啊”
  “呜呜呜你从小脑子灵,读书好,后来学洋务也比我们都强没有你这大清国根本就稳不住”
  “朝廷啊朝廷不能没有你这个定海神针啊”
  “父皇啊您开开眼吧您在天上看见了吗这国朝差点就亡国了,是六哥力挽狂澜给救回来的啊”
  “英法联军攻破京师,四哥逃到承德去了,还不是六哥留在这里跟敌人周旋”
  “平灭长毛捻军,还不是恭亲王保护了曾左胡李等人”
  “载淳就连你这皇位也是你六叔帮你坐稳的啊要是没有辛酉年间那场变乱,你知道你身边现在得多少鳌拜吗”
  奕譞疯了一样的大吼道“你知道顾命八大臣都是什么德行那都是飞扬跋扈到了极点的没有你六叔动手,你还想亲政”
  “你丧良心啊你忘本啊”
  奕譞这通骂,整个太和殿前全都傻了,安静的掉一根针都能听得见,只听噗通一声,也不知道那名小官实在受不了这样的刺激,直接昏了过去
  奕譞抓着栏杆痛哭起来“我们这是为了谁我们到底为了谁啊我们不过就是为了大清国能够好起来,让朝廷能长久下去”
  “我们给这朝廷续命呢而你们才是在挖朝廷的根啊”
  “载淳你搞那一套不行的,你搞下去咱们大清国恐怕连三十年都撑不住想要再给大清国续命百年,还是得听你六叔的”
  “我这条命背锅就背锅吧这大清国可以没有我醇亲王,但是不能没有恭亲王啊呜呜呜”
  抱着汉白玉栏杆奕譞放声痛哭,听者无不动容
  载淳气的脸已经惨白了,浑身打摆子一样的颤抖“你们你们终于说出来了终于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你们就是不服我,就是不肯承认我是对的所以你们才要阴谋发动叛乱是不是”
  “续命续命只有朕的维新变法才是正途,只有朕才能个大清再续命百年不不不,二百年,三百年”
  御阶之下,还没走的兵太郎看着眼前这一起,心中狠狠吐了一口唾沫“妈的一群王八蛋,就想着给你们八旗的江山续命,你们何尝心中有过天下”
  “真是一群窝里斗的臭狗屎”
  兵太郎正嘀咕的时候,珲春将军亲自带着重兵拦在了德兰尼和兵太郎的面前“二位贵使您们已经把人送来了,后面的大朝会我们没有邀请您,就请您回去吧”
  兵太郎抬头看了看癫狂的小皇帝,那熟悉又陌生的身影让他打心眼里厌恶“哼请我我也不来了,告辞”
  兵太郎扭头带着拔刀队员远路向南离开,不一会英国武官也无奈的离开了紫禁城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