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电脑访问可以适应←和→进行翻页!
第520章 那人能去哪?
  床边的身影不像是普通的小偷,身手还不错,一个侧身快速的避开她的袭击,反手抓住她的手腕。
  手腕上的手力度大的姜婉婉瞬间变了脸色,她丝毫不怀疑她的手腕已经被男人抓的青紫,力度大的几乎将她腕骨捏碎。
  “唔……”
  一声闷哼。
  姜婉婉下意识抬脚踹眼前的人,想要尽快脱身。
  一个回合的交手她清楚的意识到,眼前的人她根本打不过。
  此刻她不免有些后悔独自一个人冲了进来,导致她现在进退两难,还身陷危险之中,事已至此,她也只能自己想办法脱险。
  至于进来的人……
  等她脱身再想办法也不迟。
  虽是这么想,可姜婉婉明显低估了眼前人的身手,也错估了眼前人的来意。
  来人来意并非是要偷东西。
  男人死死抓住她的手腕,在昏暗的月色中,不知道从口袋里拿出一个什么,接近姜婉婉。
  姜婉婉警惕的看着他,身体本能后退躲避。
  可她力气终究比男人小太多,费力挣扎也没挣脱,只能眼睁睁看到男人拿着白色的东西凑近她。
  凑近的瞬间——
  她才意识到男人拿的是什么。
  手帕……还是浸了乙醚的手帕。
  水眸缓缓睁大,姜婉婉心中升起一丝惊慌,挣扎着后退。
  男人差点被她逃脱,不耐的加重了手中力度,并且拿着手帕的手快速捂在她嘴上,露在外面的一双眼睛迸发出凶狠的光。
  起初姜婉婉尽力屏气想要瞒过男人,但男人明显很谨慎,足足按了好几分钟,看她眸子开始涣散直至晕过去才松开手。
  姜婉婉意识逐渐消散,最后一丝清醒消失前,她费力的将掉落在地面上的手机踢到沙发下面,希望可以有人发现。
  随后……
  乙醚发挥效用,她身体一软,彻底晕了过去。
  男人见她瘫软,还是不放心,拍拍她的脸确认了一遍才放心收拾凌乱的现场,想要毁灭证据。
  似乎没少做这种事,男人动作很娴熟,卧室被他清理的干干净净。
  只有姜婉婉踢到沙发下的手机因为太隐蔽没被发现。
  男人在收拾好一切好将姜婉婉拖起来带走,昏暗中,门晃了晃,很快消声,彻底的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一整晚,别墅的灯都是灭的。
  霍珩一没回来。
  佣人也是第二天上午才回来。
  因为姜婉婉和霍珩一不喜欢人进卧室,所以卧室都是姜婉婉亲手打扫,以至于到中午都没有佣人发现姜婉婉被绑前留下的手机。
  主人的事佣人也不太好多过问,虽没见姜婉婉有些疑惑,但也没做什么。
  中午,霍珩一回来,他俊美的脸上浮着淡淡的疲惫和倦意,眼下略带几分青黑,明显已经好几天没好好休息了。
  有几分洁癖的他西装上也带了几分褶皱,开口声音也是沙哑的。
  “婉婉呢?”
  将西装外套递给上前来的佣人,他紧蹙着眉询问了句。
  “夫人不在。”佣人适时的递上一杯润喉的茶,“今天一直没见夫人……昨晚夫人好像没有回来。”
  “没回来?”霍珩一手一顿,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她这两天都不在?”
  “之前夫人在。”佣人犹豫了一下,还是如实汇报,“夫人心情好像不是很好,有听夫人和朋友打电话约出去散心。”
  闻言,霍珩一眸色微暗,薄唇抿出的线条冷硬了几分。
  他知道她是在担心周周,可周周……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头疼的事,他难耐的揉揉太阳穴,眸底疲惫之色尽数涌出。
  “我知道了,准备一些她喜欢的饭菜。”霍珩一边上楼边摸出手机准备给姜婉婉打电话,走了几步后叮嘱道,“最近几天多准备些她喜欢的。”
  周周恐怕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回来。
  霍珩一心底既疲惫又对姜婉婉有些歉意。
  他曾许诺过尽快带回周周……
  “是。”
  佣人应了一声忙进厨房传达。
  霍珩一则划开手机给姜婉婉打电话询问她现在在哪。
  结果……
  手机没有划开,他仔细看了下,才发现手机不知何时已经关了机。
  充上电后,手机成功亮起。
  上面弹出的短信和电话让霍珩一怔了一下,旋即脸色微凝。
  全是姜婉婉的电话……
  在外忙了一天,他没注意到手机已经没电关机。
  姜婉婉给他电话的原因霍珩一也能猜测到一二。
  无非是为了周周……
  他也担心周周,奈何……
  回拨了电话,可无人接听。
  一连拨打了数十个,都没人回应。
  以为她是有事没听到, 霍珩一等了一段时间又拨打。
  可依旧是没人接。
  直到下午——
  霍珩一才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太对。
  哪怕姜婉婉忙碌,也不可能接连几个小时都联系不上。
  他眉沉了沉,立即拨打了姜婉婉医院的电话。
  结果得到的回答是姜婉婉已经请了假。
  那人能去哪?
  找周周?
  这是霍珩一想到的最大的可能,但想到姜婉婉并不知道秦诗雨的身份,他很快就打消了这个想法。
  正烦躁之际,他忽的想到佣人所说的她曾和顾允打过电话去散心。
  思及此,霍珩一当即联系顾允。
  人也没联系上,他没了耐心,索性直接去了顾允的服装店。
  半个小时后,服装店。
  顾允看着沉着脸进来把她店内客人吓跑不少的霍珩一,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歉然的跟吓住的客人解释:“不好意思,一个朋友,您继续挑选,有喜欢的可以进试衣间试一试。”
  客人看了霍珩一一眼,迟疑了一下还是将衣服放回去,找了个理由就离开了,脚步匆匆如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
  顾允:“……”
  她气的将衣服挂回去,瞪来人:“你来干什么?”
  “允儿,你别生气。”何灿递给顾允一杯果汁示意她消气,安抚道,“生气划不来,点了你喜欢的外卖,一会就到了。”
  两人关系这两天很腻歪……
  因为上次的事何灿对霍珩一也没什么好感,于是无视了他,眼里只有顾允一个,各种黏各种撒娇。
  顾允很快被他逗笑,坐下询问霍珩一:“你来有事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