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电脑访问可以适应←和→进行翻页!
第44章 面见李亨
  郭晞这边拿到了李倓的回信之后几乎是一刻都不敢耽误,策马扬鞭的就奔凤翔去了。
  跟郭晞预料的一样,郭子仪这段时间等消息等的实在是急切地很。
  他其实也并没有把所有的鸡蛋都放在李倓这一个篮子里,但凡是能够得上的地方,他都派人去问了,但是五千精锐骑兵可不是个小数目。
  要说几百骑兵,那还真有不少地方能拿出来,但是郭子仪深知,要是这么拼凑出来五千骑兵,到时候不过就是让敌人一捅就破的绣花枕头罢了。
  骑兵这个东西,你不光要对战马的掌控,还得相互之间有个配合,东拉西扯到一起的骑兵,到时候一旦遭遇了劣势,一定是个四散逃命的结局。
  看来看去的,也就剩下了一个李倓了,郭子仪等着郭晞的消息,也已然是好几个晚上都没睡好觉了。
  李亨之前曾经在他们几个的内部下了死命令,这一仗入冬之前必须得打完了,换句话说,到了十月份再不发兵,那可就怎么都说不过去了。
  现在已经到了初夏,眼看着还有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郭子仪面上波澜不惊的,但是内心里却早就叫苦连天了。
  这一天又是到了半夜,郭子仪站在关中的地图之前,脑袋里出现了一个又一个的想法,但紧接着的却是一次又一次的摇头,直到自己门外的侍从悄悄的走到了他的身后,低声说道:“三公子回来了,正独自在门外求见。”
  “哦?快让他进来!”
  一听说郭晞回来了,郭子仪的眼珠子当时就是一亮。
  郭晞这小子他实在是太了解了,要是这一去没啥效果,肯定得拖到明天再来找自己,而这个时辰来了,那显然就是刚刚回来,换句话说,这个事儿,还是有门的!
  郭晞到了郭子仪的面前的时候,还灰头土脸的没等收拾呢,就从怀里面拿出来了李倓给郭子仪的书信。
  “父亲,这是建宁王亲笔所写,他的那五千骑兵我倒是也看了,甚至还跟着他们去操练了一回,虽说这些将士们的骑术还稍微差一些,但是却一定不是新兵,都有一股子狠劲,兵器用的也好!再练一练骑术的话,就算是赶不上回纥人,应应急还是可以的!”
  这正是郭子仪这个当口最想听到的话,他压根也没想着能找到一支能耐跟回纥骑兵差不多的队伍来,但凡是能起到一些功能性作用的骑兵,对于这一战的影响也是巨大的。
  郭子仪拿过书信之后,连郭晞的话都没来得及回,直接就急匆匆的看了起来。
  反复看了两遍之后,郭子仪一把把书信扔进了火盆,把郭晞当时给吓了一跳,还以为是李倓说出了啥让郭子仪生气的话呢。
  “这件事,你不要对任何人提起,在睢阳城里面看到的东西也不能随意说出来。”
  “父亲,那五千骑兵……”
  “这不是你该操心的事,这个事你知道的多并没有什么好处,而且这些骑兵来或者不来,跟你都没多大的关系!”
  郭晞当然知道,自己的老子不让自己多参与这个事儿完全就是为了自己好,毕竟李倓要是回来了,而且是带着这雪中送炭的五千骑兵回来了,那不是给李豫上眼药呢吗?
  要是让人家知道了这个事儿是自己去牵的头,对于自己日后在大唐朝堂上面的发展显然是没啥好处。
  想到这,郭晞叹息一声,对这个郭子仪说道:“父亲当心。”之后就退出了郭子仪的房中。
  这一宿,郭子仪终于算是睡了个安稳觉,之前一些个凌乱的想法终于是都有了眉目了。
  次日清晨,郭子仪依旧是起了个大早,到军营中视察了一番,之后一改往常的直接到了李亨的府中。
  这个时间李亨才刚刚梳洗完毕,连饭还没吃呢,他的这个作息时间是所有人都知道了,所以一般的时候没人会在这个时候前来打扰,但是今个,几乎所有人中年龄最长,行为最得体的郭子仪竟然就这么来了。
  “副元帅此来,莫非是什么地方发生了变故?”
  李亨这两年最怕的就是什么计划之外的事儿忽然之间出现在了他的眼前,因为那一般都是自己的军队打了败仗了的信号,而这回郭子仪直接来了,让李亨感到自己的后脊梁骨上嗖嗖的都是小风。
  “陛下,各地交战都在我的掌控之中,我此来,是为了跟陛下商讨一下攻取两京之事。”
  “攻取两京,那为何不将李豫和李泌找来?”
  李亨听到这反倒是松了口气,不过这样的事儿,他虽说也相信郭子仪,但是没有李泌在身边,他就总觉得好像是少了点啥似的。
  “陛下,这件事,我以为须得先得了你的首肯,若是你不首肯,就不必让大元帅前来了。”
  郭子仪身为一个长者,这两年在李亨的眼中办事儿还是十分有分寸的,所以既然他在这个时候提出来的这么一个事儿,李亨自然得给人家这个机会。
  “副元帅请说,其实这攻取两京的事宜,主要的决定还是得副元帅做啊,李豫虽说名义上是大元帅,但不过也就是为了保持他皇子的威仪罢了,真正打仗的事儿,不及副元帅万一啊!”
  李亨说出这话一方面是为了让郭子仪最自己更加尽心尽力,另外一方面的确也是对李豫性情的一些无奈,李豫这个人,在李亨看来就跟他年轻的时候差不了多少,办事儿的时候有点不够坚决,也不够狠。
  但是话又说回来,李亨没想到的是要是这个皇子跟自己一点都不像了的话,那他还会这么支持李豫的了吗?
  “陛下说笑了,要是按照现在的情况,我们能攻打下来两京的概率怕是十不足一啊!”
  “什么?之前不是还说有五成上下的把握吗?若是真的十不足一的话,我们是不是应当从长计议?”
  “陛下还请听我一言,这一成和五成的把握,其实就差在了那五千的骑兵上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