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电脑访问可以适应←和→进行翻页!
第2160章 妖道法天
  眼下局势紧张,小十三在齐家店驻守,很多事都要向镇北王禀报并请他拿主意,赵五也是,所以他们也都急着见镇北王。
  陈果儿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眼一旁背对着他们的赵五,“先进去再说。”
  说罢转身就要进去将军府,身后突然传来赵五不满的声音。
  “还进去作甚,正好现在咱们都在,不如这就去见父王。”赵五撇嘴,尤其他也有军情要跟镇北王禀报,就更加着急,简直迫在眉睫,“总之今日必须见到父王,否则不知那贱人又要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他口中的贱人就是丽姨娘,前几次他求见父王都是被丽姨娘挡了架,那贱人甚至把他拦在前院,要不是他是父王的亲儿子,说不定连王府大门都不让他进。
  赵五好歹也是皇亲贵胄,哪里受过这等窝囊气,恨不得将丽姨娘剥皮拆骨。
  小十三也看向陈果儿,他虽然没有赵五那么着急,但手里也堆积了不少军务要请示镇北王。尤其他年纪小没经验,下面的人都不服他,加之他又是初次被派去军营,很多事情都无法上手。
  这种时候他就更需要镇北王帮着掌舵加撑腰,可惜他跟赵五一样,去了几次王府连二道院都没进去,更别说见父王了。
  刚才他也听说了陈果儿成功突破了李副将的守卫进了后院的暖阁,甚至已经到了垂风院附近,小十三和赵五窝火的同时也挺激动。
  要知道前几次他们就是被李副将拦在二道院的,否则单凭一个丽姨娘根本无法阻挡他们。
  哪怕陈果儿最终没成功闯进垂风院,但比他们却是好了许多,说不定再闯一次就成功了,而且这次再加上他们两个,除了赵九之外父王的几个儿女全都到了,他肯定会见他们的。
  “五哥要是着急就先过去,我们等着五哥的好消息。”陈果儿不慌不忙道。
  已经到了这,也不急在这一时,还有些事需要好好梳理一下,否则再闯依旧是无功而返。
  赵玉婵唯陈果儿马首是瞻,小十三更不用说,毫不犹豫的站在她这边,对面就只剩下赵五一个人,明知道自己孤掌难鸣他自然没必要再去碰壁。
  闻言哼了声,率先进了将军府。
  将军府富丽堂皇,并不比镇北王府逊色多少,两侧青砖铺地,墙角两株松柏苍劲有力,中间一条鹅卵石铺就的路直通前厅,四周飞檐碧瓦,朱墙玉砌,小桥流水,亭台楼阁应有尽有。
  其实这里才是陈果儿和赵九真正意义上的家,只不过这是她嫁进赵家以来第二次来,第一次是刚嫁过来的时候有一次赵九带她来的。
  那时候因着镇北王膝下空虚,想让他们都住在王府,这里才一直空闲下来。
  虽然主子一直不在,但院子里打扫的纤尘不染,奴仆家丁全部都有条不紊的做着自己的工作。
  这会见主子终于回来了,管家带着一干丫鬟婆子和家丁小厮齐齐跪了一地,“恭迎夫人回府,恭迎五爷、十三爷、郡主殿下。”
  陈果儿一摆手,让众人都起来,随后和赵玉婵几人一起进了前厅,分宾主落座。
  早有下人沏好了香茗,准备了各色点心摆上来,而后退在一旁。
  陈果儿摆了摆手,让众人都下去,独留下王府的赵管家,之前离开王府的时候,她特意带上对方,想要再详细问问王府那边的情况。
  赵管家也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跟之前说的都差不多。
  “你再想想,还有什么遗落的没有?”陈果儿不放心道。
  赵管家又仔细想了片刻,依旧是之前说的那些,听的赵五直不耐烦。
  “还有什么好问的,翻来倒去就那么几句,背都背下来了。”赵五踹了桌腿一脚,没好气的瞪着陈果儿,“我说你到底有没有办法?”
  有这闲工夫都见到父王了。
  “五哥。”小十三皱眉阻止赵五继续胡言乱语,“现在咱们应当齐心合力,而不是先内讧。”
  赵五翻了个白眼,扭过头不搭理他。
  对于赵五的一再挑衅,陈果儿也颇有些不耐烦,唧唧歪歪的就知道瞎咋呼,有本事他就自己个去啊。
  陈果儿不理他,接着跟其他几人说话,“据赵管家所说,父王十分信任那个叫做法天的妖道,就算见到父王,万一那个妖道进谗,父王也不见得能听咱们的。所以应该先对付法天,唯有破除父王对他的信任才行。”
  几人俱是沉默,在场的几人唯有赵管家和赵五见过法天,所以想听听他们对法天这个人的看法。
  “一个牛鼻子老道。”这是赵五的解释。
  比起他这种不负责任的说辞,赵管家给出的信息就详细多了,“据说是千叟山玉虚观的,白发白胡,看上去也挺仙风道骨的,哦,他会法术。”
  其余四人全部看过去。
  赵玉婵、小十三和赵五都露出不屑的神色。
  陈果儿也会法术啊,她还是天命之女呢。
  尤其是赵五,当初陈果儿一身红衣,从三楼纵身而下,那可怖的场景至今偶尔还会入梦,每每令他夜半惊醒。
  还有她在临山镇斗龙王,他可是眼睁睁看着她被沉海,又踏浪而出,这都是他亲眼所见。
  小十三也嗤之以鼻,他虽然没亲眼见过陈果儿作法,但军营里关于她的传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孔明灯聚英魂,还有铁甲战车和火炮,整个赵家军提起九少夫人哪个不挑大拇指称赞?
  至于赵玉婵更是不屑一顾,陈果儿在京城驱除厄运,点水成冰,蚂蚁成字,凤鸣岐山,到现在京城的茶馆里还有关于她的各种版本的说书人在说,百姓们更是津津乐道。
  唯有陈果儿神色严肃,她是无神论者,什么修道成仙在她看来都是扯淡,作法那些更是变戏法,就好像她曾经做的那些。
  但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其他的不说,单就她穿越一事就玄而又玄。
  所以现在她也不是十分坚定了。
  “他都是怎么作法的?”陈果儿问,不管怎么样先打听清楚再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