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电脑访问可以适应←和→进行翻页!
第四十八章 发现
  同样的,到这里来买东西的人那也多了去了。
  除了普通市民为了省钱买些旧货自用。
  无论是“打小鼓的”、还是干旧货行、摆小摊的。
  又或是喜欢文玩的玩家、藏家,都一样喜赶鬼市。
  不为别的,也是因为鬼市上鱼龙混杂。
  偷奸耍滑的奸诈小人固然不少,不识自家宝贝的冤大头也挺多。
  其中“大有找头儿”。
  如果真正有能耐的人,时常能凭学问和眼力,在众多看似寻常的物品中发现珍奇的宝贝,谓之买“秀气”。
  有时买到一幅名人字画或古代名瓷,就能发笔横财。
  拿康术德自己的经历来说。
  他曾经做过的最典型的甜买卖,就是买到几篇旧信。
  好像也就二三角大洋。
  后来拿回去经宋先生审定确认,果真是俞曲园(樾)先生亲笔,并加常用的印章。
  他轻而易举一倒手,就卖了三百余块大洋,厚利高达千余倍。
  当然,反过来也一样。
  一旦买的东西“不对”,那就得赔钱了,谓之“打眼”。
  像什么假金假银,油渍烟沤出来的假象牙烟枪。
  用黑色涂成“墨玉罐”的假赵子玉蛐蛐罐,在过去的晓市里那都是常事。
  还有假古墨的,假古玩的,摔瓷的,更是不一而足。
  最过分的,是有人买个大衣居然是硬纸板胶水粘毛儿的。
  有人买个烤鸭竟然是鸭架子糊泥,再蒙纸涂油的手艺。
  这就充分说明了这种市场的风险和特性。
  还有鬼市的经营地点,那也是几经历史更迭。
  像建国前的京城有南北两市。
  南市在重文门外东大市,北市先在德胜门外桥东北河沿上。
  自民国二十一年,时有战争,城门晚开。
  改在什刹海后海西北角、醇王府西墙外,什刹海寺前。
  地名段家胡同,由卖坎离砂的溥安堂段家在此得名。
  而在解放之后,京城只有旧货鬼市五处。
  分别在德胜门、安定门内、宣外老墙根以及重文区的红桥、白桥。
  后来“运动”年月这五处又被取缔。
  如今重文区内再次兴起的坛根儿晓市,其实并没多少日子。
  康术德是头些日子上早班时候途径天坛北门,才偶然发现的。
  玉器厂不就在龙潭湖公园旁边嘛。
  所以后来的几天,老爷子就跑这儿过眼瘾来了。
  虽然他发现如今摆摊的已经杂乱无章,如同农贸市场一样嘈杂混乱。
  明显许多人都已经不懂当年的规矩。
  可作为一个行里人,能够看见这样的景象,老爷子已经倍感高兴啦。
  要知道,这要搁头几年,他想看这种地儿都没地儿看去。
  现在毕竟恢复了,不容易!
  到了这儿,那也真是闻着这里的买卖味儿,他就不想走了。
  也巧了,正碰上了宁卫民养鱼有点不合时宜,看着把身子骨都糟践了。
  老爷子终归是克制不住要亲自出手的欲望了。
  既有心奖励一下这徒弟的仗义之心,不想让宁卫民因为厚道吃亏。
  也正好借此给徒弟显露一下能耐,教教他点真本事。
  才会有了今日这么一出。
  …………
  凌晨五点多的鬼市,是正常作息习惯的人永远难以想象的情景。
  这个年头路灯隔几十米才有一个二十五度的灯泡,灯光实在微弱极了。
  就在这样近似于无的照明条件下,天坛北门的坛墙根儿下,摆着数十个地摊儿。
  每个摊上点着盏半明半暗的小灯,地上铺块布,摆着东西。
  人的面相是模糊的,但人群的分类却是清晰的。
  宁卫民是带着康术德一路紧着蹬车来的,所以他们到了晓市,还不算太晚。
  虽然已经有了人在城墙根晃动,但还只是零零散散的程度。
  加上他们爷儿俩,也不够十个看东西的人。
  说实话,宁卫民紧赶慢赶初到此处,冒着一头热汗刚下车的时候,是略有些失望的。
  因为眼前的情形,和他前世去过的“大柳树鬼市”根本没法比。
  摊位太少了,估摸溜达十几分钟就能过一遍水儿。
  而且摊主儿也确实像老爷子提前说过的一样,素质参差不齐。
  不少人坐不住,爱主动招来客人。
  但或许是因为肯早来的买主儿,基本都是过去的老客儿,反倒要显得专业多了。
  买主儿几乎个个拿着手电筒,一般不轻易说话。
  先举着手电端详东西,不满意绝不开口。
  而一旦开口,就奔着侃价去了。
  随后就是一场难言输赢的博弈和交锋。
  当然,从这个角度来谈,买的能比卖的精,其实是件好事。
  这符合他们自身的利益。
  而且话说回来了,这年头可当真没有当代造的假货。
  哪怕再倒霉,再不识货的主儿,随便闭眼买上一个,大不了就是民国仿的呗。
  就这点儿,那可比前世那些鬼市强太多了,
  于是当宁卫民草草看过去,发现像样而的玩意还真不少。
  地摊儿上瓷器、木器、铜器、笔筒、鼻烟壶、挂表、卷轴,什么都有。
  他又抑制不住的乐了。
  别说,这一趟还真算得上来捡钱,弄不好真能弄着好玩意。
  还是听师父的,别乱说乱动的,老老实实跟着看吧。
  不同于兴致盎然,满怀期待的宁卫民。
  康术德虽然不动声色,镇定自若,但其实他心里很有点郁闷。
  因为头两天,有几件他刚刚看好的东西居然没了。
  原本他以为知道鬼市的人还少,旁人看不出呢。
  想等着沦为卖不出去的“逛市货”,再以低价拿走的。
  结果好,这一等,就落了个空欢喜。
  看来,这市场上吸引的人越来越多了,高人越来越多,有好东西就不能再等了。
  这么想着,他愈加仔细的挑了起来。
  因为终归不想让宁卫民太过失望,他总得淘走一两件,不白来上一回才好。
  但也邪门了,越这么想,老爷子就越发现,能让他看上眼的东西真是难找。
  逛了大半天,也就矬子里拔将军,他半凑合的花了两块多钱买了一方砚台而已。
  起来揉着酸麻的双腿,老爷子心里还琢磨嫩。
  这方咸丰年的鲁砚质地虽说还凑合,可有裂痕了,回头顶多了能卖个三十块。
  这点利,宁卫民能看得上吗?
  虽然比这小子倒腾鱼多点,那也没太大差距,反正跟他昨儿说的口气对不上。
  为此,就难免有点悻悻然,觉着弄不好这次要落脸面。
  但就这时候,一个他这两天还从未见过的摊子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以至于他匆匆扫了几眼,精神一振。
  然后直接走过去彻底蹲了下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