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电脑访问可以适应←和→进行翻页!
第605章 决意
  杨凡单膝跪在帅破地面前,接受赐封,以及帅破地的训导。
  当赐封和训导结束后,帅破地站起来,亲手将统领军印递给杨凡。
  人们看见,杨凡伸出双手去接那军印。
  去接受那荣耀光辉的起点。
  可人们发现,杨凡的手并没有伸向那军印。
  人们突然看见,杨凡的手中已多出了一把红色的剑!
  那把剑,直接刺向帅破地的心脏!
  荣耀与毁灭,仇恨与前程,自我与迷惘……
  杨凡终究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当那一剑刺出去的时候,杨凡知道自己必死无疑。
  一年的时间,他在血狼军中的职务如同坐上云霄车一样一飞冲,从一个士兵变成了副统领,但修为境界却只是从土魂境提升到了水魂境。尽管也不算慢了,但和他要刺杀的对象比起来,完全就是蚂蚁在老鹰面前秀出它几乎看不见的牙齿。
  一个火神境巅峰期的魂客,哪怕睡在水魂境面前打呼噜,水魂境也不可能杀得了他。杨凡很清楚这个事实这个逻辑,但他并不后悔自己的选择。
  荣华富贵,强者名头,都只是蒙蔽在本心上的一层纸。
  将所有的纸都掀开,我要我的本心。
  世间万物,没有任何事能打动我,没有任何东西能让我迷惑,我坚守我本心,我就是我,我就是杨凡。
  这就是我的选择。
  这一剑刺出去,哪怕死无葬(shēn)之地,也要破开层层迷雾,用本心领悟真理,用真理成就大道。
  灭了(ròu)(shēn),还我心中大道。
  嚓!
  一剑斩断所有迷惘。
  看着鲜血顺着剑刃流向手背的温度,杨凡茫然的看着眼前的帅破地,眼中充满迷惑。
  这一剑,居然中了?
  怎么可能?对方可是火神境巅峰期的大魂客,自己这一剑怎么能伤其?哪怕这剑是神器,也绝不可能办得到。除非,是那个人心甘(qíng)愿。
  杨凡抬起头,用不可思议的目光凝视着帅破地。
  帅破地看着他,脸上没有痛苦,没有难受,只有令人心碎的落寞。
  看到这突然发生的匪夷所思的一幕,全场顿时一片惊呼。众将士完全没有想到杨凡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来,这不但是断送自己的前程,也是断送自己的(xìng)命。
  这一剑来的太突然,帅和九眼就在帅破地(shēn)边,也都没有反应过来。他们气恼非常,就要上前将杨凡击杀,却被帅破地阻止。
  “都给我退下!”被一剑穿心,哪怕是火神境魂客,也无力回。
  帅破地的样子越来越疲惫,目光至始至终没有从杨凡脸上离开过,问道:“为什么?”
  杨凡摇了摇头,双手不但没有从求索剑上分开,反而加了几分力道。
  “我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但只有杀了你,我才是我。”
  帅破地道:“我是你的父亲。”
  杨凡道:“你不是我爹。没有人能证明他是我爹,只有我把他当做是爹,他才是爹。”
  帅破地落寞的神(qíng)中出现了一抹笑容。
  那是苦笑。
  良久,帅破地点点头,道:“你做的很好。”
  “我知道。”杨凡的神(qíng)突然变得极为严厉,冷喝道:“所以你去死吧!一切都消失吧!我本就是逆而行之人,这,遮挡不了我的眼!”
  杨凡将剑抽出来,然后又狠狠的刺了出去。
  骤然间一片通亮。
  ……
  杨凡的识海里仿佛已变成了一阵漩涡,在不停的旋转着。那些水流就是一张张面孔一段段回忆。它们被统统堆在一起,破碎着,融合着。
  直到那一瞬的来临,所有的混乱、迷惘、纠结刹那间消失。
  恍如一梦醒来。
  所有的思绪都变得宁静。
  杨凡的神志已经恢复,他极力想睁开眼睛,但却怎样也无法睁开。他所有的视线都化成了那幻境世界中的感觉,感觉他的(shēn)躯在发生着变化。无论这变化究竟是发生在他的(shēn)上,还是识海,还是那精神世界。
  他感受到自己的雪山气海,很通畅很规律很健康。感受到自己的魂丹,很稳固很有力量。
  虽然从幻术中出来,可幻术中的记忆却没有消除,最后向帅破地刺出那一剑时的抉择的领悟也还在心头盘旋。因为那个抉择,让他从幻术中走出来。因为那些领悟,让他的(shēn)上正发生着一些微妙的变化。
  魂丹释放出的力量正在发生着一些变化。如清风甘泉般滋养着五脏六腑,最后又不约而同的进到了一个奇妙的空间。
  空间里有一座高大威严的塔,有一艘神秘诡异的船,有一把古朴陈旧的剑,有一杆龙威尽显的战戟,有一座简单的宅院,有几百亩菜园……
  魂力在空间中的每一个事物上停留,不知不觉间改变着它们,同时也改变着自己。
  这是浮生空间。浮生空间在浮生戒郑浮生戒戴在杨凡的手指上。
  可现在,这些从大魂丹中释放出来的魂力却直接流进了空间之中,仿佛浮生空间已和杨凡结合为一体。
  又或者,浮生空间和杨凡的魂丹已是一体。
  但无论真实的(qíng)况是怎样,总之魂力已经充斥了整个空间。
  随着魂力改变外在改变自(shēn),气海中的大魂丹竟也在发生着一些变化。
  大魂丹表面出现了如同龟纹般的裂缝。随着其增多,所产生的纹路越来越繁杂,最后魂丹的表面揭落,即将展示出里面的存在。
  然而里面却什么都没樱
  若真要有什么的话,那就只有一缕无形无色的气。
  这道气冉冉升起。
  正是这道冉冉升起无形无色的气,很快的流进了浮生空间中,并很快的将整个空间所布满。
  这道气无形无色,浮生空间无边无际,但无形无色却布满了无边无际。
  浮生空间骤然一亮,无论是里面的充满威严的龙威,还是浮生镇妖塔外的浩然正气,亦或是那(yīn)冥摆渡船的魂气,此刻都被压制住。浮生空间升腾起一股实实在在的厚重气息。这股气息,是魂丹的气息,正宗的魂丹的味道。
  仿佛在突然之间,魂丹被贴上了一个真正属于它的标签,里面所蕴含的一切都不能取代,因为他们是浮生空间中的存在,他们是客人,不可以代替主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