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电脑访问可以适应←和→进行翻页!
第381章 偶遇
  乐韵从福姐姐的魔爪下被解救出来,挽着晁哥哥的胳膊,郁闷的擦脸蛋,吐槽:“晁哥哥,福姐姐老往我脸上涂口水,我担心她以后找不着男朋友。≮一≯≮六≯≮八≯≮看≯≮书≯”
  “我才不要找男朋友,男生那种生物太让人费神。团子,今想买什么,我可是帮你带了背包和银行卡来,你尽管买买买。”
  晁宇福献宝似的晃晃自己带来的登山背包,她可是一早就准备好包,如果团子买买买,也有地方装。
  “我等会去买块大石头让二姐姐帮背着,压死你,让你没力气占我便宜。”
  “好耶好耶,我愿意效劳。”
  晁宇福兴高采烈的,一手搂着粉团子的细腰,开开心心的迈腿儿,她觉得吧,团子看中的东西肯定都是有价值的东西,她乐意当搬运工。
  有活泼开朗的晁二姑娘,燕行柳向阳的存在感更低,他们刚走了不到十米,便听到有人叫:“燕少,晁少,姑娘-”
  五位俊男美女停步,侧(shēn),便见一男一女从侧面翩然而来,男士清朗俊美,女士貌美艳丽,脸上无笑,目光清冷。
  晁宇博晁宇福对俊男美女组合没什么印象,因对方好似认识自己,微笑从容以待。
  讨厌偶遇!
  看到姓纳兰的青年,乐韵心(qíng)不好,她进潘园就闻到属于兰少的独特气味,也清晰的知道他在哪,按方位看,兰少可有发现姐姐在等人,也特意在某个地方埋伏,然后等他们出现才冒出来偶遇。
  柳向阳记得兰少,不话,燕行淡淡的看着兰少和他携带的女伴,古武派青年暗中流传八卦兰少喜欢澹台家三姐,看来不是谣传。
  当兰少徐徐而来,他那倾城玉面浮出温雅的笑容:“兰少,真巧,没想到在这里偶遇。”
  走到两女三男近前,澹台觅雪清冷的目光先在燕少(shēn)上停一停,转而打量晁家姐弟仨,并没有点头打招呼,微微抬高了下巴。
  兰少不见丝毫窘色,宛如真的是偶遇般的从容:“确实很巧,明我们很有缘,相遇即是有缘,姑娘,燕少,晁少晁二姑娘燕少,我们不妨一起逛逛,人多(rè)闹。”
  “不了,”其他人还没话,乐韵抢先谢绝:“兰少佳人在侧,我们可不想当超级大灯泡,燕帅哥和柳帅哥两个当电灯泡一定是五千瓦功率的强电灯泡,会破坏气氛,兰少,你携美同游,陪美女才是正经事,不用在意我们,晁哥哥,走喽走喽,不要杵着当电灯泡,打扰别人约会会拉到仇恨的。”
  “好啦,你以为就你有眼色啊,姐姐我也是有眼色的,不会当电灯泡。两位随意啊,我们兄妹失陪。”晁宇福笑(mī)(mī)的搂着粉团子的软腰,朝俊男美女露出一抹明艳的笑容,打个招呼,快乐的转(shēn)。
  晁宇博也温和的笑笑,带妹妹和姐姐继续走,柳向阳自然快乐的当跟班,燕行对青年男女声“失陪”,头也不回的拔步跟上兄弟的脚步。
  这是?姑娘没不给他任何机会转(shēn)而去,兰少心中愕然,姑娘记仇可以理解,燕少怎么也没有跟澹台觅雪打招呼,按理燕少见过澹台家的人,应该对澹台觅雪的容貌有印象,就算不知道澹台觅雪是澹台家的几姐,好歹也应该问一句,怎么也那么冷淡?
  他心中疑惑,澹台觅雪眼中浮上惊愕,那几个人竟然没给清西介绍她的机会?就那么果断的拒绝清西的邀请,女孩哪来的那么大的底气?
  她的视线追随着青冷如松,(tǐng)拔如山般的燕少后背,清冷的眸子睐了睐,是不是谁多舌在女孩耳边了什么,导致姑娘不愿跟她和清西同行?
  “清西,姑娘想必误会了,我们四处走走。”微微闪神后,澹台觅雪体贴的帮兰少找个台阶下。
  “觅雪喜欢哪类古玩?”兰少调整好被姑娘拒绝的失落心态,温和的问(shēn)边的美女,澹台觅雪端庄大方,善解人意,最让人舒服。
  “没有特别(ài)好的,看眼缘。”
  两人落在后面,也走向燕少等人走的方向。
  拒绝了兰少同行邀请,乐韵直接将那茬事儿扔掉,兰少跟流氓是一伙的,当时一副高高在上的清高贵公子形象,当她曝出是救贺家老寿星的人,兰少又跑来示好,白了也是个趋利附势的人。
  其实,趋利附势也不是不对,毕竟那是人之本能,在利弊之间当然是选择于己有利的。
  她讨厌的是他的反差之快,如果明知她是救贺老祖宗的人,仍然保持他的清冷高贵形象,不得她还佩服的气节与傲骨,可只是一转而的功夫,他便频频示好,她就没啥好印象了。
  而且,她对兰少(shēn)边美女的也喜欢不起来,不用兰少介绍,她也知道那人必定是澹台家的,那女青年的容貌继承到澹台家的基因,很容易认出来。
  她直觉不怎么喜欢那个女青年,那女人长得不错,眼神太清高,看她晁哥哥的眼神也带着审视的味道,还把下巴抬得高高的,像凌驾于权利之上的人,带着生优渥的傲气。
  对于不喜欢的人,乐韵才不委屈自己将就跟人同行,那样简直在折磨自己,哪有自己人在一起(ài)怎么逛就怎么逛舒心。
  鉴于是为赌石会而来,直奔地头。
  潘园的赌石会不叫赌,有个文雅的叫法:玉石会。
  玉石会场在潘园玉石珠宝城,离大棚和零散集摊位区很远,离珠宝玉石店区也有段距离,玉石珠宝城区是专营珠宝玉石批发和加工,也可以是批发城。
  元旦玉石会是集中众多原料批发店的材料于一处,因较集中,选择方便,也能让人在短时间内比三家,颇(ài)众宠,每次节假(rì)举行活动,都吸引人涌跃光临。
  参与的店家即可以是长驻潘园的,也可以是外面的流动摊,很久以前便报名,以抽签安排摊位,摊位位置不同,要交的费用和抽取的分成也不同。
  古玩市场的买客从来三教九流都有,没有固定层次的买家,来玉石会的同样形形色色,不尽相同。
  玉石会场设在一栋多层建筑,平(rì)也举行各种活动或拍卖、展览等活动,有一二楼两个场地,一楼是型原料的零散集地,有暗料也有半明料,还有明料,还有玉石珠宝成品和半成品,反正是玉石珠宝类的就行,像瓷器之类的就不可以了,价格也相对应偏低,在十万以内,也是大众价,颇受普通玉石(ài)好者青睐;
  二楼原料与成品的档次要高些,价格也更高,上百万的原料比比皆是,也是比较专业的赌石(ài)好者和玉石商的主场。
  赌石会般开始,到九点多,上下两层楼都已是人流如织。
  顺着指示路标,美少年带着自家姐妹在两免费保镖的护卫下,不辞严寒顶风而行,风尘仆仆的杀至赌石会场的大楼外,直奔一层楼开眼界。
  沿着挂有片帘遮风的大门进一楼,因为装有暖气,室内温暖。
  一楼极宽,无间隔墙,只有一排排的支撑楼面的承重柱子,参与赌石会的商摊一排一排的摆放,有限定区域,形式与缅甸的公盘形式差不多,不过,这里是各商摊老板和伙伴守摊,跟人谈价,谈成了,开单交由买家去总收银台付款。
  整个地方共有二百多个商摊,收银台在靠近中间区域的一处,共有八个收银台,足以能应对市场所需,在一楼比较偏的地方还有解石区,供买家当场解石。
  现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人头攒动,(rè)闹非凡。
  晁宇博第一次(shēn)临其境,不出的开心,以前是易感染体质,他只能看视频领略各种场合的(rè)闹喧嚣,像这样亲临现场的快乐只能凭空想像。
  如今他也能四处撒欢,能出入各种地方,不用担心感染住院,也不怕去空气浑浊的地方转(shēn)就咳嗽到需要吸氧气保命。
  面对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和不太清新的空气,晁宇博无声的笑开了去,心中满满的感恩,是家饶坚持,让他残喘苟延等到找到了万俟教授和符翟教授,令他随时都可能夭折的命运有了转机,又是缘份让他遇到乐乐,有乐乐的良方,让他有了比较健康的人生,是乐乐亲自帮他调理(shēn)体,才有了现在他如正常健康人一样的幸福。
  有家人和亲饶不弃,成就他的优秀,乐乐的出现成就他的完整人生,他的生命里有家人有至亲有乐乐,他不是老的弃儿,他才是宠儿,先让他吃尽头,让他的亲人受尽担忧,然后还他健康人生,让他和亲人更懂得珍惜,知足。
  外面隆冬寒气凛冽,室内,美少年心暖如(chūn),低头,牵着(shēn)边可(ài)使的手,眼底尽是温柔与宠溺,此生,他必护乐乐和家人平安,谁也不能破坏他的幸福。
  他正想问先走哪边,前面一群人迎面走来,一人笑容和蔼的打招呼:“晁少,姑娘,晁二姑娘,你们可算来了。”
  ♂前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