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电脑访问可以适应←和→进行翻页!
第287章 我在星际当反派18
  暗中观察了一下,自己身边不下二十种野兽在暗处,冰冷的眸子,落在他们身上,莫得感情,可是就是不肯上前一步。
  就这么一直盯着,把他们当储备粮,这谁顶得住啊?
  霍井暗自咬牙,同时在心里估算着,这些动物一旦一起上的话,他们的胜率有多少。
  算完之后,霍井心都凉透了,饶是如此,他面上还是没有变化,不想给其它两个人带来过分紧张的感觉。
  “你是担心那些野兽吗?”身边的凌渡很清楚的感觉到了霍井的心思,四下看了看之后,眯着眼睛问了一句。
  声音压得有些低,似乎并不想让秋杳听到。
  奈何秋杳五感灵敏,还是听到了。
  一晚上,气息又强大了很多的秋杳表示,它们就是看看,并不会上前。
  毕竟弱肉强食,在发现这中间有一个比它们强大很多的生物,它们自然不敢轻易的上前。
  此时外围的野兽们,虽然时不时的哈着气,刨着爪子,眼珠子乱转,但是却并不敢再往前一步。
  没办法,前面那一片它……
  烫jiojio啊!
  秋杳无意识释放出来的气息还有神识太强大了,它们往前一步,都能感觉到jiojio在颤抖。
  所以,野兽们也是怂的很,只敢暗中观察,想看看有没有落单的让他们吃一口。
  不多吃,就一口,尝尝鲜也不行吗?
  可惜,秋杳不远不近的跟凌渡他们走在一起,根本不给野兽机会。
  秋杳当然不可能给它们机会了,这是自己抢回星球的工具人,就这么喂了野兽,多浪费啊。
  两个工具人,并不知道自己在秋杳这里的真实身份,还是凌渡分析了一下,然后拿头示意了一下前方秋杳的背影,低声说道:“那些野兽不敢上前,我觉得跟她有关。”
  听凌渡这样说,霍井诡异的沉默了一下,然后才幽幽开口:“所以,她的真身其实是荒芜星的野兽?”
  星际时代,当然不止一个人种了。
  还有半兽人和已经生出了灵智,可以幻化出人形的野兽。
  只是并不多见罢了,而且因为他们破坏力还挺强的,一般被发现之后,便容易被灭掉。
  霍井有这样的猜测并不算什么,倒是凌渡看着他略显八卦的神情,暗自叹了口气道:“她是人还是兽,你看不出来?”
  虽然说成了精的野兽会幻化出人形,但是正常的人类,其实是可以看出来的。
  哪怕他们精神海被毁,也是可以看出来的。
  被怼了一句,霍井也不生气,心里暗自思考着,秋杳身上让野兽害怕的地方。
  想了想,昨天秋杳干掉的那只兽王,霍井觉得自己似乎抓到了什么,可是心思回转之间,这个念头又溜走了。
  水源已经到了,这是一条很干净的小溪,饮用可能比较不卫生,但是洗漱什么的,都很方便用的。
  而且他们的空间钮里有水源净化装备,真想饮用,也不是不可以。
  水很清,水流也很长,暂时看不到水里有什么危险的生物。
  因为小溪并不算是太深,估计能到膝盖的位置,水底有什么,一眼就能看到。
  “终于看到水了。”这两天的逃亡,霍井还真没看到过水源,这会儿看到了,还有些激动和感叹。
  感叹之后,先扶着凌渡在水边坐好,然后打湿了毛巾,先让凌渡洗漱。
  秋杳如今光棍一条,什么也没有。
  看了霍井一眼,然后打招呼道:“借条毛巾用。”
  说话间,已经从对方的空间钮里取了毛巾。
  霍井:……!!!
  这还真是你家后花园啊。
  霍井想吐槽,可是看了看秋杳用的那么自在,想了想又放弃了,甚至还主动的岔开了话题:“别说,这水还真是清啊,而且水里很干净,看不到什么凶巴巴的鱼。”
  凶巴巴的鱼:……!!!
  MMP的,老子睡的好好的,结果感觉到强大的气息之后,先溜为敬了!
  秋杳笑了笑,没接话,简单的清洗之后,这才坐在水边跟霍井他们说着话:“你们掉到这里有几天了吧,信号失联,联邦那边估计也不知道你们掉到了哪里,想等到救援,估计也挺难的。”
  秋杳说的是事实,可是霍井心里还是存着,凌渡身份特殊,说不定联邦会尽全力来搜救的心思。
  这会儿听秋杳这样说,霍井的情绪,肉眼可见的低落了下去。
  可是为了自己的精神海别乱躁动,霍井还得努力的调整着自己的心情,别过分的凌乱,免得精神海跟着凑热闹。
  饶是他努力的控制了,可是刚才一瞬间的情绪起伏,还是让他的精神海不稳了起来。
  脑袋里针扎一样的疼,霍井忍得脸都白了。
  在他快要忍不了的时候,秋杳搭上了他的手腕,纯净的灵气,缓慢的进入了他的身体。
  那种像是精神力,可是跟精神力似乎又不太一样的气息,缓缓的进入了身体里,进入了精神海,将那些躁动的因子,安抚了下来。
  脑袋里针扎一样的疼,也在慢慢的减缓,一直到这种疼可以忽略不计,霍井的面色这才算是好看了几分。
  睁开眼睛,看着近在眼前的秋杳,霍进还有一瞬间的恍惚。
  谁能想到,最后救他们命的,会是他们曾经想方设法想去除掉的海盗头子呢?
  此时秋杳就蹲在他面前,头微垂,从霍井的角度可以看到秋杳微微颤抖的睫毛,很长也很……
  让人心动。
  霍井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心平静气才是最重要的,可是不可否认,在睁开眼睛,看到秋杳的那一个瞬间,自己的心跳,似乎漏了一拍。
  “你心脏方面是不是有什么旧疾,跳动的旋律,不怎么正常。”结果,就在霍井心里冒起了粉红泡泡的时候,秋杳突然微蹙着眉问了一句。
  霍井:……!!!!
  一口气卡在心口,上不去,下不来的感觉,还真是难受的要命。
  “没有。”深吸了口气,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情之后,霍井暗暗磨牙开口。
  听他这样说,秋杳点点头道:“这样最好,如果有旧疾,还比较麻烦。”
  霍井:……!!!
  我可谢谢你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