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电脑访问可以适应←和→进行翻页!
第二百八十六章 第一台燃气灶
  在燃气灶的制作流程中,其他的机械加工部件这两天已经加工出了不少,外购的部件已经在仓库里躺了好些日子了,之所以没有组装出成品,主要是等那些翻砂部件。
  比如球头,支锅架,前后火盖等。
  翻砂铸件要经过化铁水倒模降温和清理等工序。
  一个部件完成这些工序,短的一天两天长的需要三天四天才能进入加工程序。
  现在这些部件终于从翻砂车间出来了,再经过加工车间的加工,下午就可以组装燃气灶了。
  万帆在燃气灶厂待了一上午,看着这些师傅们加工这些部件,跟着一顿瞎参谋烂干事。
  中午他就在厂子的食堂里吃了一顿饭,吃饭的时候还在和燃气灶厂的师傅们讨论有关燃气灶的问题。
  下午两点,第一台电子点火的燃气灶终于组装成功。
  员工们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但可惜的是高兴的氛围没有持续多久。
  第一台燃气灶虽然组装成功了,也点火成功但是效果却并不好。
  点火成功率比较低,勉强能达到一半点火成功率。
  也就是点火成功率只有百分之五十。
  这个比例太低了。
  虽然原则上来讲,它是成功的,但是效果并不理想,这还需要改进。
  于是工厂的师傅们就开始对这台燃气灶进行重新的勘察,寻找点火成功率低的原因,调整点火器的位置和风门的大小来提高点火成功率。
  一直忙活到天黑,终于把这台燃气灶的点火成功率提高到了百分之八十。
  这个成功率万帆其实也不满意的,他的要求是最低也得达到百分之九十。不过今天到下班时间了,也就只能等着明天继续改进了。
  还有十天就是三月份了,万帆答应三月份给赵永泉供货,也不知道来不来得及。
  万帆一看天快黑了就离开了燃气灶场,他的回去等刘景山回来。
  预计五六点钟,刘景山会回到小圩屯,晚上卡车还要拉这些员工去街里给礁石乐队捧场。
  万帆是走大道回家的,在走到大队门口的时候,和谢美玲的母亲走了个碰头。
  “上小店呀,婶”
  谢美玲的母亲,匆匆从家的方向过来,最大的可能是到小店去买什么东西估计离不开油盐酱醋茶。
  “饭快做好了,才发现没有咸盐了,我到小店买两包食盐。”
  谢美玲母亲态度非常的好,笑眯眯的和万帆打了个招呼,然后匆匆的走进了小店。
  看她匆忙的样子,估计菜还在锅里炖着。
  现在小厂还没下班,谢国民在烧锅炉,她家就剩她自己,也就只能自己出来买东西了。
  万帆回到家的时候,正好节能网和打火机厂也到了下班的时候。
  今天晚上打火机厂不打夜班,所以员工们都换上了自己的衣服,花枝招展的从车间里出来了。
  “赶紧回家帮你妈做菜吧,你妈现在忙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
  谢美玲一个大白眼飞过来:“你敢说我妈像热锅上的蚂蚁,你看我回家不告诉我妈。”
  “切,你告诉你妈你妈揍的也是你,她又不能来揍我。”
  “等晚上再跟你算账。”
  晚上去街里看演唱会,算屁帐呀。
  刘景山是差十分钟六点回来的,他回来的时候,谢美玲回家吃饭还没来,因此所有的货款都交给了万帆。
  十万只打火机是两万零五百块钱,一万个节能网是两万五千块,再加上一百套游戏机部件的结算的利润四万块钱。
  刘景山一共交给万帆八万五千五百元。
  这是年后企业的第一笔进项,终于有回头钱了。
  “你就不用回家吃饭了,在我家吃吧,吃完饭了拉员工到影剧院去看演唱会。”
  刘景山也不矫情,洗洗手就到万帆家去吃饭。
  万帆把钱锁进了保险柜里,也进屋吃饭。
  万帆在家吃饭期间,那些回家吃饭的员工们已经陆陆续续的来了,昨天晚上看花灯,今天晚上去看演唱会,他们认为幸福生活不过如此。
  他们聚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讨论演唱会是什么样子
  他们只在电视里看过晚会,还没有在现场看过演唱会。
  演唱会开始的时间是七点半,这还有一个半小时,时间足够。
  万帆和刘景山吃完饭走出家门,登记了一下人数后,登车出发。
  这回车到街里没有停在万帆游戏厅所在的永兴街,而是直接停在了东方游戏厅门口。
  因为礁石乐队的演唱会要到2点才能结束,那个时候别说灯市,大街上估计连个人影都没有几个。
  汽车也就没有担心开不出来的理由了。
  礁石乐队给万芳的票,自然不会位置太差,正对着舞台五六排左右的位置。
  在离七点半还有十多分钟的时候,万帆和他的员工们都进入了影剧院,找到了自己的座位。
  红崖影剧院也就能做个一千多人,包括二楼在内也不会超过一千三百个座位。
  票价还是五块钱一张,除去租影剧院的租金成本,和各种花销这一场演唱会下来,礁石乐队自己能剩两千几百块钱。
  等天气暖和了,万帆准备把礁石乐队请到小圩屯去,来一场露天演唱会,也让姜崴的父老乡亲开开洋荤。
  此时剧院内已经座无虚席,人生嘈杂。
  摇滚演唱会,你指望着现场能安安静静那简直是妄想。
  等演唱会开始的时候,有多少个人能在座位上老老实实的坐着是个疑问。
  万帆小厂的员工几乎都是第一次来看摇滚演唱会,其中很多一部分人人甚至不清楚摇滚为何物。
  因此他们的心情是激动兴奋和新奇的。
  “你看过摇滚演唱会吗”
  谢美玲问万帆。
  “当然看过,不但看过我还参加过呢。”
  “又吹牛。”
  万帆几乎没怎么和谢美玲谈起过自己和摇滚摇滚圈的那些事情,因此她并不太十分清楚万帆和这些摇滚乐队有什么联系。
  “五一的时候我把他们请到咱们队里演一场怎么样”
  “好啊好啊”
  等演唱会结束,万帆就准备和肖雨商量商量,五一的时候到他们村演一场。
  当然不是白演,他给钱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