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电脑访问可以适应←和→进行翻页!
番外篇(终)扑向更痛的一边
  “观众朋友们欢迎回来,这里是第十二届亚运会男子足球比赛决赛的现场。中国队和乌兹别克斯坦队在120分钟内打成了3比3平,紧接着要进行的就是残酷的点球大战。”张路的声音在麦克风中响起。
  “双方运动员入场,中国队第一个罚球的是黎兵...我们可以听到,现场的欢呼声十分(rè)烈。”
  1969年出生的黎兵算得上根正苗红的国足队员了。
  从国青,到国奥,再到国足,黎兵基本是按照“程序”走到了今天。
  作为一名贵州人,却在辽宁队效力。甲a元年的黎兵帮助辽足取得了第四的成绩,获得了金球奖,成为第一位“甲a先生”。
  这位在联赛中打入15粒进球的辽足前锋,在短暂地助跑后右脚一推,把球推到了斯克林扑救方向的另一边。
  1比0!
  看到中国队将第一个点球罚进,看台上响起了一阵掌声。
  这片掌声并没有随着黎兵回到中场时而消散,反而更(rè)烈起来。
  因为这时,球迷们看到了一道熟悉的紫色(shēn)影,正不断咀嚼着腮帮子走到了球门前。
  区楚良的受伤已经不是秘密,从给区楚良包扎耽误的时间来看,区楚良的伤肯定不会轻。就连小女孩儿都知道要帮助区楚良疼痛飞光光,其它球迷就更不用多说了。
  能看到区楚良坚持带伤出场,看台上的中(rì)球迷都给予最(rè)烈的掌声。
  唐武面无表(qíng),在裁判吹响哨子后迅速朝前移动一步。然后在下一个瞬间,突然朝自己左侧扑去。
  就在戚务生还没有因为唐武的“不听话”而懊恼时,却看到一只黑白色的精灵高高跃起,然后落在唐武面前。
  “啪嗒,啪嗒”。
  皮球在草皮上第一次弹落的瞬间,看台上便瞬间化为沸腾的海洋。
  “区楚良,区楚良,区楚良!!!”
  唐武用右拳狠狠地将弹起的皮球砸飞,用力地挥了挥拳头,趾高气扬地走到边线后。
  “区楚良!”
  “又扑到了!”
  刘建宏此时感觉自己都快幸福地晕过去了,“区楚良扑出了什克维林的点球!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什克维林是乌兹别克今天最活跃的球员,也是对中国队球门最大威胁的球员。
  唐武能在第一轮点球大战中将他的点球扑出,为中国队带来的不止是一球优势,还有前所未有的士气!
  “这小子,简直是不要命了!”
  戚务生见唐武竟然扑向自己的左边,连连摇头叹息。
  即使唐武将球扑住了,戚务生还是觉得一阵心疼。
  唐武脚伤如何他是清楚的,能做出那么完美的扑救,唐武是忍受了多大的痛苦啊!
  “中国队第二个出场的是李明!现在压力已经来到了乌兹别克一边,只要中国队接下来所有的点球都罚进,那最终的获胜者就一定是中国队!”
  “李明助跑...”
  “右边!”
  “斯克林再次扑错了方向!”
  “现在场上比数是2比0,乌兹别克罚球!”
  看到唐武再次出场,看台上的呼声再次高昂起来。
  “再一个,再一个,再一个!”
  刘建宏微笑道,“听到了吗?现在看台上的球迷在喊区楚良再扑出一个呢!”
  “区楚良...”
  “左边!”
  “哎呀!太可惜了,就差那么一点!”
  乌兹别克第二个出场队员继续将皮球踢想唐武左边,似乎是认定了这一侧是他的软肋一般。
  唐武虽然判断对了方向,但是区楚良(shēn)体的防守范围还是有些小,皮球擦着指尖飞入了球网。
  “中国队第三个出场的是李晓!”
  “李晓在第80分钟才被替换上场,是目前中国队体力最充足的队员了。”
  “李晓助跑...”
  “诶?”
  “哎呀!”
  “李晓这球打的有些着急啊!”
  在裁判吹哨后,李晓迅速助跑,并且把皮球推想斯克林的右手边。
  这一次斯克林扑对了方向,但他并没有碰到皮球。不过皮球最终也没有进,因为它弹到了立柱上,被门框拒之门外。
  “唉,李晓这球没进。如果乌兹别克进球的话,那么双方将会回到同一起跑线上。”
  刘建宏正叹着气,乌兹别克看台上响起欢声一片。
  这次唐武扑向了自己的右边,而对方也刚好踢向了唐武的右侧。
  看到唐武再次猜对方向,对方罚球者还有些懊恼。不过看到唐武只是碰了一下球,却没有阻止皮球入网后,竟然原地做了个后空翻,足以看出其喜悦之(qíng)。
  “目前场上的比数为2比2平。点球大战进行到第四轮,双方各(shè)入两粒点球。”
  第四轮的姜峰和对方队员全都命中,点球大战来到了第五轮。
  胡志军把皮球摆好后,深吸一口气,缓缓后退了几步。
  “点球大战来到了第五轮,中国队第五个出场的是前锋胡志军!”
  “胡志军助跑...”
  “右边!”
  “球进啦!!!”
  “现在压力来到了乌兹别克斯坦一方!”
  “只要区楚良将这球扑住,那么中国队就是这届亚运会的冠军!!!”
  在刘建宏和张路一人一句的解说中,全国球迷聚精会神地伸长了脖子坐在电视机前。他们的婆娘老老实实地坐在一旁,大气都不敢喘。谁都知道,比赛进行到这里,已经是最关键的一步了。
  唐武站在门前,扭了扭脖子。
  实际上,他此刻轻松无比。
  守住了,是英雄;守不住,也不是罪人!
  就算守不住还有第六轮第七轮,所以唐武一点都不紧张。
  相反,对方第五个出场的阿巴杜瑞莫夫却有些肝颤。
  面前的紫袍小将,已经扑住他一个点球了!
  是立刻完成救赎?还是就此陈沦?
  对阿巴杜瑞莫夫来说,成败在此一举。
  左?
  右?
  阿巴杜瑞莫夫回忆了一下之前四轮,唐武扑救的方向分别是左左右左,明显左侧居多。
  而左侧...
  阿巴杜瑞莫夫看了看唐武的左脚,他知道,唐武的左脚受伤很严重。
  队友都以为左侧是唐武的软肋,谁知两个左侧都被猜中了,而且还被他扑出去一个。
  这小子竟然挑自己受伤的一面扑,不要命了?
  施大爷也摇着头,看着场上的唐武。
  这次亚运会过后他就要卷包袱走人了,他想在临走前,再看一眼这个拼命的东方少年。
  他不知道这次受伤会不会给区楚良带来永久的后遗症,但他知道,这一刻,他就是中国队的守护神。只要有这样的球员在,中国队就不会垮!哪怕这次输掉比赛,中国队也会在其它的世界级大赛中崭露头角,最终占据强者的一席。
  这一次,唐武会朝哪边扑呢?
  当所有人都猜测阿巴杜瑞莫夫会朝哪里踢、唐武会朝哪里扑时,唐武自己在心里却早已有了答案。
  他得到答案的方式很简单,而且再决然不过了!
  哨声已响,阿巴杜瑞莫夫再也没有犹豫的机会。
  他开始缓缓助跑,全场接近三万球迷的目光都注视在他一人(shēn)上,让他压力倍增。
  在阿巴杜瑞莫夫摆腿前,唐武惯例朝前一步,缩小对方(shè)门角度。
  下一秒,阿巴杜瑞莫夫的脚刚刚触到皮球,唐武便早已朝左迈了一步。
  在阿巴杜瑞莫夫惊讶地目光中,先一步朝左移动的唐武对他的(shè)门几乎并没有费什么力气。再继续朝左迈了第二步后,稳稳地将阿巴杜瑞莫夫的点球抱在怀里。
  “区楚良...”
  “扑住了!!!”
  “区楚良将阿巴杜瑞莫夫牢牢抱在怀里!”
  “中国队,是冠军!!!”
  唐武将皮球抱住的那一刻,所有球员和教练组的人员如潮水一般冲了上来,将唐武团团围住。
  “你是怎么猜到的?”
  就在唐武在人群中高举双手时,脑海中传来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声音。
  “区哥?你醒了?”
  “我一直醒着。”区楚良的声音带着一丝笑意,“从你来的时候我就醒着,你的一举一动我都清楚,只不过我一直开不了口罢了。”
  “那现在呢?”唐武好奇道。
  “现在?我也不清楚,不过我能说话了,也能和你沟通交流了。对了,你别打岔,你还没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他要往左边踢的。”
  “我不知道!”唐武摇了摇头,“我只是早就想好,无论他怎么踢,我肯定往左边扑罢了。”
  “为什么?”区楚良好奇道。
  “很简单,我做了一个简单的‘更讨厌’选择而已。”
  “更讨厌选择?”区楚良的声音中透露出一丝惊讶。
  “没错。”唐武点点头,“在他踢之前我就想清楚了。如果为了保护(shēn)体,让对方踢向自己弱势一边取得进球,我宁愿为了多忍受一次更大的疼痛,扑向自己弱势的一方让对方从另一边进球。”
  “哦噢!我懂了!”欧初恋点点头,“也就是说如果你为了(shēn)体而扑向擅长的一边被对方从弱势一方进球的话,心里会更过意不去,是吗?”
  “是的!所以我一早就决定扑向左边。”
  “好吧,我承认你赢了,你真是个疯子!“区楚良摇摇头,“看来对方前锋也不得不承认,他遇到了一个疯狂的门将!”
  “没什么疯不疯狂的!”唐武哈哈一笑,“区哥,别忘了,这(shēn)体反正也不是我的,哈哈哈哈哈哈!”
  “你...好吧,你小子,真是...算你赢了。”区楚良一愣,随即一脸苦笑。
  唐武宁愿受更严重的伤也要扑向几率更大的方向,看来是咬死了这(shēn)体不是他自己的,可以随便折腾。
  现在看来,名誉都让他拿了,受的伤却让自己吃了。区楚良苦笑一声,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啊。
  “行了行了,你小子可把我坑惨了!”区楚良看着自己的伤脚道,“我不知道靠我自己的能力能不能帮助中国队赢得比赛,但不管如何,你的确做到了。这一点我非常感谢你,不过时间到了,你该从我的(shēn)体里出去了。”
  “啊?可以离开了吗?”唐武惊讶地问道,“可是,可是我怎么走啊?”
  就在唐武疑惑时,唐武只感觉(shēn)子一倾,一下子失去了重心。周围兴奋不已的中国队员突然一把把区楚良的(shēn)体横过来,高高地抛在空中。
  “区楚良!区楚良!区楚良!”
  在被扔到最高点后,唐武突然发现,自己并没有跟着区楚良的(shēn)体落下。
  回过头,唐武正好看到区楚良这位黝黑的“老帅哥”双眼眯成一副月牙,正笑眯眯地看着自己。
  “再见了,区哥!”唐武大声喊道。
  “再见了,小伙子,谢谢你完成了我的愿望!”区楚良挥了挥手,再度落在了队友的手中。
  被抛向天空中的唐武只感觉神经一瞬,像是被什么拉扯住一般。一睁眼,利物浦的阳光已透过窗帘,照(shè)在自己的脸上。
  “亲(ài)的,早安。”唐武吻了吻躺在自己怀里、还在流着口水的周好好,伸手到被窝里,把女朋友的手从小唐武(shēn)上摘下。
  女朋友的手刚一离开,小唐武便抖了抖,全(shēn)上下立刻轻松了不少。
  唐武把左手伸到自己面前,端详了半分钟后不(jìn)叹道:“还是六根手指头舒服呀!”
  ......
  同一时间,中国京城。
  “...飞机即将降落,请乘客系好安全带,收好面前的小桌板...”
  听到空乘的提示声,区楚良伸出双手揉了揉眼,看着窗外的太阳,长长地打了个哈欠:“没想到一觉竟然睡到下午三点!(利物浦比京城时间慢了6个小时)”
  在活动了活动肩膀和脖子后,区楚良看着窗外熟悉的土地熟悉的面孔熟悉的场景,咂么咂么嘴,自言自语道:“虽然只是做梦,不过冠军的滋味,真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