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电脑访问可以适应←和→进行翻页!
第20章 玄天战君
  司空眼前这个男人,白衣胜仙,气质如兰,当真是他见过的最有气质的男人。
  甚至以后还能不能见到与他相提并论的,很难说。
  “我叫做白知圣,很高兴认识你。”
  夜间,白知圣将司空从房间带走,来到一处屋顶。
  司空没有反抗,他知道白知圣不会对他作什么,所以很想知道,这人到底想干什么。
  “我知道你,我们东州的第一天才。”
  白知圣清和一笑,说:“第一天才不敢当,只是比别人多了份努力罢了。你与寒君何时相识?”
  司空正要回复几天前,可想起董寒君归来时的嘱咐,他脑子一转,回:“半年了,我们在东海边认识,那时候,她受了伤,我救了她。”
  “嗯,我信,接下来你看好,我传你一门步法,唤作惊魂步,练好后步步惊魂,(shēn)若闪电,以地武之(shēn)飞檐走壁如履平地。”
  他不说为何要传司空,便在屋顶之上,就着淡淡月光,将本来眨眼即逝的步伐分解开来,在司空面前一一展现。
  三分钟后,白知圣停下,问:“记住了吗?”
  司空点头,他记得清清楚楚。
  白知圣很满意,再把心法传给他,最后说:“好好待寒君。”
  然后如月光一般虚无,消失不见。
  “喂,送我回去啊!”
  他知道瞻月楼的方位,可是在房顶上,他如何回去。
  白知圣还有留言:“练好了惊魂步,自己回去。”
  好吧!既然如此,司空只能这么练起来。
  关于他为何要传这么一门上等步伐,很有可能是为了补偿董寒君。可他知道,董寒君不会接受,所以便补偿给她(shēn)边的人。由此看来,白知圣对董寒君并非无(qíng),甚至很深(qíng)。
  “管他呢!我练我的,这么一门步伐对我来说刚刚适用。”
  心法加步法,再以灵力相辅,他在半个时辰后就练得有模有样。
  又过去了半个时辰,他忽而窜出去,一个起落跃出三米远,最后轻飘飘落在另一栋房子的瓦片上。
  可惜,他把瓦片踩碎了。这算失败,只有轻若惊鸿,动若游龙,才算小成。
  接下来,司空干脆借助城里的房顶,窜来窜去,这么练起来,也还别有一番趣味。
  “这惊魂步与我魔剑门的三绝(shēn)法比起来虽然差了点,但在我现在这个级别,用起来还算得心应手。”
  然而,他忘了一点,大晚上在别人房顶上乱窜,容易引起误会。
  “喂,兄台,你怎么不戴面罩?”
  旁边不知何时来了个黑衣蒙面人,他稍稍停留,说句话后继续往前窜去。
  司空穿着深灰色衣袍,在这黑夜中,与他看起来没有区别,除了脸上的面罩。
  接下来,一个个这样的人物,宛如黑夜中的蝙蝠,悄无声息地从一个房顶跃到另一个房顶。
  他们要干什么?
  司空心里痒痒,便干脆吊在后面跟上去,反正自己只是看(rè)闹,并不惹事。
  大概行了一刻钟,这些人终于停下来,将一个小院落围着。
  院中有房屋,里面灯火明亮,定是他们的目标。
  这一刻,司空似乎明白了,这些黑衣人是杀手。
  没人说话,等到首领一个手势,这些黑衣人全部飞向宛如一叶孤舟的小屋。
  司空骇然,这些人居然都是天武,而且实力不俗。
  有的从窗户杀人,有人破门,有人一脚踩塌屋顶,从上面攻下去。
  反正四面八方,只要有角度,这些人都不会放过。
  然而,里面并没有爆发惊天动地的战斗,大概沉寂了五六秒,一个个黑影便从窗户,门口,以及房顶被扔出来。
  其中一个刚好落在司空所在的屋顶上,砸坏了无数瓦片。
  这是尸体,看不出伤口,被人一击毙命。
  就这么一会儿功夫,进去的人居然全部死了。
  司空手脚冰凉,再也不敢待下去,转(shēn)要走,却被一股力量束缚,强行拽下去,在地上摔了个结结实实。
  “前辈,我和他们不是一伙的,我只是顺路。”
  很快,里面传来声音:“我当然知道,进来。”
  又来一股吸力,将司空从破开的大门吸入房内,他毫无反抗能力。
  司空原以为,房子里面定然干净整洁,完好如初,这才符合方才的打斗(qíng)况。
  可实际上,里面的(qíng)形超乎了他的想象,各处乱七八糟,桌椅板凳没一个好的。墙面地上全是血迹,这才像大战之后的(qíng)形。
  (chuáng)上盘坐一人,是个衣衫褴褛的中年人,他全(shēn)各处都有伤口,鲜血淋漓,此时正在运功疗伤。炎火之气四处逸散,给司空一种灼(rè)感。
  不敢近前,他试探(xìng)地问:“前辈,请问您唤晚辈来有什么事?”
  “帮我去买点药,钱和药方都在柜子里自己去拿。”
  他的声音很虚弱,看来伤得不轻。可是,方才的战斗如此轻松,哪能受伤呢!
  “这是我之前与人战斗受的伤,刚刚一番战斗复发了,你快点去。不要想着逃跑,我在你(shēn)上留下了印记,就算是天涯海角,我也能找到你。顺便提一下,我的名号是玄天战君。”
  司空确实有逃的心思,可一听玄天战君这个名号,再也不敢逃。这是狠人啊!
  他遵从玄天战君的指示,从柜子里取出药方,以及包裹好了的银子。看来,这人早有此准备,司空刚好送上门。
  “请问前辈,您知道附近哪有药房吗?”
  “自己去找。”
  可是大半夜的,哪还有药房开门。
  司空在街上闲逛,许久后才看到一家药店,便立马去敲门。
  没过一会儿,里面亮起灯火,店门打开。
  “谁啊!”
  入眼是个睡眼惺忪的胖子,很是不耐烦。
  司空急忙进去,掏出药方,说:“我家有个病人急需用药,您能不能帮我抓点,这是银子。”
  那人随后将药方扯去,看了眼,面色大变。
  “请稍等,有种药太稀少,我去后面找找。”
  司空等了一会儿,胖子提着药包出来,递给他,很和善,并说:“告诉病人,不要担心,一切无恙。”
  “好,我知道了。”
  等到司空离开,胖子迅速将门关上,前往里间。
  里面的卧室躺着一人,睡眼惺忪,这是个花白头发,一(shēn)黑衣的年轻男人。
  胖子单膝下跪,道:“大人,玄天战君传来密令,他被刺星阁追杀,受了轻伤。虽并无大碍,但是可能影响后续计划。”
  白发人翻了个(shēn),毫不在意,回:“随他吧!我们司战府暂且按兵不动,让他们先去表演。刺星阁的人估计是尤焚派来的,真是烦得很,尤焚与宇文嘉的恩怨都这么多年了,始终了结不掉,屡屡坏我司战府大事。”
  司战府,东州内媲美上品宗门的势力,本(shēn)不是宗门,只是一个组织。
  宇文嘉,便是玄天战君,司战府十二战君之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