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电脑访问可以适应←和→进行翻页!
第三十三章:推文
  认真的结果......就是几轮过后,她们不仅把原本赢来的全都还了回去,还顺带欠了白云山一堆赌债。
  这个过程可谓是峰回路转,无论她们怎么打配合玩战术,都比不过白云山一手好牌,你打什么他都要,然后随随便便就喊出UNO,哪怕你用功能牌留住他都没用。毕竟功能牌是有限的,而一旦手里的功能牌用光之后,就是他游戏结束的时候。
  并且很多时候,功能牌并没能发挥出它的作用,往往都是下家的松村沙友理倒了大霉,痛击我的队友。
  等到中田花奈她们赶到时,游戏早就结束了。
  休息室里只剩下欢呼雀跃的生田绘梨花三人,与脸色沉凝不言不语的御三家,场面看上去十分艺术。
  人类的悲喜并不相通,我只觉得他们吵闹。
  这句话现在用在这里无比的合适,而中田花奈想要瞻仰一下白云山赌神风姿的想法也就此落空,因为在游戏结束之后,他就被川景艾叫出去了。
  川景艾找他的事(qíng)很简单,就是关于马上将要到来的决赛。
  《乐器之神》这个节目将要在近期收尾,而作为决赛的两位参赛选手之一,白云山却一直以来都是一副优哉游哉的表现,看得川景艾是心急如焚。
  毕竟无论如何,这个节目好歹也是一个收视率不错的好节目,里面还有坂本龙一这等大物做裁判。不说别的,赢了总比输了好,要是能脱颖而出获得冠军,获得乐器之神的称号,这名头摆出去就已经将不知道多少默默无闻的小艺人甩开了几条街!
  尽管眼前这位本职工作其实是位经纪人。
  而且今野义雄他们发现白云山居然不知不觉就来到了决赛,也对此下达了一定的厚望,希望他能好好表现,争取不丢了自家的脸,还特意让川景艾过来提醒,让他接下来要好好表现,最好就干脆拿了冠军一了百了。
  白云山则显得有些无奈:“川景桑,你也知道,这个节目虽然是个综艺节目,但专业(xìng)也很高的,我能一路来到决赛已经很不容易了,拿冠军哪里有那么轻松?你当这是吃饭吗,张口啊一声就行了。”
  川景艾苦口婆心道:“我明白白云桑的压力也很大,尽管表面上看起来什么都没放在心上,其实暗地里一定也做了很多努力。但我只是个传话的而已,今野桑他们对这件事很看重的,希望你能好好努力,不让他们失望才行。”
  白云山想了想试探道:“那要是一不小心输了比赛,只得了第二名,今野桑他们会怎么样呢?”
  川景艾摊了摊手:“我也不清楚,不过就目前来看,应该也不会怎么样,顶多的话——白云桑的那把躺椅应该不会再出现在休息室里了。”
  “保证完成任务!”
  事关自己的咸鱼大事,白云山立刻变得认真无比。
  毕竟别的还好说,(chūn)天这么容易打瞌睡想休息的时候,没把躺椅让他闲暇时能好好的打个盹,就好比把某鸟手里的草莓牛(nǎi)夺走一样残酷,这他是不能接受的。
  打起精神来的白云山立刻问道:“对了,另一位进入决赛的选手是谁来着?”
  川景艾微微一愣,思索了下回答道:“好像是那位原田桑,原田盛,就是你上一次录节目时第一位出场的选手。”
  白云山轻轻点头,原来是这位啊,那倒好办了,这位的风格他一眼看过去倒也算清楚了不少。实力或许强劲,但到了决赛自己还是十分有信心的。
  想到对方跟那位被自己气得爆炸疯狂打脸的福山信雄一样,也是一位网络演奏家,在网上发过不少自己演奏的曲子,白云山立刻就想起了自己尘封已久的twitter账号,连忙掏出手机点开账号登陆上去。
  一打开账号,密密麻麻的信息就跑了出来,他的这个账号居然在不知不觉间已经有了近十五万粉丝,倒还真是吃了一惊!
  再一看发送的推文,除了几条怼人的文字以及一部录制的短视频之外既然就什么都没有了,倒还真是令他自己都感到汗颜。
  这么一看自己还真是咸鱼过头了呀,好歹也有了不少的粉丝,却从来没好好关注过经营过,白白晾着他们。看着那一封封层出不穷的私信,与各种或吃惊或赞扬或夸奖或告白的讯息,白云山当下就下定决心,今天——
  就先发一条正式的消息!
  嗯,虽然看上去微不足道,甚至对于他人而言根本就是早就该做的分内之事,但对于这条咸鱼而言,已经是难得的大进步了。
  想做就做,白云山稍微想了想,立刻就编辑起了第一条消息。
  【大家好,我是乃木坂46的白云山......】
  不对不对,自己又不是成员,这样看起来怪怪的,还是自称经纪人比较好吧。
  白云山摇头否决,然后重新编辑。
  【大家好,我是乃木坂46的经纪人桑白云山,很高兴认识大家......】
  也不对,自称经纪人的话会不会有种嘲讽的意味在里面?毕竟节目的选手除了自己之外几乎都是专业选手,要是特意点明经纪人这个(shēn)份,会不会让人觉得自己在故意暗示他们连一个经纪人都不如,那可是群嘲啊?
  白云山咬着指甲又想了想,然后再次编辑。
  【大家好,我是本次乐器之神节目的决赛选手之一白云山,很高兴认识大家......】
  不行不行不行,特意标明了决赛选手,难道不是对其他没有进入决赛的选手的嘲讽吗?这也是群嘲啊,而且效果貌似不必前面的差,后果简直不堪设想。难道自己说多了玩梗的,现在根本连正常的自我介绍都说不出来吗?这也太惨了吧?
  有选择困难症的白云山表示很难做出抉择。
  好在这时准备出门放松放松心(qíng)的桥本奈奈未恰巧在门外撞见了这一幕,见他一个人在走廊上抓耳挠腮,一副犹豫不决的样子,好奇的靠过来一看。
  “白云桑是准备发推文吗?”
  看着他这副样子,桥本奈奈未忍不住道。
  白云山被吓了一跳,脸上却仍旧是面不改色,装作淡定的点点头道:“啊,是啊,自我介绍这种事(qíng),发生在自己(shēn)上,原来会这么为难呢!”
  桥本奈奈未顿时吐槽道:“明明是只有白云桑才会吧?毕竟除了你之外大家的自我介绍都很正常来着。”
  白云山尴尬的笑了笑,然后询问道:“那你看怎么打才好呢?”
  桥本奈奈未想了想提议道:“白云桑可以看一下我们博客呀,成员们的第一篇博客不都是自我介绍吗?而且也很附和白云桑目前面对的(qíng)况,照着格式来写,应该差距也不会太大吧?”
  白云山一愣,随后立刻搜索起来眼前少女的博客。
  好在他毕竟作为经纪人,这些东西每天都还是要检查的,哪个更博了,哪个又偷懒了,哪个照片发的好不好,哪个文字叙述的有没有表现出自我特色,最好还要吸引粉丝之类的,都要好好把关的,因此也不难找。
  在这里就要特意说明一下了,白云山是很喜欢星野南的,毕竟可可(ài)(ài)的小祖宗谁不喜欢呢?说是团宠都不为过了,但每天只有到了这个时候,白云山面对这位小祖宗就会头疼得要命,因为她更博的速度实在是太慢了,哪怕是千叮咛万嘱咐也常常忘记,或者故意忘记。
  尽管一直都有叮嘱,但最后也还是不了了之,毕竟是小祖宗,说多了她还没怎么样,自己就先心疼了。
  回到正题,白云山翻着翻着,很轻松的就翻到了少女的第一篇博客。
  内容很简单,文字也很简洁明了,很有眼前北海道女孩的风格。
  他看着看着,却仿佛想起了什么,忍不住愣住了,直到少女叫了他几声才回过神来。
  桥本奈奈未疑惑的看着他:“怎么了吗?白云桑?”
  白云山露出一个笑脸摇摇头,随后一边打字一边随意的问道:“对了桥本,你有什么想要听的歌吗?”
  “想要听的歌?”
  “是啊,不是问你喜欢什么歌哦,而是觉得印象深刻的,回忆起来会觉得温暖的歌曲,有吗?”
  “这么说的话,倒还有一首呢。”
  桥本奈奈未思索着说道。
  阳光斑驳在墙壁上,树杈轻轻地摇摆。
  (chūn)风徐来,又是一个清凉天。
  三月,其实也是毕业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