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电脑访问可以适应←和→进行翻页!
第一章 这是个什么魔幻世界
  “姐姐微信来了,蹦蹦沙拉拉卡……”
  “月亮睡了你不睡,你是秃头小宝贝……无(情qíng)啊,哥哥……”
  “三巡酒过,你在角落,无知得唱着苦涩的歌……”
  连续一天一夜,没有休息刷着某视频软件后,一个(身shēn)影从椅子上倒了下来……
  在一片混杂的BGM中,光怪陆离的画面从候梓川的脑海中闪过,再次醒来的时候,宛如隔世。
  我这是……怎么了?
  嘶……
  好疼……
  候梓川摸了了摸自己的后脑勺,传来一阵剧痛,还好是一个小包。
  会不会是脑震((荡dàng)dàng)啊?这是到了哪儿?
  候梓川在心中想着,脑袋还是一片混乱,一片杂七杂八的记忆,正在融合之中。
  候梓川的房门一下子被人打开了,进来的是一个长脸大汉。
  40多岁的模样,满脸都是胡茬,手里端着一个大碗,正在冒着(热rè)气。
  “川儿,下次不能干这事儿了,你有这脑瓜儿,能不能能用到别处去?”
  候国生,候梓川的老爸,本职工作是铁匠。
  “爹,我脑袋疼。”
  似乎牵动了伤处,候梓川吸了口冷气。
  “没啥大事儿,从医院已经看过了,还好不是脑震((荡dàng)dàng),喝完这碗(肉ròu)汤,一会儿把药吃了。”
  候国生虽然嘴上责备着,但是脸上满是心疼。
  “我这是咋整的啊?”
  这碗(肉ròu)汤还有些烫,候梓川把那个大碗放在一旁,开口问道。
  “你忘了?”候国生狐疑地看着候梓川,以为是他不好意思才这样说的。
  “不是你去装成小姑娘,在充电站糊弄人家吗?”
  候梓川一头雾水,这都是哪儿跟哪儿啊?
  候梓川现在脑海中的记忆,还在整合之中,所以也是一片混乱。
  在老爹的叙述下,候梓川才弄清了事(情qíng)的缘由。
  “我,女装,糊弄人家老大爷?”候梓川满脸问号,整张脸都黑透了。
  北泉县的这些充电站,大多都是私人的,可以讲下来一些折扣,当然也是看人下菜碟。
  “你也是,省那十块钱有啥用?不过人家也是(挺tǐng)够意思,把医疗费都报销了。”候国生抱怨说道
  候梓川很难想象,自己居然当了回女装大佬,而且还是萝莉装,被人识破后想要逃跑,慌不择路摔了个四脚朝天,晕了过去。
  候梓川看着眼前的那个砖头大小的手机,有些难以置信,被眼前的这个大部头手机吓到了。
  我的乖乖啊!这是哪个时代!
  “你一会儿把(肉ròu)汤喝了,再去吃药,我还有活儿,好好休息一会儿。”候国生嘱咐几句后,走了出去,关上了房门。
  候梓川不知道是什么伟力将整个世界都做了改变,还好老爹还是那个老爹,家人没有改变。
  眼前的这个手机,说是砖头大小,还说小了,拿起来也有五六斤重,外壳是一种莫名的金属,没有屏幕,只有数字金属按键。
  这种大部头手机,属于管控物资,如果不是候梓川的哥哥候梓宁是海军的一个下级军官,家里也买不到这样的手机。
  家中的手机也主要是和候梓宁用来联系,也不怎么舍得用,因为电话费比较高昂。
  候梓川又看了看在地上的那一小堆儿衣服,还有假发,也是老脸一红,这也太狗了,什么沙雕剧(情qíng)?
  平稳心(情qíng)过后,候梓川将(床chuáng)头柜上的(肉ròu)汤全部喝掉,吃了一些消炎药,感觉浑(身shēn)又恢复了一些力气,就躺在(床chuáng)上消化记忆,等到(床chuáng)头的机械表已经是下午五点多的时候,才从(床chuáng)上起来。
  候梓川摸了摸后脑勺,发现那个包已经消下去了,而且也不怎么疼了,暗暗称奇。
  冬天太阳落得快,候梓川家里虽然是顶楼,但是房间已经非常暗了。
  候国生是铁匠,还需要做活,所以家里的蜡烛已经点上了。
  这种手臂粗的蜡烛,是家家都有的必需品,即使在整个县区,能拉电线的,也没有多少家?高昂的电价,还有相应安装费用,能够用电灯的人家,基本上都得是大富大贵。
  这个时代,生产的电量实在是太稀少了。
  候梓川走出房门,地板非常滑。
  看样子老爸已经工作(挺tǐng)长时间了,候梓川看了一眼那个散发着光亮的小屋。
  长时间燃烧蜡烛,导致地板上都附着上一层没有充分燃烧的蜡脂。
  “川儿,还疼吗?”候国生放下了手头的工作,开口问道。
  “爸,没事儿了。”候梓川开口说道。
  “那就行,安排你点儿活儿。去下面超市买两根脂蜡。”
  “啊?”
  “啊啥呀,把黑麟兽也顺便放出来透透气,昨天天台上掉下来的那小半只飞兽我都处理好了,这一桶碎(肉ròu)都喂给它。”老爹以为候梓川听不清楚,推开了工作室的门,他同时还在用手摇发电机给手电筒充电。
  这样的手电筒,也是家里的贵重物品,用手摇发电机,基本上就没充满过,一般没有电了就摇上一阵,作为家中的唯二电器,候国生小心拿着。
  候梓川看着厨房那一大桶绞好的(肉ròu)馅,脑袋有些发蒙。
  这都是哪跟哪啊?
  啥家庭啊?就论桶吃(肉ròu)?
  但是脑海中灵光一现,马上就想起来了。
  “中,我这就把它带下去。”候梓川拿起了放在桌子上的钱,走向另一个房门。
  候梓川家里虽然是顶楼,但是面积不小,除了三个家人睡的房间,还有老爸的一个工作室,另一个就是黑麟兽的房间。
  侯梓川才一打开门,瞬间就感觉脸上模糊一片,被一条湿漉漉冒着(热rè)气的大舌头洗了把脸。
  “趴下,再不老实,就不带你出去了。”候梓川板起了脸。
  黑麟兽这样的魔兽,非常少见,一般如果有的,基本上都跟军方有一些关系。
  黑麟兽不站立也有一米八的(身shēn)高,一(身shēn)漆黑的黑色鳞甲,四只大蹄子粗壮有力,狮子一样的尾巴也是布满鳞甲,正在快速抖动着,看上去和舞狮子差不多少,此时的黑麟兽非常兴奋。
  “哈……哈……”黑麟兽喘着粗气,乖巧得趴在了地上。
  候梓川拍了拍黑麟兽的狮子大头,把放在厨房已经用机器绞好的碎(肉ròu),拿了过来,放在黑麟兽的面前。
  “吃。”
  黑麟兽把头伏在桶里,大口吃了起来。
  “川儿,今天晚上,你就别跟我上天台了。”
  “爸,我都没事儿了,完全不影响。”
  “那也不行,你晚上就在家里待着,黑麟兽回来后,还放到天台阁楼。”
  “好吧。”候梓川没有办法,只能听老爹的。
  候国生看到候梓川有些郁闷的样子,也是忍不住一笑。
  “这把机弩,就退役下来给你了。”
  候国生把(身shēn)后放着的机弩,拿了过来,看样子是才擦过油,握把和机弩前面,都是一片透亮,已经包浆了,看得出来主人非常用心,这把用了十几年的机弩,在更换过重要零件后,和那些小作坊出品的精品机弩,没什么两样。
  候梓川也是满脸兴奋,但还是疑惑问道:“爸,你给我你用什么?”
  “看看这个。”
  候国生打开自己旁边的那个大木箱,一把黑色机弩,放在木箱里,在它下边全是干稻草,还有两个铁箱。
  这把机弩在烛光下,透露出一丝幽冷之色,看上去就如同一个黑色大风筝,候梓川只是一看,眼睛就移不开了。
  候国生也是满脸自豪,介绍说道:“铁龙Z11,全(身shēn)F级合金,轻量级复合滑轮连发弩,(射shè)程能够达到800米,还附带两箱弩箭弹药箱,一箱是普通的破甲箭,另一箱则是F级合金头的弩箭,这可是真正的好东西。”
  “爸,那这得多少钱啊?”候梓川小声开口问道。
  候国生脸上有一丝尴尬之色,“你可别告诉你妈,这是我淘来的二手精品,也要六万多。”
  “六万多!”候梓川张大了嘴巴,很是吃惊。
  “千万要保密,这个价格买到真的是赚了,要让你妈知道了。”候国生似乎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qíng),打了个冷战。
  “保密。”
  “嗯。”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