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电脑访问可以适应←和→进行翻页!
第二十一章 激战
  这么大个头的豺狼,看上去已经不比小黑小上多少了,而且他(身shēn)边的这几十头亲卫豺狼也个个精壮,黑铁级高阶的豺狼散发出来的气息,虽然还没有到跟前,但站在侯梓川前面的小黑也开始躁动起来。
  这下,麻烦了。
  侯梓川已经通过黑羽鹏鸟的视野发现了那头冲在最前面的巨大豺狼,还有它(身shēn)后的豺狼群。
  小黑长期亏空的(身shēn)体并没有完全恢复,能否拦下这头黑铁高阶的豺狼还不好说,一旦缠斗起来,就无暇顾及其他豺狼。
  这样一来,即使侯梓川手中有机弩,还有黑羽鹏鸟进行辅助,危险(性xìng)还是非常大。
  现在的自己还是太脆了,侯梓川苦笑着。
  要逃吗?
  侯梓川心中刚闪过这个念头,立刻被否定掉了,自己虽然不是什么正义爆棚的人,但是也不可能放任这些豺狼进楼肆意屠戮。
  侯梓川把箭弩弹药箱拿到自己(身shēn)边,将机匣装填好,同时((操cāo)cāo)控着黑羽鹏鸟发起俯冲攻击。
  天台上的侯国生看到又一股豺狼群涌来,连连扣动机弩,(射shè)中了好几头的普通豺狼,但是这些豺狼(身shēn)体素质要更强,即使(身shēn)体被弩箭穿透,拖曳着(身shēn)体继续向前。
  黑羽鹏鸟发起的俯冲一击,在即将接触到那头黑铁高阶的豺狼的时候,就被这头豺狼躲开了,一个弹跳扑向了黑羽鹏鸟。
  侯国生就是几个点(射shè),黑羽鹏鸟才躲开致命一击,顺利升空。
  好险!
  侯梓川知道,刚刚这头黑铁高阶的豺狼如果扑到黑羽鹏鸟,今天自己就要损失一头战兽了。
  侯梓川只好指挥黑羽鹏鸟对付其他豺狼,尽量牵制着。
  轰隆一声!
  下部被完全掏空的单元门已经倒下,黑铁高阶的这头豺狼,用这样的方式宣告自己的到来。
  单元门倒下后,就没有办法限制这些豺狼一起进出了,扩大了口子,这就意味着侯梓川不能卡怪了。
  侯梓川手中拿的已经达到中量级的F级合金机弩可不是吃素的,迅速(射shè)击。
  嗖!嗖!嗖!
  F级合金弩箭对上这些更加强壮的豺狼,依旧可以点杀。
  那头黑铁高级的豺狼在进来的一瞬间就和早已虎视眈眈等待的小黑缠斗起来。
  小黑凭借一(身shēn)坚硬的鳞甲,更加壮硕的体型,一时间斗得不相上下,如果不是长期亏空,黑铁低阶的实力,小黑绝对要更强。
  两强相争,狭小的底层楼道空间中,一时间碎石砖块翻飞。
  侯梓川眼见着小黑和那头黑铁高阶豺狼死死斗在一起,不是有新的豺狼加入战斗,进行围攻。
  侯梓川手持机弩,也是不断(射shè)击,心中也越加焦急。
  小黑战斗到现在,体力消耗巨大,又陷入到车轮战围攻之中,可以说危机重重,必须要有破敌之策。
  可惜家中已经没有燃烧瓶,不然的话,倒可以减轻压力,侯梓川心中想着,皱起眉头。
  黑羽鹏鸟已经成功击杀几头豺狼,接下来它的每一次攻击,都需要谨慎,围攻之下,黑羽鹏鸟(身shēn)上也是留下道道血痕,受伤严重。
  天台上的侯国生也看出事(情qíng)不妙,拿着机弩,就从天台跑下。
  “儿子……”侯国生脸上满是焦急之色。
  侯梓川此时恨自己不够强,不能亲自上阵厮杀,如果小黑出了什么意外,侯梓川自己心中难安。
  小黑(身shēn)上现在布满了血痕,鳞片破碎,反观那头黑铁高阶豺狼也同样如此。
  侯梓川已经看得出,小黑几乎是强弩之末了,长时间的战斗下,小黑的体力和战斗力都严重下滑。
  这样下去不行!
  北区分过来的这支百人左右的飞蜥战士,此时手持机弩,正在不断驱散各个小区中的豺狼群。
  白磷箭矢带出的火焰,以及燃烧弹的投掷,起到了很大的效果。
  这样一支队伍,再次分成几支小队,驱散各个小区中的豺狼群。
  祥腾小区上空经过的十几个飞蜥战士,正在投(射shè)燃烧弹,驱散剩余在这里的豺狼。
  “队长,这下面有黑铁级魔狼,还很强,我感应到了,在那栋楼。”一个飞蜥战士开口说道。
  飞蜥营中每一支小队,都配备有掌握侦察技能的战士,可以察觉到一定区域内魔兽的实力。
  “这些畜生,造成这么大的伤亡,赶快下去,应该是狼群中的头领,干掉后狼群就会被驱散。”陆铁强作为这支小队的队长,脸上没有了平时的散漫之气。果断下达了命令。
  翼展能够达到五米长的飞蜥,带着(身shēn)上的战士迅速滑落,外面残存的这些豺狼,如同受了惊的兔子一般,躲避这些飞蜥。
  这些战士纷纷从飞蜥的背上跳落,一个青铜级战士带领着十几个黑铁级战士,手持机弩,和背在背上折叠起来的陌刀,已经来到了五号楼单元门口前。
  “没想到这个小区还有御者,注意天空中的那只战兽,不要误伤。”陆铁强下达命令。
  “是!”
  侯梓川通过黑羽鹏鸟的视野,看到那十几头飞蜥时,就知道有救了。
  和黑麟兽战成一团的黑铁级豺狼,凭借直觉察觉到了危险降临,一个弹跳的假动作,就从单元门口蹿出去,速度极快。
  想跑!
  侯梓川连连扣动板机,全部(射shè)到这头豺狼的背上,但是F级的合金箭矢,钉到这头豺狼背上全部进入半截。
  侯梓川抬腿就要追,却被人拉住了。
  侯国生才跑下来,还没有喘匀气,闻着楼道中腥臭的气体,以及满地的血迹,也是满脸煞白。
  “这么危险,你怎么没有说一声!跟我回去!”侯国生向着侯梓川吼道。
  “爸,回去跟你说,真没事儿,没你想的那么严重,不要让那头豺狼跑了。”
  侯梓川说着,就冲了出去,小黑跑在最前面,(身shēn)上的伤口还在淌着血,侯国生气够呛,但也((操cāo)cāo)起机弩,紧随其后。
  外面那几十头精壮的豺狼,在飞蜥小队的(射shè)击下,已经被屠戮一空。
  飞蜥小队长陆铁强看着冲出来的那头巨大豺狼,手持陌刀快速奔跑起来。
  一个弹跳!
  手起!
  刀落!
  一个圆滚滚的巨大狼头,噗嗤一声,掉落在地。
  如同小喷泉一般涌出来的血液喷洒四处。
  侯梓川紧随其后,看到这样的场景都惊呆了。
  这个男人,太强了!
  青铜高阶的战士,爆发出来的强悍战力,深刻得烙印在侯梓川的心中。
  陆铁强看到侯梓川旁边的黑麟兽,就知道了个大概。
  “这两头战兽是你的吗?”陆铁强指了指天空中的黑羽鹏鸟和小黑。
  “是的,长官。”
  “有意思的小家伙,希望见到你你可以强一些。”
  陆铁强说完这句话,就和(身shēn)后十几个战士,回到了飞蜥的背上。
  “长官,你们的战利品。”侯梓川看着这些人要走,大声喊道。
  “送你了!”
  侯梓川呆呆地看着地上那头黑铁高阶豺狼的尸体,攥紧拳头,同时坚定了心中的信念。
  飞在空中的陆铁强,又看了一眼还在地上的侯梓川,微微一笑。
  “没想到在这么小的地方还有这么年轻的御者,有意思,还真是有些不想离开飞蜥营了呢。”
  青铜高阶的陆铁强,带着其他飞蜥战士,这样离开了,如同从来没有来过一般。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