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电脑访问可以适应←和→进行翻页!
第四十九章 梁子
  “系统倒是没有发布任务,真是可惜了。”侯梓川在心中想着,已经走到了带头的那两个学生面前。
  两个红毛此时也硬气不起来了,躲在地上发抖。
  主要是黑麟兽的表现实在是太亢奋了,嘴就没合上过,露出满嘴獠牙。
  看了看其他倒地的学生,也都同样如此,侯梓川叹息了一声,自己还是心太软了。
  “自己抽自己一个耳光不过分吧?你们说的那么难听,不想打的我就让我的战兽过去了。”侯梓川冷声说道。
  躺在地上的两个红毛是最积极的,用力抽自己的耳光,侯梓川听到传来的一阵脆响,但是一阵无奈,自己的战兽有那么可怕吗?
  黑麟兽虽然满嘴獠牙,流着口水,但(性xìng)格就是一头哈士奇,麟角飞鹰虽然长着如同利刃一般的尖喙,上面带着血迹,但也是它进食后不清理导致的。
  至于长毛魔犀,虽然块头大,但是毛茸茸的很有喜感啊。
  当然这一切的感官都是从侯梓川这里出发的,其他学生看到这三头凶悍的战兽,还有战斗时发出的吼叫声,让他们(身shēn)体发软。
  虽然打斗的时间不长,但是围观的人实在不少,几乎没有多少学生离去,全都聚在这里看(热rè)闹。
  安承其他四个区学校的学生,也都穿着黑色训练服,衣服上绣着不同的字,用来区分。
  安全本地五个区虽然彼此竞争,但毕竟是一个地区的,也有抱团现象,从这五个区域和其他八个县之间明显不同颜色的衣服就可以看出。
  安承东区一中,在安承本地也是前三,虽然每年排名都有变动,但却是实打实的强校。
  此时,被一个县级一中全部殴打在地,安承其他学校的学生,也都警惕得看着侯梓川,自然不会喝彩。
  至于其他县区的一中,彼此都差不太多,在见识过安承本地学生高人一等的样子后,也是自发抱团,起哄闹腾起来。
  北区一中,苗小萍,双手抱肩,手中拿着的长棍支撑着(身shēn)体,可以看到她胳膊隐隐凸起的肌(肉ròu),作为一个女生非常难得。
  “东区的人嚣张惯了,挨揍也让他们长长记(性xìng),不然的话,就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作为青铜中阶的实力,苗一萍说话非常有分量,看了一眼侯梓川,就带着北区的学生走了。
  其他三区域领头的学生,都是男生,最高的也不过青铜中阶的实力,看了看侯梓川旁边的三头战兽,也没有动手的冲动,呼啦啦得离开了。
  安承几个区的学生一走,场上就全是穿着白色训练服的县级一中,吵吵闹闹得起哄看(热rè)闹。
  定源一中高大山还和几个女生站在一起。
  “山山,你打得过那三头战兽吗?”还是那个梳着高满马尾的女生,此时正盯着长毛魔犀。
  “这个……”
  高大山看了看长毛魔犀那庞大的体型,又看了看自己,摇了摇头。
  “没有它力气大啦!看来只能争一争第二了。”高大山有些(娇jiāo)羞得说道。
  这句话听起来真的是有吹牛的嫌疑,但是在他旁边的三个女生居然都认真的点了点头,然后一行人离开。
  训练馆三层,猎魔局和教局的人观看完这场比斗,脸上都带着笑容。
  这样程度的战斗他们看来就如同小孩子过家家一般,只是多一个看点,茶余饭后的谈资罢了,不会放在心上,而且双方都注意了分寸,没有任何处理的必要。
  但是其他人不同,两个白银大佬坐在一起,脸色凝重。
  “没有想到我们的学生在面对魔兽后居然这么弱。”
  “张局,他们才是高一高二,高三的学生不是在做着这方面的训练吗?”李祖平开口说道。
  “排名靠前的那几个地级市都是和省会保持一致,从高一就开始进行夜间训练,都是真正见过血的学生,我们的学生和他们相比,实在太过于稚嫩。”
  张培良说话一针见血,指出了关键所在。
  “没有足够的财政支撑,现在只能保持高三的学生进行这方面的训练,在山区的这几个地级市中,安承做得已经够好了。”
  “哎,大比该怎么办啊?其他市可是也有御者……”
  ……
  侯梓川带着北泉一中的学生出去了,东区的学生乐意躺在地上就躺着吧。
  上了三角兽拉着的大巴车,接送的崔永鹏和几个战士看到这样一副场景,并没有多问,只是仔细查看各个同学的伤势,发现并无大碍,才安下心来。
  这样的(情qíng)况每年都有,13个县区的学生冲突不断,有时候甚至在酒店前面,就能打起来。
  但是老师们的态度就是不干涉,只要把握住分寸,学生不出事,就没事儿。
  如果通过挨一顿揍,能够换来学生上进变强的心,实在是最合算的买卖,现在挨揍总比以后丢命强。
  既然觉醒成为了战士,享受到的东西确实要比普通人多的多,但是面临的危险也呈几何倍数递增。
  崔永鹏来到侯梓川面前,微笑着问道。
  “赢了还是输了?你有没有出手?”
  “赢倒是赢了,处长,会不会给你造成麻烦啊?”侯梓川有些担忧,虽然下手不重,但毕竟也是把东区一中几乎全部的男生都打翻了,这算是打群架了。
  崔永鹏知道侯梓川是个御者,所以才过来问他,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后,松了一口气,脸上笑意更浓。
  “当然没事儿,只需要注意分寸,东区一中的学生向来比较嚣张,狠狠地揍那帮小混蛋,没有事儿,最好见一次打一次。”
  侯梓川想起了那两个红毛说的话,开口问道。
  “东区一中和我们学校有梁子吗?”
  崔永鹏只是微微一想,便开口说道。
  “大概是五六年前,北泉一中也出了一个御者,在大比中把东区一中的人全部打翻,也就从那时候开始,我们的学生来安承就会受到东区一中的针对。”
  “这几届都是这样,你们的学姐学长在这里集训也同样如此,我们又没有办法,只能靠你们自己打出名头,这一次给咱们长脸了。”
  崔永鹏虽然并不是北泉一中学校内的老师,但作为北泉行动处处长和这次带队的队长,和北泉一中已经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了。
  “那好,有机会我再揍他们一顿。”侯梓川笑着说道。
  “这句话说的太提气了,回去我得跟杨老师说说,他不知道得多高兴。”崔永鹏用力拍了拍侯梓川的肩膀,直到后者龇牙咧嘴后才笑着离开。
  ……
  而另一边,东区一中的学生,彼此搀扶着上了车,作为最后一个离开训练馆的大巴车,在路上慢慢行驶着。
  这些学生面色红肿,个个带伤,虽然都是擦伤一类的,但是看上去狼狈不堪,有不少学生衣服都撕破了,有的裤子上还沾着莫名的水渍。
  东区一中的带队老师,看到这样的场景眉头微皱。
  “输了吗?和哪个学校打的?北区还是中区?”
  两个红毛有些难堪,在老师的((逼bī)bī)问下开口说道。
  “北泉一中。”
  “搞成这个样子?”带队老师满脸疑惑,北泉一中大概什么实力他是知道的,怎么可能把东区一中的学生打成这个样子。
  “北泉一中出了个御者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