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电脑访问可以适应←和→进行翻页!
第二章 礼貌是我的信条
  六头一样的战兽,侯梓川有点小吃惊。
  不单调吗?
  这是侯梓川此时的疑问。
  “只派银背金刚上会不会让他感觉我看不起他啊?”
  “可是这样比较干脆,还能隐藏一些战兽,太招摇了不好。”
  侯梓川在心中想着,发现自己还是太善良了,都这个时候了,还在考虑失败者的感受。
  “可以开始了吗?如果你害怕了,就滚下去吧!”那个冷峻的少年酷酷得说道。
  我靠!
  就我这个暴脾气!
  跟谁俩呢!
  侯梓川也不墨迹了,只放出手持双面战斧的银背金刚,决心把这个小崽子的心态打崩。
  银背金刚才一亮相,就引起了场上不小的(骚sāo)动。
  太帅了,实在是!
  就连侯梓川都不得不承认,眼前的银背金刚这一(身shēn)亮银的毛发,实在太过于(骚sāo)气。
  “这是白银级的战兽吗?不,不是,气息不对……”李祖平连连摇头,也是有些疑惑。
  因为青铜级战兽的颜色应该都是青绿色的,这是定律,可是眼前的这个这头银背金刚,除了背部是银色的,其他浑(身shēn)的毛发也都是银色的。
  这不科学啊!
  侯梓川哪会告诉别人,你们看到的银背金刚都已经老白毛了,如果没有能量洗涤的话,可能要老死了。
  所以象征它实力的青绿色毛发,没能恢复,要知道作为青铜级战兽可是拥有攻击型战技的,而银背金刚现在都没能恢复。
  手持双面战斧的银背金刚,此时已经成为了场上最亮的仔,挥舞着战斧,冲了上去。
  我靠!好帅!
  周围这一圈儿中有不少都是小女生,此时已经尖叫起来,场面好比大型追星现场,要死要活的,痛哭流涕的。
  这样的场景让一众男生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那个冷峻少年由最初的惊慌失措,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但是手还是不停得发抖。
  “不可能是白银级战兽的……”
  “不可能……”
  当然不可能是白银级战兽,但是本(身shēn)强到可怕的银背金刚对上这些鬣牙狼也是手到擒来,要知道那些战斗力爆棚的狼人,都是一拳一个的货色。
  此时精力充沛,状态良好的银背金刚再配上拥有特殊效果的D级装备嗜血战斧,已经开始了它的表演。
  六头鬣牙狼还是同样的(套tào)路,慢慢得围过来,进行(骚sāo)扰攻击,抓住空子后就不断攻击破绽,慢慢磨死对方。
  但是这个招数,显然并不适合对付银背金刚。
  才上前进行一波试探攻击的一头黑铁高阶鬣牙狼,在还没有反应过来,一颗大好的狼头就高高飞起,鲜血如同灌在瓶子里的冰乐一般喷涌而出。
  对了,是血红色的。
  银背金刚反(身shēn)又是一斧,另一头黑铁中阶鬣牙狼被拦腰砍成两截,从案板上分成两节的腊肠一般,可怜而又无助,转眼间就死翘翘了。
  侯梓川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双眼。
  我靠!搞什么啊?我未成年好不好?
  银背金刚的攻击还在继续,在以极快的速度解决完两头鬣牙狼狗,那个冷峻的少年已经傻了,眼睁睁看着第三头鬣牙狼(身shēn)首异处。
  “我投降!”
  哦,这个声音是用哭腔来读的。
  “停!”
  侯梓川是一个非常有原则的人,果断让银背金刚停手。
  “怎么还哭了?”
  我靠!
  当侯梓川看到满地乱滚的狼头后,也是强忍住心头的不适。
  吓坏宝宝了。
  “我现在过去安慰他,他会不会好受一些?”
  侯梓川正在心中乱七八糟得想着,黄海中已经传来了声响。
  【隐藏任务:立威已完成】
  【正在结算中……】
  【战果统计:2头黑铁高阶鬣牙狼,1头黑铁中阶鬣牙狼。】
  【任务评价:S级】
  【任务奖励:初级星囊扩容包×2 能量晶石(小块)×10】
  侯梓川没有想到还有意外之喜,嘴已经咧了起来。
  但是被场外的人看到,却又是另一番光景了。
  侯梓川在几头狼尸面前,邪魅一笑,眼神中还有别样的意味。
  这画风他喵的有点儿不对啊!
  侯梓川恢复过来,轻车熟路地就将三头狼尸收回系统空间,没有感觉到任何不对。
  哎呦,这是别人的战兽,还没有经过人家(允yǔn)许呢。
  侯梓川连忙回头,脸上努力挤出了一个真诚的笑容。
  “同学,你这三头战兽还要吗?”
  “不出声,就是默许了啊。”
  “谢谢同学。”
  这才对嘛。
  侯梓川礼貌地道过谢后,眼睛看向了胡宝彦,抿嘴一笑。
  “哇!”
  (身shēn)后的哭声,侯梓川已经自动屏蔽,现在眼中只有这个矮胖中年男人手中的青铜高阶魔晶。
  “大叔,魔晶。”侯梓川直接伸手,露出一口大白牙。
  胡宝彦被各种(情qíng)绪交织在心(胸xiōng)中,难以名状,羞愧,愤慨,恼怒……
  胡宝彦伸手就要把魔晶丢过去,却被李祖平一声叫住。
  “让我检查一下吧。”
  胡宝彦脸上的肥(肉ròu)颤了颤,闷哼一声。
  “随便检查,难不成我还会作假?”
  李祖平不语,一手接过那枚青铜高阶魔晶,仔细打量起来。
  侯梓川也在一旁好奇得观望者。
  李祖平看着魔晶内部的蛇形标志,怒不可遏。
  “胡宝彦,你这是蛇类魔晶啊!这太无耻了吧!”
  “我一开始拿出的就是这枚,绝对没有调换,再说了,青铜高阶蛇类魔晶就不是魔晶吗?是你糊涂了还是我糊涂了?”
  胡宝彦仿佛终于出了一口恶气,脸上的笑意升腾起来。
  小样儿,还跟我斗,这头青铜高阶的蛇类魔晶,看你怎么吸收,丹田不炸掉算我服你。
  胡宝彦心中想着,满是得意。
  李祖平被憋得说不出话,知道这胖子怕早是有准备,只怪当时没有检查一下这枚青铜高阶魔晶。
  “侯梓川同学,我帮你调换一枚吧,这种蛇类魔晶吸收不得。”李祖平看向侯梓川,脸色才慢慢好起来,任何得说道。
  “局长,没事,蛇类魔晶更好,战技还要更强,想要找这样级别的,还不好弄到呢。”侯梓川笑着说道。
  “可是,你不知道,这种蛇类魔晶饱含大量混杂能量,吸收后很容易把丹田搞坏。”李祖平一脸认真得说道,希望能够劝说侯梓川。
  “局长,这您就不知道了吧,我家祖传的,就能吸收这种蛇类魔晶,而且别人吸收这种蛇类魔晶后有问题,我还能治,不信,你可以问纪淑颜,我给她治过。”
  侯梓川一指纪淑颜,调笑得说道。
  李祖平很是疑惑,看向侯梓川所指的那个女生,但并没有出声。
  纪淑颜此时又羞又恼,脸红红的,但没有办法,还是点了点头。
  李祖平得到肯定的答案后,虽然心中充满疑惑,但也只好这样了,毕竟是侯梓川他自己赢来的魔晶,想必也没必要说谎。
  “难不成还真有祖传的可以解决那种混杂能量的方法吗?”
  这个问题应该暂时没能回答李祖平。
  侯梓川接过那枚青铜高阶的蛇类魔晶,喜不胜收,没想到出来就溜个弯儿,就又干上一票,收获巨大。
  刘少宇看着侯梓川的脸,脑海中就突然出现了两人相遇时的场景,有些难以置信。
  侯梓川将所有东西收回系统空间后,才突然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qíng),看向了刘少宇。
  “你就是侯梓川!”
  “你就是刘少宇!”
  呵!
  真是历史般戏剧(性xìng)的会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