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电脑访问可以适应←和→进行翻页!
第四章 首秀开场
  自从上次大量狼人异空间入侵后,接下来这两天安承倒是平静了许多,都是一些小型异空间连接,出来的魔兽危害(性xìng)较小。
  五个区中损坏的建筑被迅速修复,店铺的生意也重新好了起来,尤其是一些特殊武器装备店铺,销售格外火(热rè)。
  俯看整个安承,其以内城为中心,外层划分的五个区拥有各自的行政中心和相关配(套tào)设施,此时,各个区的信号转播中心,都已经忙碌起来。
  如同大烟囱一般的信号接收台正在启动,相关装置的能量晶石也被填充完毕。
  工作人员忙碌了一大早晨,就是为了确保能够顺利转播到内城进行的期末大比。
  信号转播塔启动后,少数拥有电视的人家,就能够在家中观看比赛的(情qíng)况。
  各大广场上巨大的晶体显示屏,也会转播这场赛事,更多人会选择在广场进行观看。
  虽然是高一,高二年级觉醒者的期末大比,但是各个部门都非常重视,因为在这其中脱颖而来的高一高二觉醒者,会被安承考虑吸纳进高三觉醒者的大比队伍中去。
  那样一来可就不一样了,进入到高三的觉醒者队伍中,就被称为特招队员。
  这样的特招队员,在高三队伍的大比中,非常具有含金量,因为被吸纳后,还需要进行一场战斗,战胜排名最后的正式队员,将其取代,所以也有些残忍。
  安承这几年,都没有特招队员,其他辽河行省东部的发达地级市,几乎都有特招队员,虽然只是高一高二,实力甚至比正式队员还要强得多。
  当然这样的特招队员,在高三大比中会得到更多的重视,首先,就是年龄优势,意味着潜力更大,各所觉醒者大学,都会优先进行保送。
  就连紧张训练的高三学生觉醒者们,每天下午都会统一抽出时间进行观看。
  高三学生觉醒者的正式队员,并彻底固定下来,在四月大比来临之前,每一个能够战胜正式队员的学生,都能对其取而代之。
  所以高三学生觉醒者,每一个都在拼命努力着,把目标放在了四月份能够代表安承,前去古口出战。
  安承电视台的直播间中,所有装置都已经运行起来。
  两个主持人一男一女正在进行最后的补妆,派出去的四支拍摄队伍,已经在规划的四处场地就位。
  其中三处场地都是黑铁高阶级别以下的战士,进行战斗的,他们的比赛也会被转播。
  而黑铁高阶及以上的这些包括御者特种战士的学生,才是这次高一高二期末大比的重头戏。
  侯梓川昨天接到消息的时候,也是有些发蒙,都想到自己还需要和其他人分开,去另一个场地比赛,跟自己一起去的是卢明发,北泉一中只有两人符合参加精英赛。
  安承第一体育场,参赛人员已经悉数到齐。
  侯梓川一来,就发现了北泉一中和安承这几个区一中的巨大差距,像东区一中北区一中等学校都至少十人以上,确实差得太多了。
  安承第一体育场周围高台的座位有几千个,也是安承最大的体育场。
  内城购到票的人已经早早来到现场,悬在半空进行直播的装置已经安好,((操cāo)cāo)作人员正在做最后的调试。
  来到场地后,众人就直接进了休息室。
  13所高中每一所都有各自的休息室,侯梓川和卢明发坐在房间中,看着手中的号码。
  “你是多少号?”侯梓川开口问道。
  “57号,你呢?”
  “我3号。”
  侯梓川把号码牌贴在(身shēn)上,两人都是穿着北泉一中的训练服,看上去格外精神。
  体育场的服务中心正在摇号,匹配第一轮的战斗,一共有80人参加,随机俩人分配对战,每一轮输的人都会被淘汰,三轮过后只留下十人,进行最后的决赛。
  悬挂在一侧的巨大晶屏上,已经显示出对战顺序。
  各个休息室中,参赛的学生都得知了第一轮对手的号码。
  “21号吗。”
  侯梓川看着手中的表格,知道了对手的号码牌,只是有点好奇是谁,并不紧张,相反,卢明发肩膀有些颤抖。
  “没事的,放松就好。”侯梓川安慰说道。
  “我是第四组上,太靠前了吧,还没有调整好。”卢明发小声说道。
  “你怎么知道的啊?”
  “表格的最后一排你没有看吗?那就是顺序啊。”
  侯梓川才意识到自己漏看了。
  “1”
  我靠!不是吧?
  侯梓川指着表格上最后一排显示的“1”,看向了卢明发。
  “那你就是第一组上场的。”卢明发似乎一下子轻松下来。
  原本云淡风轻的侯梓川,此时心也是狂跳起来,切(身shēn)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站着说话不腰疼。
  虽然侯梓川对自(身shēn)实力非常有信心,但是在这么多人围观下战斗确实是第一次,难免有些怯场,而且还是第一组出场,几千双眼睛一下子注视过来,侯梓川想想就头皮发麻。
  卢明发:“放轻松,不要紧张,你一定行的。”
  侯梓川:……
  安承电视台,已经进行开播。
  “安承电视台,安承电视台。亲(爱ài)的观众朋友们,您正在收看的是2020年安承市高一高二期末大比,我们派出去的工作人员即将为您转播现场。”
  “在这样的冬(日rì)里,看着如同骄阳一般充满青(春chūn)活力的学生,为了梦想,拼搏……”
  电视上两位主持人侃侃而谈,四个现场的拍摄人员,正在进行最后的调整。
  拥有电视机的少数人家,也是围坐在电视机旁,等待比赛的开始。
  第一场比赛,往往是观看人数最多的,各个广场上的大晶屏前,也是聚满了人群。
  大棉袄,二棉裤,小马扎,花生,瓜子儿,小火炉,应有尽有,这些都是来凑(热rè)闹的人的标配。
  大爷们拿出了烟袋,一口接着一口,一些没事儿的家庭妇女,来凑个(热rè)闹,拿着绣鞋垫的工具,紧盯着屏幕。
  “大婶,你看看你也不怎么看,这么冷的天儿要不回家绣去,把位置让给我,这里怪冷的还冻手。”来晚的年轻小伙儿,已经没有了位置,满脸面堆笑。
  “想要老娘的位置,一个大红票儿,谁叫你不早来,小兔崽子。”
  ……
  侯梓川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慢慢向前,调整心态,放缓呼吸。
  体育场中,人群(情qíng)绪高涨,正在看着慢慢从两条选手通道中走出来的两人。
  侯梓川看了一眼对面那个几乎把整个人包裹在皮甲里的学生,又了一眼自己,开始从系统空间中中拿出皮甲,慢条斯理地穿了起来。
  “牛劈啊!兄弟!”
  “有(性xìng)格!”
  体育场人声鼎沸,还好没有顶棚,不然也要揭飞。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