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电脑访问可以适应←和→进行翻页!
第五章 北泉一中独苗苗
  体育馆中第一排,教局和猎魔局都来了主要领导,军方来了个营长,安承首脑机构也派来了代表。
  此时这些人,正在彼此握手,摄像人员连忙给了一个特写。
  必须加鸡腿!
  安承首脑代表,清了清嗓子,桌子上的扩音器将声音传递到整个体育场中。
  所有人都静了下来。
  “古老的安承,又见证了一批新的学子……团结的……胜利的……预祝……”
  而与此同时,侯梓川终于穿好了皮靴。
  “卢明发那个家伙好像也没有带装备,一会儿还要借给他。”
  侯梓川嘴里叨咕着,以极快的速度穿上了这(套tào)青铜级皮甲。
  此时对面的这个黑铁高阶战士,完全没有听代表讲话,心态有些小崩。
  “难不成,我就注定止步于此了吗?”
  丁增安虽然是黑铁高阶实力,但是侯梓川那强大的战兽,可是给了他极深刻的印象,尤其是把几头鬣牙狼切瓜砍菜般干掉的时候,他可是目睹了一切。
  终于,代表结束讲话,现场所有人又把目光集中在场上的侯梓川。
  “不好意思,我还差个上衣,稍等。”
  侯梓川看着裁判,尴尬得笑了笑,没有想到开场白这么快就完了,只好继续(套tào)那件上衣皮甲,但越是着急,就越是穿不上。
  裁判估计主持这么多年,也是第一次看到有人上场穿装备的,此时正在努力憋笑。
  侯梓川着急脸色涨红,看上去的表(情qíng)就如同便秘一般,最该死的是,此时的摄影师,调动镜头直播特写,让侯梓川那张焦急的脸,出现在广场上的晶屏上,各家各户的电视上……
  “我靠,这兄弟太有(性xìng)格了吧!”
  “他是来秀的吗?”
  “有点东西奥。”
  “什么鬼?浪费我时间?”
  “对面削他!”
  不光是屏幕面前的人,体育场中观看的观众,也开始起哄,瞬间把气氛直接推向**。
  那一排坐在前面的领导,表(情qíng)各异,李祖平和张培良对视一眼,无奈一笑。
  丁增安越想心中越是不安,那体型壮硕的银背金刚,挥舞着斧头的形象挥之不去。
  “不行……我不能死……不能和他打……”
  丁增安脸色发白,周围的吵闹声让他感觉到头晕目眩,再加上全(身shēn)重甲装备,让他捂得透不过气来,在场上摇摇(欲yù)坠。
  终于在多种因素的作用下,丁增安看到了侯梓川那涨红的脸庞。
  “他发怒了吗?他很亢奋,啊……”
  临界点已到,终于承受不住。
  体育场上,一个裹在重甲里的黑铁高阶战士,重重得跌倒在地。
  全场皆静。
  而侯梓川此时终于把浑(身shēn)装备穿好,示意裁判可以开始了。
  “卧槽,那兄弟怎么了?”
  “怎么倒了?发生了什么?我就去个厕所。”
  “不是吧!活活磨死了吗?”
  “突发(性xìng)疾病?”
  场内场外,都被眼前的(情qíng)况所吓到了。
  只有侯梓川一个人有些不知所措,或者说是迷茫。
  “我也没用灵蛇飞击啊……”
  裁判迅速上前,查看倒地的学生。
  “还有呼吸,救护人员。”
  场上出现一队白衣人将倒地的学生抬走,进行治疗。
  “3号胜!”
  “准备下场!”
  稀里糊涂得来,稀里糊涂得走,侯梓川还没有搞清楚发生什么就已经下来了,而且自己连战兽都没有放出来,也没有碰到对手一根毛。
  我靠!
  侯梓川感觉非常难受,又把才穿上的青铜皮甲(套tào)装脱下来,感觉自己像一个傻蛋。
  卢明发还在休息室中,看到侯梓川已经回来,有些惊异。
  “这么快吗?好强啊!”
  侯梓川郁闷得挥了挥手。
  “我还什么都没有做,对手就直接倒地了,毫无游戏体验。”
  “我去,我怎么没有这么好的运气啊?”
  “不知道。”侯梓川把皮甲放到卢明发(身shēn)旁。
  “上场记得穿装备。”
  “我有啊。”卢明发疑惑得说道。
  “我怎么没看见啊?”
  “你以为我们像你一样可以放到星囊中吗?拿着太不方便,学校很快派人送来。”
  这回侯梓川彻底郁闷了,看来自己又要(套tào)上这紧绷绷的皮甲。
  除了侯梓川这样的意外,接下来的比赛,要非常有看点。
  同时场上的救护人员,也高度警觉,一有意外,就赶忙进行救护。
  很快就轮到了第四组,卢明发上场。
  “加油!”侯梓川为他打气。
  卢明发此时也换上了一(套tào)全(身shēn)甲,已经上场,手拿长刀,(身shēn)体呈攻击姿态,紧紧盯着对手。
  刘玉荣,来自于隆盛一中,同样是黑铁高阶,但是他是一名特种战士。
  “开始!”
  两人速度瞬间飙升,瞬间都冲到了面前。
  卢明发一刀挥出,势不可挡,刘玉荣后撤转(身shēn),成功错开,也挥出长刀。
  这是一把属于特种战士专门打制的长刀,此时刀上的魔晶已经被激发,刘玉荣正是冰属(性xìng)的特种战士,魔晶中的冰元素已经被激发出来,所以随刀挥出来的,不光有元能攻击,还有三道冰刃。
  卢明发凭借速度迅速躲闪,但还是被两枚冰刃(射shè)中,挥出的刀势元能攻击打在(身shēn)上,卢明发直接倒地。
  如果没有这一(身shēn)防护甲的话,这样的攻击下,卢明发早已送命。
  卢明发挣扎着,但是冰刃散发出来的能量,让他动弹不得。
  裁判迅速上前。
  “失去抵抗能力,39号胜!”
  医护人员迅速上前,处理伤口,给卢明发灌上能量药剂,迅速抬下去。
  普通战士和特种战士之间就是有这样的巨大差距,特种战士可以激发与其同属(性xìng)的魔晶,利用这种能量打出战技,再配合上自(身shēn)攻击,战斗力倍增。
  而且特种战士还可以通过吸收同属(性xìng)魔晶,强化(身shēn)体各项素质,让自己的成长速度更快。
  而普通战士则只能多学战技,扩大丹田,提高元能攻击力。
  侯梓川待在休息室中,看不到外面的场景,在察觉卢明发久久没回来后,连忙出门。
  急救室中,卢明发(身shēn)上的冰刃已经取出,在能量药剂的作用下(身shēn)体迅速恢复,但还需要调养几个星期。
  “有这么大的差距吗?攻击力这么强?”
  卢明发原本的小麦色面庞,此时已经变得苍白,嘴里还在喃喃自语。
  侯梓川在得知(情qíng)况后,来到了急救室中,发现卢明发正躺在(床chuáng)上,眼神发直。
  “兄弟,感觉怎么样?”
  “好强。”
  侯梓川抓了抓后脑,“什么?”
  “我的对手好强。”卢明发淡淡说道。
  “怎么了?被打击到了?”
  “我还要继续努力,多学战技,一定可以的。”
  侯梓川看着卢明发还是如同那天不用自己教训那帮人一般得倔强,也放下心来。
  “就剩我这么一根独苗苗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