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电脑访问可以适应←和→进行翻页!
第二十一章 风波
  “官子,就是这个小B崽子打得苗一萍吗。”
  说话的这个人,(身shēn)上全(套tào)的元素装备,用手指着侯梓川,满脸的不屑。
  “你不要小瞧他,精神攻击你挨上一记,也要躺到这里。”魏东官紧盯着侯梓川,心中盘算着要不要动手教训教训。
  说起魏东官和苗一萍的关系,可不光光是学长和学妹,魏东官在北区一中可是疯狂得追求过苗一萍,被无(情qíng)拒绝后,也就不了了之。
  侯梓川把苗一萍打得那么惨,魏东官心中在犹豫着,考虑这次行动是否有必要?(性xìng)价比是否高?
  就像追求苗一萍一样,魏东官在投入感(情qíng)后,没有得到想要的回报,就及时止损这是他显著的(性xìng)格特点。
  作为高三大比的冠军队,北区一中就有俩人,魏东官和张陆,剩下的是人则是跟他俩没有那么亲近。
  冠军队也是才整合在一起的,慢慢磨合训练后还会有人员的增补,所以也只是维持表面上的一致。
  其他四人看着侯梓川,眼中也满是好奇,那场大比侯梓川给这些人留下的印象都很深刻,或者可以说是非常出色。
  从一开始的紧张,再到现在看见只有((逼bī)bī)近的两人,侯梓川马上就明白过来了。
  侯梓川知道事(情qíng)可能看上去没有那么糟,当即脸上挂满笑容。
  “五位学姐学长们好。”侯梓川笑着说道。
  几人中确实有一个女生,笑着点了点头。
  “学弟好。”声音轻灵,格外好听。
  另三个男生看到侯梓川这么给面子,也纷纷点头示意。
  大家都不傻,这么强大的御者,年纪这么小,可以说潜力无穷。
  侯梓川对几人笑了笑。
  “你TM瞎啊,不识数啊!”张陆原本还有些忌讳,看到侯梓川现在的表现,以为他怕了,当即轻视起来,开口骂道。
  “你还把自己当人了,今天别的话我不敢说,你必须得躺在地上。”侯梓川的声音非常干脆,心中的怒火已经激发出来。
  确实跟自己预料的一样,其他四人如果不插手的话,只有两个人倒好解决得多,侯梓川看着张陆,脸色变得冷峻。
  两头飞行战兽降低了飞行高度,盘踞在街道上空,银背金刚和长毛魔犀也被侯梓川从星囊中放出。
  天空中狮头鹰兽庞大的体型,给了两人极大的压力。
  “怎么又多出来一头强大的飞行战兽?”
  场上皆惊,其他四人慢慢靠在一起,跟魏东官两人划清了界限。
  “吴桐,这学弟精神力得有多强?可以同时指挥这么多的战兽。”一个男生开口说道,看着那么多战兽有些忌惮。
  “非常强,小学弟有点意思,张陆一直这么嚣张,终于有人收拾他了。”
  吴桐把脸上的秀发扒拉到一边,脸上带着微笑,仔细看了看侯梓川,和其他三人慢慢与魏东升两人拉开了距离。
  张陆看着天空中的两头飞行战兽和侯梓川面前的这五头战兽,心中顿时发虚,还好站在(身shēn)旁的白银低阶的魏东升,给了他极大的安全安全感。
  “小B崽子跟谁狂呢……”
  张陆一口一句脏话,完全没有意识到危险正在来临。
  侯梓川也是(热rè)血上头,也没有管自己精神力还没有完全恢复,直接打出了一记灵蛇飞击。
  三条由精神力压缩凝聚成的灵蛇,直扑张陆。
  精神类战技攻击可是看不到的,张陆也没有预料到侯梓川会突然出手,没有防备之下,就着了道儿了。
  灵蛇飞击战力何其强!
  张陆此时感觉自己的脑袋就好像被放到两个火车头之间,不断被挤压,碰撞,然后浑(身shēn)抽搐倒地。
  魏东官只感觉到一股强烈的精神波动,就看到了直接倒地的张陆,手中握紧了武器,下意识就想要动手。
  回头一看,其他四人已经远远离开,已经在三十几米的地方外了,魏东官脸上的表(情qíng)也变得难看起来,看着倒地抽搐的张陆,心中盘算起来。
  天空中两头虎视眈眈的飞行战兽,以及地面上的五头战兽,魏东官心中也没有把握能够赢下来。
  对于他来说赢下来不会有任何好处,但如果在对抗中输了,这个消息将会以极快的速度蔓延出去。
  绝对不能动手。
  魏东官在心中想着,又盯向了侯梓川。
  “这个家伙……”
  侯梓川看到张陆倒在地上,感觉整个世界顿时清静了下来。
  “他嘴巴臭,我出手教训,这是应该的,你现在出手的话,我也奉陪。”侯梓川对着魏东官微微一笑,声音不卑不亢。
  白银低阶的特种战士,侯梓川不知道到底有多强,但是星囊中还有一个战将没有投入战场,再加上两头飞行战兽,侯梓川也完全不虚他。
  “很好,你确实也很强,但是做事不留余地,迟早会吃大亏的,这是我给你的忠告,张陆如果有什么事的话,他家中不会善罢甘休。”
  魏东官声音平静,最后的一句话明显是在警告。
  “哈哈哈,揍完小的,来了老的吗?告诉他,我以后见他一次揍一次。”侯梓川打都打了,所以也不管这些,气势也拿了出来。
  魏东官冷哼一声,抬起了倒在地上的张陆。
  侯梓川感觉此时神清气爽,这个家伙实在是太欠揍了,比比赖赖的。
  吴桐四人在远处目睹了全程,看着魏东官背着张陆回来,忍不住一笑,但又马上把表(情qíng)收了回去。
  “果然没有敢出手。”吴桐在心中想着。
  ……
  这一场风波过后,侯梓川带着战兽大摇大摆得走了,心(情qíng)愉悦,但是他也同样注意到了自己所存在的短板,那就是战兽等级普遍偏低。
  战兽等级普遍偏低,就会导致伤亡机率会大大增加。
  必须加大战兽的战斗强度,还有高等级(肉ròu)食供应。
  今天晚上这一番战斗下,骨铠豹和麟甲骨也都受到刺激后,躁动起来,原本的基础再加上这些天的积淀,看样子也马上就要晋级。
  高强度的战斗后,战兽大量进食,对其自(身shēn)的催化作用极大,侯梓川加大对两头战兽的(肉ròu)食供应,同时向其星(穴xué)灌输能量。
  “还需要更多的高等级战兽啊。”
  一个白银级战士,就给侯梓川留下了很大的压力,虽然当时一副要硬扛的样子,其实也大部分是装出来的。
  因为黑铁级战兽对上白银级的战士,可能一个战技就能进行格杀,侯梓川即使把魏东官打趴下,也没什么意义。
  两人也没有深仇大恨,自己也不能杀了他,充其量也只是解解气而已,赢了后,自己也不会得到任何物资,战兽还要损失上几头,实在是划不来。
  眼下的这个(情qíng)况已经非常好了,既教训了张陆,自己又没有损失,还让其他人忌惮自己。
  不战而屈人之兵,秒极。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