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电脑访问可以适应←和→进行翻页!
第二十五章 思想教育退敌
  刘少宇确实猜对了,酒店的护卫并不敢直接阻止城防部队,他们不断喊叫着,只不过是为了证明自己已经忠实得履行了职责,只不过没有一个人敢上前。
  这种黑马是三等军马,虽然没有到达黑铁级,但是体力和耐力都是极强的,一米八左右的肩高,让这些军马看上去极其威武。
  配合他们(身shēn)上的青铜级战士,快速奔驰过来。
  高大山一把抄起了地面上的巨盾,葛常青也同样手持长刀,警惕得看着这些战士。
  “我们只找侯梓川,和其他人没关系,最好还是不要掺和进来。”
  领队的是一个青铜中阶战士,带着这十几个人也全都是青铜中阶初阶的战士。
  侯梓川大概查看一下,就知道这些人中并没有特种战士
  “我就是,你们找我干什么?”侯梓川站了出来,示意几人没事,又看向了这些战士,脸上似笑非笑。
  “经调查你涉及参与一项外城破坏案,需要接受军方法庭的审讯,跟我们走一趟吧。”
  如果侯梓川不是从刘少宇那里得到消息,可能还真要信了。
  眼下老师们都没有在场,教局和猎魔局的教官把其他学生拉走了还没有回来,处理这件事(情qíng)确实有些棘手。
  酒店中(身shēn)穿黑色西服的女经理,已经拨通了电话。正在快速把消息上报,教局也是第一时间收到(情qíng)况的。
  李祖平直接震怒,没有城防部队居然这样放肆,他带着一队教局配备的飞骑队伍,就直奔酒店。
  而另一边,侯梓川正在努力拖延时间,因为已经快到中午,教官们会和学生一起回到酒店。
  “几位大哥,不知道要去多长时间,能否让我把东西收拾一下?”
  “不需要的,如果跟你没有关系的话,很快就会放你回来。”
  怕是信了你的鬼哟!
  侯梓川在心中吐槽着,但还是满脸堆笑。
  “几位大哥,请问你们有手续证件一类的吗?不然的话有点不放心。”
  侯梓川从一开始到现在一直都是恭恭敬敬的,脸上挂着笑容,也让这些战士放松了警惕。
  “由于这个案子比较急,所以批条就还没有下来,你跟我们走就是了。”领头的这个战士,淡淡开口说道,隐隐有一些不耐烦。
  这次他们这些人是以传递消息为由进入到内城当中的,所以对于他们来说越早离开越好,毕竟到了外城就是他们的地盘了。
  “这样的话,好吧,那我就相信几位大哥了。”
  刘少宇在一旁疯狂打着眼色,他以为侯梓川真的要和这些人走。
  “嗯,我骑哪匹马走啊?”
  侯梓川笑着问道。
  “你不是御者吗,骑着自己的战兽跟我们走就行。”
  领头的这个战士感觉侯梓川的话实在是太多了,有些不爽的样子。
  “那好,几位大哥,稍等片刻,我联系一下我的战兽。”
  刘少宇这时在一旁,哪还能不知道侯梓川的意思,这是在故意拖延时间啊。
  天空中,李祖平带着这些战士,骑着飞骑,速度到达了极致。
  从教育局到酒店这里本来就不需要多长时间,而且还是骑着飞骑速度极快,李祖平带着飞骑队伍很快到了酒店区域。
  而这一边,侯梓川虽然说话非常有礼貌,但是废话实在是太多了,让这些战士都想把他一把抓到马背上带走。
  侯梓川这样也是没有办法,如果被迫和这些城防战士打起来的话,事(情qíng)真的就要大条了。
  努力拖延下,当侯梓川看到天空中的飞骑队伍时,就知道自己已经成功了,脸上难掩笑意。
  这样的一支飞骑队伍,降落下来,骑在黑马背上的这些战士,脸色都非常难看。
  尤其那个队长,已经反应过来,眼睛正死死得盯着侯梓川。
  青铜低阶的猎天龙鹰,是非常优秀的飞行载兽,飞行速度较快,掌握的战技杀伤(性xìng)强。
  猎天龙鹰滑翔着降落下来,地面上这些高头大马立刻躁动起来,在其(身shēn)上的战士(身shēn)体也跟着晃动。
  李祖平从猎天龙鹰的背上跳下来,脸上还带着微笑,在他(身shēn)后还有十几个青铜阶战士,也跳了下来。
  “张营长还好吗?不知道你们这支小队有什么任务来到这里?”李祖平随便扫视一眼,确定了侯梓川没事,也放下心来,笑着说道。
  侯梓川感激得看了一眼李祖平,如果不是他及时来救场的话,侯梓川可能还真的要和这些战士打上一场。
  “李局好,营长下令让我们来请一下侯梓川这位同学,因为他牵扯到了在外城的一件案子,需要核实一下。”这个队长硬着头皮说道。
  “呦,那确实是大问题,不知道是什么案子,还牵扯到我们教局签下的学生了。”李祖平笑眯眯得说道。
  教局签下的学生,这几个字可是非常有分量的了,相当于是把侯梓川拉到了教局的战车上,骑着黑马的这些战士听到这话后,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真是神仙打架,小鬼遭殃啊!
  “营长的儿子张陆现在还躺在医院中,神志不清,据了解,出手的就是侯梓川。”
  “可有人证物证?”
  “高三期末比冠军魏东官就在现场,亲眼目睹的全程。”
  “有意思了,侯梓川也是期末比的冠军,但照你这么说的话,只是一场普通的比斗了。”李祖平脸上的笑意更浓,但是声音却异常清冷。
  “张学东儿子和别人比斗输后,居然擅自调动城防部队为其私人服务,想要报复代表安承出战的期末比冠军,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诸位?”
  这些骑在马背上的战士完全不敢出声,李祖平继续开口说道。
  “(身shēn)为安承的守卫部队,却甘心当做别人的私兵,真是可悲可叹,还记得你们入伍时发出的誓言吗?”
  李祖平说的话对于这些我战士来说,如同刀子刻在心口上一般。
  骑在马上的这些战士顿时羞愧异常,一个个都是五大三粗的汉子,脸变得通红一片。
  “这么不回答我了,你们是不是张学东的私兵?不知道对付入侵安承的魔兽时,你们有没有拿出这份(热rè)(情qíng)来?”
  “都回去吧,想想你们自己做的,把话给我带到张学冬的耳朵,我会酌(情qíng)进行上报的。”
  不愧是干教育起(身shēn)的,李祖平这一通说教后,原本气势汹汹冲过来的这些战士一个个都灰溜溜得走了,哪里还有半分的嚣张气焰。
  “局长大人,幸好您来了,不然的话我就要被他们带走了,你这一通思想教育课果然厉害。”侯梓川在一旁笑着说道。
  “别拍马(屁pì)了,快跟我说说是怎么回事,怎么还把张陆打进医院了。”李祖平苦笑着说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