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电脑访问可以适应←和→进行翻页!
第四十章 CP感
  安承,这个建在山脉环绕中的城市,外城以五个区围绕的方式将内城包裹在最中间。
  外城的人想要进入内城是需要特殊批条的,内城的人则是可以自由进出外城。
  这样的政策确保了内城的稳定,而且制定的相关内城定居政策,更激发了民众的建设(rè)(qíng)。
  所以安承虽然是一个山区城市,但整体上还是欣欣向荣。
  ……
  小雪初晴。
  太阳一升起,地面上残存的雪花就很快消散了,初(chūn)时节,安承也增添了一丝暖意。
  侯梓川早上打了几(tào)完整的近(shēn)格斗术,才从自己的房间走出来。
  刘少宇在9楼903,侯梓川乘着电梯去找他。
  “这个家伙该不会还没起来吧?”
  侯梓川在心中想着,走出电梯门,找到了他的房间。
  “咚咚咚……”
  “来了。”
  侯梓川看到推开门的刘少宇穿戴整齐,头发蓬松,看样子早已洗漱完毕。
  “这么早啊!”
  “害,还不是被(bī)的,修改了一大早上的图纸,才弄好。”刘少宇满脸苦笑。
  侯梓川看到了散落在桌子上的众多图纸,有些好奇。
  “没看出来啊,还有这手艺,非常可以。”
  “都是一些战兽装备的配件,我老爸没空,只能我自己搞,几头战兽的脚甲都需要进行更换,相关的小配件,还有内衬的材质和尺寸,一会儿就去我经常订做的那家铺子,把图纸送去。”
  “我可以看看吗?”
  “随便看,也不是什么秘密。”
  侯梓川凑到桌子面前,仔细打量。
  “剑齿白虎齿(tào)……D级合金…… 40×28……”
  “地形蜥蜴背甲……”
  侯梓川看着眼前这一大堆的数据,也很是佩服刘少宇,眼前的这些图纸加上数据,如果不是一个细致的人,看到这些都要头大。
  “那些铺子需要你提供图纸吗?只负责打制?”侯梓川疑惑问道。
  “向来都是这样啊,你不知道吗?”
  刘少宇又解释说道。
  “高端装备打制企业都掌握在军方或者是官方手中,民间的打制匠人大部分被吸收在其中,少数开办装备铺,打制装备。”
  “这就导致了民间高端装备定制市场异常火爆,官方出品的大多都是制式装备,只能满足最基础的需要,我很多战兽装备都需要定制,而且还是动用了我老爸的关系,不然的话还不知道排多久。”
  “所以这些匠人开办的装备铺为了节省时间,就需要顾客提供装备图纸,省去了设计的时间,打制起来的速度就快得多。”
  刘少宇如果不解释的话,侯梓川还真不知道有这些门道,而且他自己的战兽,没有那么细致的装备,有的直接就没有装备。
  “看来老爸打制的东西应该是在最低端的。”
  想起了老爸,侯梓川忍不住一笑。
  “对了,你来找我吃饭吗?走吧。”刘少宇开口问道。
  “先吃饭,不过还有点儿别的事,你各种物资都准备好了吗?要不要一起出去购物啥的,顺便把你的图纸也送去。”侯梓川点了点头。
  “我老爸就把(ròu)食储备给我准备了,其他东西我也要自己买。”
  “那就正好。”
  刘少宇拿好图纸和侯梓川一起来到餐厅。
  烤(ròu)的大师傅,看到两人过来就盛了满满两大盘子烤(ròu),这是早晨为几人的特供,侯梓川几人都跟大师傅混熟了。
  “大叔,怎么还是黑铁级的啊,不是叫您申请成青铜级的吗,一两天功夫我们就要走了。”
  侯梓川在一旁调侃说道。
  “正在申请,还得你们老师开口,我说都是白给,那些家伙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太抠门儿了。”戴着高帽的大师傅调侃着管理层。
  “哈哈哈……”
  两人一人一大餐盘,刘少宇当然是吃不了这么多的,把一大半都移到了侯梓川的盘子里。
  两人并排坐在一起,远远得看上去居然有一种浓郁的cp感。
  刘少宇本(shēn)就是(rì)系美男,看上去有些柔弱感,手指纤长,皮肤白皙,而侯梓川则是浓眉大眼,五官端正,鼻梁高(tǐng),一副北方大男孩的形象。
  俩人吃着吃着,苗一萍和唐钧两女也从门口走进来。
  镜头拉近二女,苗一萍和唐钧两人正在小声说着话。
  “为啥我总感觉他们两个之间关系有些不太正常,一有功夫就往一起凑,而且刘少宇还是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
  唐钧听完苗一萍说的话后嘴角含笑,但明显不太相信。
  “不会吧?”
  “有很大的机率。”
  而另一边,刘少宇看着餐盘中的最后两块烤(ròu),有些犯难,实在吃不下了。
  “你还能接着吃吗?”
  “可以啊,我想吃多少就能吃多少。”侯梓川笑着说道。
  “不嫌弃我吧,给你。”
  刘少宇把餐盘中的烤(ròu)夹起来递到侯梓川的嘴边。
  侯梓川一口吞下,继续解决自己餐盘中的。
  俩人倒是没有感觉什么,不远处的苗一萍和唐钧都惊呆了,小嘴微张。
  唐钧看着苗一萍,此时从她的眼神中可以看出,已经有些相信了。
  “怪不得侯梓川和咱俩对战时下手那么狠,我还以为咱俩真的那么丑,但是现在看来,好像找到答案了。”
  “居然男生有人不喜欢女孩子吗?可是有时候我感觉侯梓川看向咱俩的目光也很是火(rè)啊。”
  唐钧说完之后,又有些不理解,脸上满是纠结。
  “你想一想他的眼神,会不会是担心我们会从他的手中夺走刘少宇,仔细想想每次我们过去的时候。”苗一萍脸上是认真思索之色。
  “好像确实。”
  “还有就是山山,侯梓川每次跟他说话的时候都异常得温柔,这一点是不是很可疑?”
  苗一萍越想越感觉有道理,脸上已经挂上了得知真相的笑容,仿佛化(shēn)成了侦探。
  “真是没有想到,哎……”
  侯梓川正吃完烤(ròu),满意得拍了拍肚子,如果他知道自己此时已经被两女在心中歪曲成这个形象,不光会后悔吃下那两块烤(ròu),还会郁闷得想要吐血。
  侯梓川抬头已经看到了脸色有些复杂的两女,打了个招呼。
  “早上好!”
  “好!”
  不知道为什么,侯梓川感觉两女的眼神有些怪怪的。
  苗一萍有些怜惜得看了一眼刘少宇,没有平时那种高冷的模样,脸上反而有圣母般的悲悯感。
  “这是转(xìng)了吗?奇奇怪怪的。”侯梓川压住了心中的疑惑,没有管两女。
  唐钧眼睛滴溜溜得乱转,刘少宇也是察觉到了,和侯梓川对视一眼。
  侯梓川就明白了,站起(shēn)来。
  “我们两个吃完了,走了奥,你们两个慢慢吃。”
  “嗯呢。”
  侯梓川拿着餐盘在前面走,总感觉(shēn)后两女投来火(rè)的目光。
  “他们两个最后会在一起吗?”
  “不知道。”
  “哎……”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