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电脑访问可以适应←和→进行翻页!
第六章 古口之行
  www.pkgg.net
  当从开拓堡穿梭回到定西堡时,侯梓川的内心是拒绝的。
  狗东西啊!等了三天!
  原地傻傻得等……呜呜呜……
  侯梓川现在想想就气,自从那天过后,他接下来的几天,每天都去那座树屋中蹲守,一连三天,连个森林精灵的影都没有看到。
  你能想象每当要放弃时,内心会传来,嗯……等等,没准一会儿就来了。
  对,没错,就是那种普遍心理……
  就这样,第二天要放弃时会感觉第一天的努力浪费了,第三天要放弃时感觉前两天的努力浪费了,一直到最后,六支队伍从开拓堡中穿梭回到定西堡。
  呵呵!
  侯梓川想起自己树屋等待时的傻样,就心口绞痛,嘴角一抽一抽的,完全冲散了收到全(tào)独眼巨人装备和其他战兽装备时的喜悦。
  “侯梓川,你在想些什么呀,脸上的表(qíng)未免也太丰富了吧。”苗一萍笑着说道。
  “穿梭过来有一点头晕,缓缓就好了。”侯梓川内心吐槽完了,也就好了,笑着回应道。
  此时众人已经落到了定西堡前开阔的广场上,白色的花岗石板铺成的地面闪耀成闪耀着光芒。
  从异空间重新回来,整个人瞬间被安全感包裹,那种感觉需要自己切(shēn)体会。
  定西堡依然屹立在众人的面前,六支队伍被重新带入,还是安置在九区。
  安承的队伍和开原的队伍一前一后得走着,侯梓川看着熟悉的街道,心(qíng)平静下来。
  旁边一支队伍快速走过,其中有几个女生。
  “小伙子还不错嘛!”朱绮对侯梓川打了声招呼,穿着一(shēn)黑色劲装的她,战甲被包在里面,看上去极其的亮眼。
  (shēn)旁的男教官都已经看呆了,侯梓川也有些失神。
  “哪里,倒是教官几天没见,又漂亮了许多。”侯梓川微笑着说道。
  “算你嘴甜,再见。”朱绮笑的很开心,任何一个女人都喜欢听这样的夸赞,带队离开。
  朱绮带的队伍中三个女生,冲着侯梓川挤眉弄眼,在开拓堡的这些天,侯梓川名字可是太响了。
  “现在见面也不送巧克力了吗?”高个子的刘亚莲还是依旧得爽朗。
  “怎么可能?必须得有啊!”侯梓川笑着从系统空间中取出几盒巧克力,稳稳得丢了过去。
  刘亚莲接过,分给几个小姐妹,三个女生笑着离开了。
  刘少宇冲着侯梓川竖了竖大拇指,一脸敬佩的样子。
  “侯梓川,没想到你的交际范围这么广,总共六支队伍你就认识了一半儿,但也不能着重结交女生啊。”苗一萍在一旁调侃得说到,有种酸酸的感觉。
  “哎,谁叫我人美心善,暖而不渣……”侯梓川一旦夸赞起自己来,嘴里就停不下来了。
  唐钧在一旁捂着嘴偷笑,开口道:“这么说来,刘少宇是失宠了吗?”
  “不,刘少宇可一直都是我的真(ài)。”侯梓川一把拉住(shēn)旁的刘少宇,调笑着说道。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苗一萍和唐钧脸上露出了一副意味深长的笑容。
  苗一萍也不知道为什么,轻舒了一口气,甚至她自己都没能发现。
  还是九区K5栋,一行人进入安置好自己的房间。
  侯梓川躺在(chuáng)上,头下枕着稻草枕头,柔软的兽皮应该是才换过的,下面的草毡子散发出干燥的草香气,看着屋顶的那块儿发光晶石,内心是久违的宁静。
  就这样什么都不做,躺在(chuáng)上,把此行的经历梳理一番,惊险,刺激,后怕……各种各样的(qíng)绪,最后都归于宁静。
  “真舒坦啊!”
  侯梓川长呼一声,然后心(qíng)舒畅。
  这样强悍的调节能力,也是一种本事,这是为什么有的人经历的事(qíng)多了,脸上会有一种沧桑感,而有的人却保持了永远的年轻模样。
  休息好后的侯梓川,起(shēn)离开房间,走到街道上。
  人流来来往往的街道上,妇女,小孩儿,战士都有,侯梓川脸上露出笑容,融入人群。
  挂着蓝色旗帜的装备铺,(rè)气依旧笼罩,卡德文匠师的徒弟正在店铺中忙碌着。
  一排排E级和F级装备,摆在店铺之中耀眼夺目。
  当然由于装备品级问题,虽然质量极优,但是在这里的大多都是一些毛头小子,新兵蛋子。
  即使是这样的顾客,卡德文匠师的徒弟依然耐心的服务着。
  突然,他看到站在门口外的人,脸上带上惊喜,(rè)(qíng)打着招呼。
  “回来了啊!”
  “嗯呢,大师呢,给他拿了些酒水。”侯梓川脸上笑盈盈的,手里提着两件啤酒。
  “你等着,我这就去给你叫。”
  很快卡德文大师就从店铺后面那个蓝色帘子中钻了出来。
  茂密浓厚的大胡子,有烧焦的痕迹,应该是近期的成果。
  “卡德文大师,我来看您了。”侯梓川恭敬说道,同时把两件啤酒放在柜台上。
  卡德文脸上的笑容瞬间绽放。
  “哈哈哈,只要有酒水,每次都欢迎你。”
  “哈哈哈,真实……”
  “这次您打制的武器,真的帮了大忙了……”
  ……
  高加索帝国
  广袤无垠的大草原上,大型蒸汽涡轮机车自西向东开始试运行。
  4-16-4,作为高加索帝国重型蒸汽涡轮机车型号,拥有4个前导轮加16个主驱动动轮加4个后从轮的排列。
  4-16-4机车将动力室设置在后重轮方向,这样使机车的晶石蒸汽锅炉得到加宽和拉长,从而增加了水管的长度和蓄积重水的容积。
  这种型号的重型蒸汽涡轮机车设计,一直是高加索帝国所独有的,拥有这样强悍的地面运输利器,已经开始自西向东运输作战部队。
  草原之上,出现大批临时兽棚,众多獒兽集中在这里。
  负责地区獒兽征调的大小贵族,正将一批一批的獒兽征集起来,根据等级分批上交,这些獒兽全部会被分配到各支地面作战部队中去。
  精锐的甲级飞行师团,开始成编制抵达高加索帝国东部地区。
  位于大陆西部的诸多公国如卢森堡,弗兰芒,尼德兰等几大公国,出口的诸多空间金属箱,大多数被高加索帝国购买。
  装满物资的空间金属箱,大量填充进高加索帝国东部边境城市。
  苏洛沃夫,高加索帝国负责此次战事的元帅,已经带领亲军就位,陆续赶到的各大贵族家族将领,让战争的(yīn)霾笼罩在东北行省联邦的边境。
  四大行省的边境城市均和高加索帝国接壤,在东北行省联邦内,协作机构快速运行,边境城市进入统管状态。
  ……
  侯梓川一行人在定西堡不过休整一(rì),就再次安排起行。
  白色花岗岩石板铺就的广场上,八头闪耀着耀眼银色的飞龙,正一字排开。
  (shēn)长15米,双翼伸展能够达到33米的长鬃飞龙,体型庞大,背部宽阔,适合运输人员。
  在这些飞龙背上,加装两排鞍具,D级合金配上白银级兽皮,确保了鞍具的质量。
  每头长鬃飞龙都能载12人,白银高阶实力的它们,战力强悍。
  侯梓川此时站在队伍的后面,已经完全被一字排开的这些长鬃飞龙所吸引。
  夺目耀眼的银色,闪光的鳞片,四只锋利的爪子,支撑着它们,此时飞龙们一个个睁大瞳孔,扫视着众人。
  在这些飞龙的脖子上,安装有特殊鞍具,那是驭龙手的位置。
  驭龙手是掌握(cāo)控飞龙技巧的战士,在所有驾驭空中单位的驭手中,是最受尊重的那一批。
  眼前的这些长鬃飞龙,驭龙手们纷纷就位,将一个个带有缰绳的特殊装置卡在了这些飞龙的脖子上。
  护送学生的掌握远程攻击战技的白银级战士已经就位,负责带队的黄金级强者,正是中校李敬东。
  “这回可不要出什么岔子……”李敬东在心中想着。
  军方的护送人员已经乘上了飞龙,六支队伍在其他军方人员的帮助下,也纷纷走向飞龙。
  踩着木梯架,众人走到飞龙的背上,各自找好了位置。
  侯梓川坐在鞍具上。(shēn)体再次被诸多安全护带绑紧,两块巨大的挡风金属板,固定在飞龙的脖子上,还没有支起。
  “真滑溜啊!”
  侯梓川两只手摸着飞龙背部的鳞片,快速搓动起来,冰冰凉凉滑滑的感觉,让人(ài)不释手。
  原本温顺的长鬃飞龙突然长哼了一声,侯梓川连忙停下的动作,眼睛看着定西堡,脸不红,心不跳……
  准备工作终于弄好,八头长鬃飞龙开始升空,四只利爪蹬地,两个巨大的翅膀扑扇起来,只是几下众人就迅速升空。
  为了照顾羸弱的刘少宇,当然还有同样“羸弱”的侯梓川,两人被特意安在人群中间,就是为了替他们两个挡风。
  伴随着飞龙快速升空,刘少宇脸色很快变得苍白起来,脆皮体质暴露无遗。
  侯梓川倒是想让自己看起来脆弱一些,但是(shēn)体素质摆在那里,只好装作一副呼吸急促的样子。
  “你俩还好吧?”苗一萍看着坐在中间的两人,关切得问道。
  刘少宇是真的难受,说不出话来。
  侯梓川:“我有点喘不上气来,可能要不行了,咳咳……”
  没有想到,苗一萍还真的信了,连忙用手拍打着侯梓川的后背。
  “你先忍耐一会儿,马上就好了,坚持住。”
  侯梓川看着苗一萍一脸急切的样子,小声说道。
  “我可能需要人工呼吸……”
  苗一萍先是脸一红,然后发现教官们都在另一边,脸上犹豫一下,但看到侯梓川呼吸越来越急促,下定决心,刚准备凑过来。
  就看到侯梓川已经笑崩的脸,面色红润,和旁边脸色苍白的刘少宇,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苗一萍此时哪能不知道自己被耍了,羞愤加怒火,先是锤了侯梓川两拳,然后又感觉不解气,伸手在侯梓川的胳膊上就是一顿掐。
  侯梓川终于自食恶果,虽然(shēn)体素质强劲,但毕竟是血(ròu)之躯也是拥有痛觉的,吸了两口冷气,眼泪都要掉出来了。
  太狠了,这小妮子……
  害怕招致更多的手段,侯梓川当然没有说出口,只是连连讨饶,最后从系统空间中拿出不少囤积的零食才算完。
  闹完逗完,苗一萍吃着零食,看着活蹦乱跳的侯梓川,也是疑惑的问道:“侯梓川,你怎么一点事儿都没有,刘少宇怎么那么难受。”
  “告诉你一个秘密,我除了是御者,其实还是一个(shēn)体素质强硬的特种战士。”侯梓川一本正经得开口说道。
  “吹牛皮不打草稿,就喜欢你说谎不脸红的样子。”苗一萍撇了撇嘴,显然是不信。
  侯梓川感觉人生感觉太艰难了,明明说的是事实,就是没人相信,哎……
  “我体质要好一些,而且经常锻炼,刘少宇一看就是那种宅男,不运动肯定不行啊。”
  “确实如此,男生还是要多锻炼一下。”苗一萍点了点头。
  刘少宇在一旁连反驳的力气都没有,俯下(shēn)来,任由侯梓川调侃。
  进入到平飞层后,飞龙飞行起来就要平稳许多,挡风板支起来,没有那么强劲的风吹在众人的脸上。
  侯梓川从系统空间中取出不少零食分发给众人,这可比来时乘灰冠鹏鸟要好得多,众人坐在一起有吃有喝还能唠嗑,极大缓解了旅途的无聊。
  飞龙的速度太快了,再加上飞行的高度比较高,不太利于观察下面的景色,侯梓川探了几次脖子便收回了目光。
  “这次去古口大比的城市一共有多少个啊?”侯梓川正在专心对付一盒卤豆卷,嘴中含糊不清的问道。
  “西部区域六个城市,中部区域十一个城市,再加上东部区域八个,再加上一个古口。”
  “那还不算太多奥。”侯梓川擦了擦手指,不以为然得说道。
  “一共有六十四支队伍参赛,中部的每个城市有两支队伍,东部的每个城市有三支队伍,古口四所名校,每所学校有三支队伍。”
  “你现在感觉队伍少吗?除了西部城池,其他城市的队伍都强得离谱。”苗一萍苦笑得说道。
  “中部地区城市也很强吗?”侯梓川问道。
  “也非常强,他们虽然没有东部城市发达,但是毕竟只组建两支队伍,实力不容小视,西部六个城市年年打酱油不是没有原因的。”
  侯梓川也是尴尬得笑了笑,“西部六个城市,去年在第一轮就淘汰了吗?”
  “对啊,去年抽到的是第二种赛制,安承碰到的是利金,东部城市,咱们一个队要打他们三个队,他们的第一支队伍就把我们团灭掉了。”
  听着这样的黑历史,旁边的几个教官显然坐不住了。
  于明林咳嗽一声,说道:“今年我们明显实力大增,不用担心,如果抽到第一种赛制的话,我们还是很有希望的。”
  “那还不是要和三个队伍打一场,我感觉小组赛有些艰难。”苗一萍在一旁小声说道。
  “第一种比赛方式,你能不能给我详细讲解一下?”侯梓川也是来了兴趣,因为之前只是大概得了解。
  “这你都不知道,还是要多看书奥。”苗一萍调侃着开始讲解。
  “就是64支队伍,打散分成16支小组,每一个小组有4支队伍,每支队伍和其他队伍轮流打上一场,积分制,积分最高的2支队伍成功晋级。”
  “晋级后的32支队伍,开始两两安排对战,也就是1/16决赛,1/8决赛,1/4决赛,半决赛,决赛。”
  “最后就产生了冠军队伍,我们每年都有充足的观赛时间,今年就看给力不给力了,能不能让我们在场上多待一些时间。”
  侯梓川看了一下整支队伍,也是无奈苦笑,虽然都是层层选拔出来的精英,但是庞大的地区之间的差距,横在众人的面前。
  “我尽力,你们也要加油,可不能都把担子丢在我(shēn)上。”侯梓川无奈说道。
  飞龙的耐力无疑很强,载着这么多的人,保持快速飞行的速度,一直飞行到下午四五点钟,中校李敬东选好休息地点后,才开始降低飞行高度。
  已经快出了西部区域,地形开始趋向于平整,在一片小山区域,飞龙降落下来。
  战士们拿出空间金属箱中的帐篷,在被封的山脚下选好位置,开始布置营地。
  大袋的驱兽粉被拿出,撒在帐篷周围,营地的边缘区域。
  学生们也帮忙做一些事(qíng),帐篷区很快扎好。
  当然给众人安全感的不是这些驱兽粉,而是八头围在外围的长鬃飞龙。
  从各个方向守护的长鬃飞龙,即使在野外,也能确保众人的安全。
  侯梓川在帐篷扎好后,本想去抽空撸一撸长鬃飞龙,但是看一个个驭龙手,都没有在飞龙旁边,侯梓川就打消了念头。
  长鬃飞龙同样满嘴利齿,侯梓川可不认为自己能和它们那么投脾气,要是惹恼了可就是一口吞。
  在营地中央,已经架起了十几个火堆,一锅锅(ròu)汤正在冒着香气,引(yòu)着众人。
  同样还有大块儿架在火上的烤(ròu),油脂滋啦滋啦掉在火上的声音,格外得悦耳。
  天色已暗,围坐在火堆旁的众人,开启了一天中的惬意时光。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