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电脑访问可以适应←和→进行翻页!
第十章 魔族战将
  www.pkgg.net
  “早知道就不一个人溜出来好了,这哪儿有售卖战兽的店铺啊?”
  满头汗水的侯梓川骑在黑麟兽的背上,等在一个红灯前,不时左顾右看。
  但是这一片区域,都是一堆行政机构部门,侯梓川连个商场都没有看到。
  在旁边儿的这个兄弟,骑的是一匹火红色的马匹,头发也染成了红色,一副大墨镜几乎遮掉了半张脸,嘴里嚼着东西。
  侯梓川不由得多瞥了几眼,马鞍质量不错,马匹照顾得也很好,由于他对火元素格外敏感,察觉到这匹马(shēn)体充斥着火元素。
  黑麟兽晋级完成后,麟甲变成了青绿色,体型也大了很多,和旁边的这这匹高头大马,几乎是一样高,但是从外形上看,当然还是黑麟兽要更加凶猛一些。
  “兄弟,家里有路子啊,你这黑麟兽不错。”这个红头发的,看上去二十多的人年轻人,看着神俊的黑麟兽,忍不住开口和侯梓川搭腔。
  “你这匹马也不错,应该是掌握了相应的火元素技能吧,感觉到它就像一团烈火一般熊熊燃烧着。”侯梓川也是笑着回应道。
  “兄弟果然有眼光,这匹烈焰马是我培养出这么多匹中最得意的一匹,用来自己骑乘,你如果想要购买元素马匹的话,可以联系我。”
  说到了焦林杰的得意处,他也是忍不住一笑。
  焦林杰,明面经营着一家不小的元素马场,在古口小有名气。
  “可以,不过我现在正在找售卖战兽的店铺。”侯梓川笑着回了一句,收回目光,前面已经变成绿灯,他催动着黑麟兽前行。
  “中心这里售卖战兽的都是品牌店,价格比较高昂,如果兄弟信得过我的话,我倒是知道有家物美价廉的店铺。”焦林杰跟在侯梓川的(shēn)后说了一句,等待他的回应。
  侯梓川先是警惕起来,这样的话听起来倒是有些像在街道上推销三无产品的小商贩,本想要拒绝,可是又担心就这么错过了,而且星囊中有这么多作战单位,侯梓川心中也是有底气。
  “还有这样的好事吗?是不是途径有些问题?”侯梓川笑眯眯得说道。
  两人并排着走,距离靠得很近,焦林杰先是一惊,然后左右查看,确认没有被别人听到,才松了一口气。
  “兄弟,这话在大街上可不能乱讲,虽然是被默认的,但也要小心有人请我们去喝茶水。”
  侯梓川一看他这样的表现,也就知道了个大概,没想到还碰上一个送上门的,这可就少了很多麻烦。
  “我的战兽几乎都是从这种途径买来的,所以你不用担心。”侯梓川点出了自己的(shēn)份,这是赢得信任的前提。
  “兄弟居然还是个御者,佩服,不过大街上不是说话的地方,跟我来。”焦林杰带着侯梓川钻进了街道两旁的巷子中。
  战兽走私屡(jìn)不绝,实际上官方也都默认了这样的事(qíng)存在,甚至有一些大员参与进去,毕竟这利益蛋糕实在是太大了。
  当然战兽走私严重损害的那些品牌战兽店的利益,他们的战兽虽然品质极高,来路正当,但是层层提升的成本让他们不得不把价格加在战兽本(shēn)。
  所以相比较之下,走私来的战兽价格更加低廉,当然相应的品质会有些折扣,有的来路不明,有的完全依靠药剂让其维持活蹦乱跳的状态。
  走私战兽市场的水实在是太深了,需要有一双慧眼。
  一些走私战兽才签下来的时候,状态还很好,但是在星囊中根本就待不上一星期,就会死掉,被称为星期战兽。
  当然那些品牌店为了自(shēn)利益也是手段尽出,为了提升其出售的战兽价值属(xìng),他们出售的战兽每头都有符文烙印,不同符文效果不同,这样一来,就受到大批高端御者的追捧。
  所以在御者中也有两个群体,一种是背景极强,掌握大量财富资源的御者,可能家族几代人都是御者,有财力为他们配备最优的战兽队伍。
  另一种就是侯梓川这种侥幸觉醒的御者群体,通常实力较低,对战兽也没有过多的要求,能签下一头是一头,这样的群体是专攻搭配流的,不像那些高端御者,每支战队都是精心配比后的,备用的队伍也有几支。
  有市场就会有需求,这是必然。
  侯梓川现在可没有实力和精力玩儿高端的调调,只要价格低廉,实力够用就全都收下,哪怕还有一口气儿,放到他的星(xué),也能恢复过来。
  在这些高楼大厦之间的巷子中穿梭,实在是太过于狭窄,最后黑麟兽的鳞甲几乎都要贴着墙走。
  七拐八拐走了多半个钟头,侯梓川跟着焦林杰来到了一栋破败的高楼前,大概50层左右,在古口也算得上是中规中矩。
  两人才到这门口,楼中就有两个彪形大汉走了出来,青铜高阶的实力,只穿着简单的背心,可以看到其(shēn)上还有烙印的特殊加成的铭文图案。
  侯梓川把小黑收回星囊,焦林杰把他的马匹交给两名大汉,示意侯梓川跟着他。
  “哎,兄弟,这里这么明显,不会被查吗?”侯梓川一开始以为,焦林杰可能会把自己领到隐蔽的地下建筑中,或者是什么偏僻的地点,结果发现和他自己想的不太一样。
  “有人收了好处,当然会办事,放心吧,不会被查的,都多少年了啊。”焦林杰笑着说道。
  侯梓川跟他走进楼层,才发现楼层内部,只留下了加固后的承重柱,其他墙壁楼梯一类的全部拆除。
  楼层中间两个宽敞的上下升降电梯,完全是敞开式,侯梓川看着也是心惊(ròu)跳的。
  楼体内留下了一个圆柱形空间,作为升降电梯的活动空间。
  底下几层是寄存坐骑的地方,侯梓川两人坐上电梯,来到了五楼。
  没想到这样破败的楼层居然是经过隔音处理过的,里面人声鼎沸。
  而且从外面看,大概有五十层的高度,其实内部只有二十几层,每两层进行了改装合并。
  “是这个味儿……”
  侯梓川闻了闻空气中弥漫的战兽所特有的腥臭气,知道接下来就要开始搜寻合适战兽了。
  进了市场后,焦林杰就紧跟在侯梓川的(shēn)边,看样子是不打算离开了。
  “兄弟,你不去自己挑选吗?”侯梓川笑着问道,其实潜台词就是你可以走了。
  “我给你介绍一家店铺,如果你在他那里买的话,我能拿下一些回扣。”焦林杰倒是很诚恳得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侯梓川也是忍不住一笑,既然自己是被他带过来的,也承他的(qíng),便笑着跟他去了。
  五楼和六楼之间有一个小楼梯,焦林杰带着侯梓川走了上去,这一层楼就是一个摊位,在这个摊位的人不多,两人才来,零星的几个顾客摇着头就上了七楼。
  “老杨,我给你带朋友过来了,你可不要让我难堪,漫天要价。”焦林杰看样子和老板很熟,笑着说道。
  “现在的顾客一个比一个精,我就是想漫天要价也无能为力啊。”
  说话的这个人叫杨鹤年,大概40左右,满脸胡子带着一个破烂的皮帽子,笑着说道,仔细打量侯梓川。
  “还是个小兄弟,想要什么实力的战兽跟我说,不过事先声明,我这里的战兽,几乎都有质量问题,但就是价格低,要是介意的话,只能去别的摊位看看吧。”
  侯梓川也是差点儿被雷到了,这未免也太直白了吧,想起安承李老板那个(jiān)商,确实要向人家多学习一下。
  “要白银实力的,既然都来买走私战兽了,当然就不担心有质量问题,我签下来后回去自己调养培育。”侯梓川也是笑着说道。
  古口倒是有不少御者都在进行这方面的研究训练。
  只不过大多都是一些显赫的家族中,才会对家族中的年轻御者进行这方面的训练。
  但是这种行为在平民御者看来,实在是太傻了,或许可以说完全无法理解,因为动用的大量珍贵资源药剂对战兽进行培养恢复,其费用已经超过购买一头完好战兽的价格了,所以这也只能是高端御者的游戏。
  “没想到你带来的这个小兄弟,出(shēn)还不凡,这就没必要省了吧。”杨鹤年调笑着说道。
  “你们可别抬高我,我也是个破落户,战兽全都是走私的,可不像那些公子哥。”侯梓川也是连忙否定下来,这要是坐实了,不得挨一波狠宰。
  “你用的都是泥巴种的战兽吗?”杨鹤年有些不相信,开口问道。
  “什么泥巴种?”侯梓川挠了挠后脑勺,疑惑的问道。
  在杨鹤年的讲解下,侯梓川才知道那些高端御者把没有符文烙印战兽,称为泥巴种战兽,也是对平民御者的蔑称。
  “那些高端御者,都是花晶石如流水的公子哥儿,那些品牌战兽店中,成队带符文的的战兽战将,都被统统买走,他们也提供定制服务,我什么时候能开一个品牌战兽店就行了。”
  杨鹤年说完后不再多语,带着侯梓川来到一个个大笼子边上。
  “现在这里的白银级单位,有几个战将,二十几个战兽,你是自己挑还是我帮你选。”杨鹤年道。
  “我先看看。”侯梓川点了点头,一个个浏览起来。
  确实不愧是古口,即使这么一个铺子,就有这么多的白银级单位,而且听口风还不止这些。
  几个大块头的重型战兽首先被pass掉,侯梓川看着这样的(shēn)体就知道,恢复起来不知道要消耗多少的能量点,所以侯梓川优先选择是体型小的,输出高的,移动速度快的。
  这样筛选下来,就只有战将最为适合,侯梓川直奔几个战将所在的笼子。
  入眼处,三个体型壮硕的牛头人战士,一下子就吸引了侯梓川的注意力。
  这些牛头人战士,两条极其粗壮的手臂,胳膊的下面比上面更加粗壮,肌(ròu)鼓鼓囊囊的,(shēn)体十分强健。
  看上去好像没有脖子,一颗巨大的牛头顶在两个肩膀中间,头部后面还高高耸起,满是鬃毛。
  侯梓川转过头去才发现,耸起的这部分应该是牛头人的脖子。
  这样的战将看上去就是极好的狂战士模板,每一头都是同样得强健,(shēn)上裹着破烂的兽皮,靠在笼子中。
  但是它们(shēn)上的伤势未免也太恐怖了,是恐怖的贯穿伤,拳头一样的大洞,分布在三头牛头人的(xiōng)膛,肩膀,腿部。
  每一头牛头人(shēn)上都有两到三个这样的大洞,此时已经被用树脂堵住,伤口溃烂严重。
  这样的恐怖伤势,也只有这种体型强健的战将才能承受下来了,普通的治疗根本没有用,如果要治疗的话所需要消耗的珍贵药品,已经足以在购买几个同样实力的牛头人了。
  怪不得这样的珍贵战将会被放弃,侯梓川也是心头一颤。
  “这三个牛头人战将是上好的货色,应该是强大御者队伍进入到异空间后用重弩捕获到的,魔晶的价格大概能值百枚能量晶石左右,战将的(ròu)类又不能食用,流通到我这里不知道已经是多少手了,居然还能(tǐng)下来。”杨鹤年看着侯梓川盯着那三头牛头人,也是感慨说道。
  “如果我拿了,每头价格多少?”侯梓川开口问道。
  “300能量晶石,不过小兄弟,我跟你说,这样的牛头人战将基本是治不好的,到了你手,我不知道还能活多长时间,这一点需要提前告诉你。”杨鹤年把丑话说在了前面。
  “250块,三个我一起拿了。”侯梓川淡淡开口说道。
  杨鹤年犹豫了一下,但还是答应了,这三个牛头人战将在他看来已经坚持不了多长时间,如果再流下去可能就会亏本,少挣点儿一起处理掉,对他来说也是清库存。
  侯梓川手中的能量晶石大概有1300块,还需要留下足够的能量晶石作为备用和恢复,为了稳妥起见,本打算只拿下这三个,但是突然看到了旁边笼子里的一个战将。
  “这个是什么战将?”侯梓川好奇问道。
  笼子中的这个战将,全(shēn)银色鳞甲包裹,但是已经脱落的差不多,有被火焰灼烧后的痕迹,(shēn)后还有一条粗壮的尾巴。
  这样看上去是似乎是一个鳞甲类战将,但是他的头部,让侯梓川无法移走视线,因为那明明是精灵的头,已经被大面积烧伤,可以看出原来确实异常俊美。
  在一个恐怖的麟甲(shēn)体上原来长着一个俊美精灵的头,这实在是太过于妖异了。
  此时这个战将,躺在笼子里,已经没有多少进气。
  “这个是魔族战将,快要死了,不过白银高阶魔晶还是非常有价值的,怎么也能卖上五百的能量晶石。”杨鹤年开口说道。
  “带着这个魔族战将,我付给您1300枚能量晶石可不可以?因为我现在手中只有这么多能量晶石了。”侯梓川看下了杨鹤年。
  看到这个魔族战将,侯梓川就有一种必须要签下来的冲动,那种强大的感觉或许是系统带给侯梓川。
  一定要签下!
  杨鹤年看了一眼焦林杰,点了点头。
  “那我就交你这个朋友,不差那些能量晶石,就1300枚。”
  侯梓川抑制住心中的兴奋,把能量晶石取出,让杨鹤年清点好。
  随后,侯梓川把三个牛头人战将和这个魔族战将,全部收入到星囊之中,签下了契约。
  由于几个战将的状态都非常差,那个魔族战将几乎是奄奄一息,所以非常顺利得就签了下来,星囊中,四个星(xué)在快速形成中。
  把家底的能量晶石全部散尽,侯梓川也是满脸苦笑,这回可好了,就有几块能量晶石,积存的那些魔晶,本来是为老哥准备的,现在不得已也要动用了。
  “要不和苗一萍借点?还是找找教官援助……”
  侯梓川拿到战将后,就没有待在这里的心思了,想要回去赶紧把几个战将恢复好。
  道过别后,侯梓川大踏步离开。
  杨鹤年把头上戴的帽子摆正,从兜中取出了百枚左右的能量晶石,装到布袋里丢给了焦林杰。
  “这是从哪儿找来的阔少啊?出手是真大方。”
  “路上碰到的,你信不?”焦林杰笑着把布袋拿了过来,满脸喜悦。
  “早知道再多报价一点好了。”
  “差不多就行了,怎么也要留点回头客啊,你看看你这儿都没什么人了。”焦林杰鄙视得说道。
  ……
  骑着小黑一路狂奔,侯梓川现在心中满是新得到的这四个战将,三个牛头人战将,虽然都是贯通伤口,但侯梓川预计有个一两千能量点也够了,那个魔族战将也不知道是什么(qíng)况。
  还好系统还存留四百多多能量点,能够侯梓川星囊中的战将两天的用量,不然的话就要断顿了。
  侯梓川现在很是头疼,需要赶紧找出解决办法,这次弄来了战将,直接让他处于亏空状态。
  “希望安承是有能量晶石补助的,能有多少算多少吧,实在不行就跟军方先签个合同,先搞来一些能量晶石再说。”
  回去的路上,侯梓川想了各种各样的办法,整个人处于焦虑之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