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电脑访问可以适应←和→进行翻页!
第十七章 伪怜
  “蜘蛛步,这是什么异能?”
  唐风呢喃,兴奋并憧憬着,闪灵兔的极速他已经深有体会,好处太多太多了,蜘蛛妖的蜘蛛步呢?
  相比血气值和念力等能力的提升,唐风更看中战宠的异能。
  唐风集中精神,把念力集中到蜘蛛妖上。掌心猛地滚烫起来,咻一声冒出一根蜘蛛丝粘在天花板上,唐风脚尖轻轻发力就吊着蜘蛛丝甩出去;下一刻,另一根蜘蛛丝从左手冒出来,粘上不远处的一幢高楼,瞬间就把唐风从地面拉到二十几米高的楼顶。
  宠化之蜘蛛步!
  唐风双手轮番冒出独特坚韧的蜘蛛丝,在高楼大厦间上下飞速移动和腾挪,一时间,如同腾云驾雾般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唐风,你在哪里,唐风……”
  何晓燕追出门外,却早就不见了唐风的(shēn)影。不知为什么,她心头泛起一个不好的预感,感觉朝夕相处的唐风越来越陌生,似乎在一点一点地离自己远去,这感觉让何晓燕心痛得无法呼吸,眼泪一下子就掉了下来
  “嗨,美女,这么大了还哭,羞不羞?”(shēn)后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
  何晓燕赶紧转(shēn),发现唐风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shēn)后,嘴角上翘笑得坏坏的。
  “唐风。”何晓燕下意识扑进唐风怀里,又开始淌眼泪了。
  “没事,那只蜘蛛妖已经被我收了,现在安全了。”
  唐风轻轻抚摸何晓燕被冷风吹乱的长发,黑暗中,一根蜘蛛丝从高处落下,迅速从十几米缩短到几厘米,然后彻底消失在唐风掌心。仔细观察,可以发现唐风掌心有一个隐隐约约的蜘蛛图案,如同一个模糊的纹(shēn)。
  何晓燕还在淌眼泪,完全没注意到唐风掌心的异样。
  “傻丫头,再哭就伤皮肤了,到时干巴巴的像树皮一样多难看。”唐风坏笑,说道:“走,是时候收拾了,不然小宠物们就真的跑光了。”
  “对,我的小宠物!”
  何晓燕醒过神来,赶紧忙碌起来,把失散的小宠物们聚拢起来重新关进笼子。想到还在后院的蜘蛛妖又有些忐忑,无意中扫一眼,发现这妖孽竟然只有原来的一半大小,并且还在不断地缩小,“唐风,快来,你看这老蜘蛛怎么了?”
  正在整理宠物笼子的唐风走过去,也有些傻眼了。转眼间,蜘蛛妖就只有拇指般大小,看上去人畜无害弱弱的比普通蜘蛛还要小。
  “嗯,这是……”
  唐风皱起眉头,心头突然浮现两个字,‘伪怜’。
  这是收取蜘蛛妖后新掌握的一门战技,看来,这是蜘蛛妖的另一个天赋异能,可以膨胀到桌子那么大吓唬人,也可以缩小到手指头大小欺骗人。这门战技没有直接的战斗力,不会像‘蜘蛛步’那样让人肾上腺素狂飙,但利用好了绝不逊色。可以在强者面前伪装弱小,寻机发起致命一击,也可以在弱者面前装逆天妖孽,扮老虎吃肥猪!
  唐风心头激(dàng),迅速想到了‘伪怜’技能的妙处。御兽师的能力太过于惊世骇俗,普通人根本理解不了,用‘伪怜’技能伪装正合适。
  唐风凝神静气,体内血气翻滚,隐隐散发出(bī)人的无形威压;下一刻,威压消失不见,给人的感觉弱弱的,如同一个(jiāo)生惯养的普通学生。
  “妙!”
  唐风心头惊叹,一秒钟就感受到了‘伪怜’技能的奇妙。修炼暴熊功后,哪怕没有化(shēn)熊巨人他都隐约给人巨大的压力,这样下去说不定哪天就会暴露秘密引起有心人的关注。伪怜这门技能来得正是时候,唐风没兴趣做什么超人在镁光灯下曝光,他只想悄悄修炼做一个快乐逍遥的御兽师。
  “唐风,这……,这是怎么回事?”何晓燕害怕,心头有一万个疑惑,直到现在都还想不明白蜘蛛怎么会成妖,唐风又是怎么知道的。
  “古人说,大丈夫能屈能伸,这蜘蛛妖不错,有理想。”唐风笑笑,找一个瓶子把蜘蛛妖装起来揣裤兜里,缩小了更好可以随(shēn)带着,真一直像桌子那么大反而麻烦,分分钟被人围观。
  何晓燕想了想,还是忍不住心头的疑惑,“唐风,你怎么好像什么都知道,怎么知道活蜻蜓、醉虾可以引出蜘蛛妖的?”
  “看书呀,《地心奇妙之旅》上说的,上面记录了许多稀奇古怪的东西。”唐风里里外外转了一圈,拍拍(shēn)上的灰尘,“已经很晚了,燕子,早点休息吧。”
  “好,我……”何晓燕有些迟疑,今晚被吓得不轻,怎么睡?
  “这里有点乱,要不,上我那休息一晚吧。放心吧,保证不碰你,你睡大(chuáng)我睡地板,敢碰你我就是禽兽,一起躺(chuáng)上就是禽兽不如。”唐风打趣,打消何晓燕的疑虑。
  “唐风,就你贫嘴。”
  何晓燕噗嗤一声笑了,大眼睛白唐风一眼,一副嗔怪样子心头却甜甜的,但三更半夜孤男寡女的总是不好,“你那里我就不去了,脏得没法下脚,有时间也不做家务整理一下。唐风,方不方便送我去姑妈那里?”
  “也好,走。”唐风拉下卷闸门关门,送何晓燕去她姑妈家。闪灵兔磨磨蹭蹭走在最后面,似乎一直在后院寻找什么东西,咕咕叫几声跟上来,纵(shēn)跳到唐风肩头。
  “好可(ài)的兔子,咦,唐风,这兔子怎么和你这么亲(rè)了?”何晓燕把闪灵兔抱过去。
  “每天大鱼大(ròu)侍候,能不亲(rè)么?家底都要被它吃空了。”唐风回答。
  闪灵兔咕咕叫几声表示抗议,它是每天大鱼大(ròu),但都是自己想办法得来的,什么时候花过唐风一分钱?
  “好可(ài)哦,哎哟,这兔子还是那么流氓!”何晓燕气了,(xiōng)口被闪灵兔偷袭了一把,小家伙干了坏事后就躲到唐风肩上,拿唐风当挡箭牌贼坏贼坏的。
  “放开这个兔子,让我来,燕子,我可以比这兔子更流氓的。”
  “呸,两个流氓。”
  两人走在漆黑冷清的街道上,笑声远远地传来,在唐风的打趣下,何晓燕暂时忘记了惊吓和烦恼。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