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电脑访问可以适应←和→进行翻页!
第六百三十三章:你想听什么
  陆乘风拍着胸口,大义凛然的样子,几乎骗过了在场所有人。
  陆清扬在此时讽刺地笑了笑:“大哥,几十年了,你的样子可一点都没变,还是和小时候,一模一样。”
  不只是大哥,其他兄弟们也没有多少改变。甚至,他能在这些小辈的身上,看到他们的身影。
  来了京都就免不了这许多麻烦,陆清扬早就知道,可他还是来了。
  他扫过众人,最终将目光定格在了陆乘风的身上,一步步朝他走了过去。
  “今天,我就算说出了实情,你们一个个,真的会相信吗?”没有得到他们想要的答案,他们必定一个字都不会信,陆清扬太了解他们了。
  陆乘风理直气壮说道:“你不说,怎么知道我们不会相信?老三,你拿出该有的态度来,我们兄弟几个,还不至于为难自己人。”
  陆清扬笑着点了点头,又看了袁梅一眼。
  “母亲,您觉得呢?”
  袁梅气恼这些不争气的孩子们,心胸太狭窄,一心只想着财物,和老三相比,他们实在差太远了。
  她叹了口气:“委屈你了!既然他们这么想知道,你就告诉他们好了。”
  “既然母亲都这么说了,那我便将父亲临终前交代过的事情,和大家说个明明白白。”
  陆清扬知道,自己不说,他们是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的。即便说了,这件事恐怕也没这么轻易了结。
  陆清扬几乎一字不漏,将老爷子临终前交代的话说了出来。听来听去,那都不是陆乘风想听到的东西,都是些无关痛痒的废话。唯独最后一点,老爷子竟让他答应,不能让陆家就此散了。
  至于,老爷子交代让他照顾好老太太,其他人不靠谱的时候,在场的人都低下了头,脸色各异。
  老爷子虽然不行了,可头脑还是很清醒,竟然连这些都看得一清二楚。
  老大涨红了脸,等来等去,竟然没有等到自己想知道的消息。
  “继续说下去!”陆乘风还等着陆清扬说最重要的东西,不想,陆清扬突然停了下来。
  其实,所有的事情,陆清扬已经说清楚了。
  “父亲临终前和我说的,就只有这些,全在这了。这就是你们想知道的实情!有些事,我本想顾全大家的面子,不说出来。可是,大哥你非逼着我说出口,这不是不给大家留面子吗?”
  陆乘风脸色一沉:“就只有这些?老三,你在这骗谁呢?你以为,我们会相信吗?你是不是故意说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把最重要的,给漏掉了。”
  “鸡毛蒜皮?大哥,你觉得,父亲说的这些都是小事吗?他一心希望陆家不要散,这在你眼里,竟然是小事。那你倒是告诉我,什么才算得上是重要的事情。还是你觉得,父亲应该还跟我交代些什么。你究竟想听的,又是什么。”
  这些,在大家心里早就清清楚楚,只是谁都没干说出来。
  他们想知道的是,老爷子有没有私底下给了好处,留下遗产,故意不让他们知道。
  可其他兄弟转念一想,如果陆清扬不肯说的话,他们没有证据,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难道不是吗?
  这么麻烦的事情,还是交给他们的大哥去解决比较好。
  “老爷子戎马一生,临终前把你叫过去,我就不信,他没有交代你其他事情。就比如,留给你一些重要的东西。老三,有好东西就应该拿出来大家一起分享,你要是吃独食的话,我们兄弟可就很难做了。”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陆乘风以为,自己也没必要藏着掖着。事关大家的利益,他做大哥的,总是要为所有人考虑,只要能让大家得到应得的那一份,他不介意自己站出来做个恶人。
  陆景阳紧接着说道:“老大说得对!大家都是兄弟,有什么应该摆出来,一起分享。老三,我们也不会少了你那一份。可是,你也不能吞了本该属于大家的东西。咱们可是血浓于水的关系,有必要为了点身外物,弄得反目成仇,让外人看笑话吗?”
  陆祈书又在一旁紧接着幸灾乐祸说道:“老三,大家都这么说了,我看你也藏不下去,实话实说了吧!这样一来,大家都轻松。你何苦为难自己,为难我们?都是亲兄弟,其实,我们也不想闹到现在这个局面。你顾全大局,就该坦白一些。”
  见他们这样对待自己,陆清扬心如刀割。别人兄友弟恭,怎么到了陆家,就变成了你争我夺,尔虞我诈了?
  陆祈年见他被围攻,站出来说了句公道话:“三哥的为人,你们难道不知道吗?既然他说,这些就是父亲交代的全部事情,我们就应该相信他。不管怎么样,我相信三哥没有隐瞒。我更相信,父亲不会过于偏袒谁,他一直都很公正。”
  若是有心偏袒,他当年就不会狠心将三哥赶出陆家,几十年都没把人找回来。
  难道,这些事,他们都忘了吗?
  可惜,陆祈书的维护并没有多大作用。
  陆乘风见他站出来为老三说话,立即讽刺道:“老四,你一直都和老三交好,现在当然会帮老三说话。更何况,谁知道你是不是和老三串通好了。还是你说说看,老三究竟给了你多少好处,让你昧着良心维护他!”
  陆祈年气急:“老大,你这是什么话!我只是站出来说句公道话,你却说我拿了好处。难道,在你们眼里,这世上就只有利益两个字吗?”
  “难道不是?每个人做一件事都是有目的的,必定是要对自己有好处才会去做。老爷子留了东西给老三,你们交情最好,你们俩是不是早就商量好了,偷偷分掉,把我们三兄弟撇开?”
  这件事谈到这里,云依明白了,还真是百口莫辩。
  当时只有公公和凌天在场,其他人不愿相信,他们就算说了实话也是没用的,维护的人还会被牵连进来,这根本就是个死结。
  她看向了凌天,在叔伯们进行激烈对峙,公公被当众围攻的时候,要是以往的凌天,早就坐不住了。
  可今天,他怎么如此气定神闲?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