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电脑访问可以适应←和→进行翻页!
第一百三十五章 闫森被斩
  咻!
  闫森丝毫不慢!
  在肖扬还没动起来的瞬间,闫森,便已经朝着肖扬发起了最猛烈的攻击!
  闫森,带着黑暗属(xìng)的灵力,披着一个黑暗的披风,朝着肖扬轰杀而来!
  轰!
  虚空当中只能面前看到一道诡异的影子急掠过,一股磅礴的杀意顷刻间朝肖扬笼罩而来。
  肖扬微眯着眼睛,手中却多出了一柄长剑。
  这柄剑,是烈火剑。
  “不过通幽后期,若是你能够突破通幽后期的门槛,达到如意境,我还会怕了你,但是,区区通幽后期,想一对三?”
  “怕是想的太多了!”
  肖扬喃喃着,在他(shēn)后,一道金光爆涌,一尊巍峨高大的金色剑魂虚影猛地升腾而起。
  带着三种属(xìng)灵力的金色剑魂虚影,再次出现在这地间。
  那通彻地的无上剑意,也瞬间横扫而开。
  冰凌锋和程赢均是有些震惊。
  这是什么招数?
  这一招,肖扬可是从来都没有使用过啊!
  而肖扬,在使出这虚影之后,心下,也是淡定的很。
  这招,正是他在获得了级灵石之后,通过灵诀商城,学到的招数!
  这虚影,只不过是一个虚幻的体态,而真正的杀招,则是蕴含与虚影出手的瞬间!
  若是在之前,肖扬没有进入到灵石矿脉当中,没有级灵石,没有修炼到通幽境中期,肖扬必然二话不掉头逃窜。
  可经过昨和一行后,获得了级灵石、获得了灵诀,肖扬的再一次的得到了实力暴涨,不仅对三种属(xìng)的感悟大幅度提升凝聚出了一道由火属(xìng)、雷电属(xìng)和毒属(xìng)凝聚出来的虚影,最重要的,还是他本(shēn)实力的蜕变,突破到了通幽境中期。
  他能够感应到,自己(shēn)后那尊金色剑魂虚影,虽然只有一尊了,可威能却比之前自己一个人要强的多,赋予的剑魂之力,自然也更加强横。
  “就让我瞧瞧,我这用三种属(xìng)凝聚出来的剑魂,到底有多强吧。”肖扬(tiǎn)舐着嘴唇。
  凝聚剑魂,在他烈阳宗的时候,实际上也是能够做到的。剑魂的凝聚,实际上,看的就是对剑法的掌握,加上自己实力的提高。
  只不过,当时,他凝聚出来的剑魂,仅仅只有一道火属(xìng)灵力。而且,他当时凝聚的时候,已经是在如意境后期了。
  而现在,通幽境中期的他,就已经能够将剑魂凝聚而出,更重要的是,这剑魂,已经是由三种属(xìng)凝聚而成的了。
  周所周知,甚至是没学过剑的人也知道,剑魂凝聚,自然是属(xìng)涵盖的越多,这剑魂也就越强大。
  肖扬想看看,这三种属(xìng)的剑魂,究竟有多么强!
  在他前方空间也突兀破开,那闫森的战刀已然瞬息斩来。
  这一刀,顷刻间劈开了空气,战刀还未彻底落下,可无形的波动却已经令战刀所向的下方地面出现了一条深不见底的刀痕。?????bsp;??
  肖扬目光一冷,猛地一步跨出,手中烈火剑顷刻间化为了一道电光,以惊饶度洞穿虚空凶悍刺出。
  带着一股决然,不死不休的意境。
  肖扬的杀心,如滔巨浪,直(bī)云!
  在肖扬(shēn)后,那尊十八丈高的金色剑魂虚影,同样也猛地挥动手中的长剑凶悍刺出。
  剑魂之力爆涌而出。
  肖扬右手手臂上,那灵力凝聚出来的威能,同样催达到了极致。
  属(xìng)之中,由雷电演化出来的电光,霎时间变得璀璨,变得刺眼起来,就仿佛化为了一个太阳。
  而那闫森,他杀意如虹,手中战刀的威势在这一刻,也猛地暴涨。
  两者,只是刹那,便对拼在了一起!
  “死吧!”闫森口中还出沙哑的低吼声,他的面庞也变得狰狞起来。
  他不能够相信,更不能够接受,一个少年,一个比自己少了甚至数十岁的少年,要强过他!
  这是他修炼了这么多年无法接受的事(qíng)。
  他本就是南大陆的才之辈,要不然也不可能成为极阳(diàn)的一个(diàn)主。
  这是他的骄傲,他不(yǔn)许肖扬将其打碎!
  两人交手,并没有任何试探,一出手便是全力以赴,且选择的都是硬碰硬!
  闫森,(shēn)为极阳(diàn)的分(diàn)主,对自(shēn)实力自信无比,加上肖扬的等阶比他低上一阶,不过是通幽境中期,而且年龄尚,战斗能力也不如他,他不相信肖扬能够比他更强。所以,闫森一出手,自然想要一出手便完全靠威能去碾压。
  而肖扬,同样对自己现在的实力充满着自信。
  光是自己三种属(xìng)的灵力,甚至其中还有稀有属(xìng)的毒属(xìng),这三点就已经丝毫不比闫森要弱,也就造成的效果上比起黑暗属(xìng)要差上一个层次罢了。可他修炼的是三种地级属(xìng)的灵诀,而闫森只不过是凡级属(xìng),这一微的劣势,也就扭转回来了。如此一来,就从理论上来看,反倒是肖扬要更胜一筹!
  最重要的,肖扬不仅仅有这些,他还有那剑魂呢!
  三种属(xìng)的剑魂之力。
  种种相加,都让这一剑的威能已经达到了惊世骇俗的地步。
  轰!
  两股攻势终于正面碰撞在一起,两者携带的可怕威能在这一刻,同时爆了。
  整个地都蓦地一颤,随后便看到那两道威能交击之地,一股(ròu)眼可见的威能形成冲击波,一摧枯拉朽之势一路横扫开来。
  碾压虚空,碾压大地。
  冲击波冲击到旁边的山岳上,嘭!整座山岳霎时间便直接被碾压的化为了齑粉。
  一路横扫。
  “退!”
  那些原本距离战场就比较远的、在冰焰镇中的武者们,甚至都看到这一幕。
  一股悸动,在他们的心中翻江倒海。几千米之外的对撞,没想到,连他们都受到了影响!惊惧之下竟是再次爆退出了很远,甚至想要逃离冰焰阁,前往创世阁的总部,生怕被那你余波席卷到其郑
  至于就在战场旁边的冰凌锋和程赢也是脸色瞬间一变。
  他们没有想到,这两个人之间的对撞,竟然已经达到了这样令人匪夷所思的程度。
  这样的攻击,简直太过于强大,太过于疯狂!
  这让冰凌锋和程赢两个人都有些无法喘息,都有些难以抵挡!
  有句话的好,进攻,是最好的防御。
  在此时,在此刻,冰凌锋和程赢瞬间做出了一个对他们来最正确的决定。
  冲!
  战场上,完全陷入了一片能量风暴当郑
  可突兀的,咻!一道(shēn)形如同炮弹般猛地从那能量风暴当中爆(shè)而出,爆退途中他的(shēn)形还接连翻滚着,直接爆退了数百丈远,这才堪堪停下。
  闫森重新站稳(shēn)形后,面色一涨,哇的一声一大口鲜血直接喷出,鲜血猩红朝下方地面落去。
  而在另一端,自那还未消散的能量风暴中,一道年轻(shēn)影,手持长剑缓缓踏步而出。
  “这就是极阳(diàn)的(diàn)主?实力却也不过如此。”肖扬声音冷漠,回(dàng)在这地间。
  这一幕,若是让极阳(diàn)的武者们看到,多半是要懵掉,多半要傻。
  堂堂极阳(diàn)的分(diàn)主,在他分管的区域当中,竟然被打成了这样?
  别那些极阳(diàn)的武者了,就连闫森自己,也彻底懵了。
  “怎么可能!”
  “我是极阳(diàn)(diàn)主,通幽后期!而他,不过通幽中期而已,这可是一个境界的差距,而且,我还是黑暗属(xìng)!可我跟他正面交手,还是硬碰硬,结果,竟是我被彻底碾压?”
  碾压,对,就是碾压!
  刚刚那次碰撞,他被肖扬一剑劈出了数百丈远,鲜血都狂喷不止,这不是碾压是什么?
  可按道理,应当是他碾压肖扬才对的啊?
  结果,却完全掉换了过来。
  “这闫森竟然被肖扬给碾压了?”冰凌锋和程赢也是有些震撼。
  震撼之中,甚至还有些呆滞。他们刚刚想出手,想要帮助肖扬呢!
  却没有想到,竟然是这样的(qíng)况!
  这闫森,好像不堪一击,直接败在了肖扬的剑下。
  而冰凌锋和程赢他们也知道,肖扬本就不是一般的武者。
  他是逆修!
  他是步步逆的逆修!
  肖扬早早的便能够进行越阶挑战了!
  肖扬在气府后期,便能够通过自己的实力战胜万象境界的武者,而在万象中期的时候,又能够击杀掉已经突破到通幽境的闫影!
  所以现在的他,依然有着越级对战的能力。
  所以,尽管冰凌锋和程赢对肖扬碾压闫森表示惊讶,但是也是在(qíng)理之中,也是能够接受。
  肖扬单手持剑,矗立于虚空,随着他朝前方遥遥一指,当即一条浩瀚的血河便是席卷而出。
  这其实上,是一个幻象。
  而这血河,实际上,也就是火属(xìng)灵力逸散在空气之中,所造成的一种假象。
  实际上,这些,这血河,就是火属(xìng)灵力,浩浩(dàng)(dàng)的朝着闫森冲杀而来。
  以前的话,肖扬的灵力,是无法做出这样的大范围的灵力轰炸的,但是以肖扬如今的实力施展出这般架势,便是轻松了很多。
  而这由火属(xìng)灵力所形成的血河,笼罩的范围无比巨大,完全将整个战场都覆盖在内。
  同时冰凌锋和程赢也动了!
  他们各自属(xìng)的灵力,也同时施展。
  三重属(xìng)的同时叠加,瞬间朝那闫森压迫过去。
  “不好!”
  闫森面色大变,他只感觉到一股庞大的压力作用而来,竟让他(shēn)形都受到了莫大的压迫,在这领域压迫下,他的实力根本无法完全挥出来。
  闫森刚刚本来就在肖扬的攻击之下受到了重创,而现在,面对三个饶同时攻击,一下子,便瞬间有了生命危急!
  “该死!你们三个人,该死!”闫森惊骇的看了肖扬一眼,这一看他却看到了肖扬目中涌(dàng)而起的那抹杀机。
  这重杀机,当即令闫森吓得险些魂飞魄散。
  他从未想过,自己有朝一(rì),竟然会被一个少年吓成了这样。
  然而事实就摆在眼前,眼前这个少年,实力强过于他,再加上两个通幽境的武者在其左右,一同攻击他,这根本不是他能够抗衡的。
  “逃!”
  毫不犹豫,闫森直接逃窜了。
  在这一刻他也顾不得自己的(shēn)份了。
  什么极阳(diàn)(diàn)主的(shēn)份,什么通幽境后期的武者,在他自己的(xìng)命面前,那都是浮云。
  “逃?逃得掉吗?”
  看到闫森逃窜后,肖扬口中却出一丝冷笑,跟着(shēn)形一幻,原地留下了一道残影,肖扬的(shēn)形在血河当中轻易穿梭着,几乎眨眼间便追上了闫森。
  “闫森,去死吧。”
  冷漠的声音自肖扬口中出,已然宣布了闫森的死刑。
  闫森听到声音,连转头,却刚好看到肖扬手中长剑化为电光再次朝他袭杀而来。
  那电光度太快了,别现在有着领域的压迫了,就算没有领域,他怕也很难躲过这一剑。
  “不!”
  闫森只来得及出一道凄厉的惨叫,跟着却便烈火剑直接洞穿了(shēn)体。
  极阳(diàn)分(diàn)主闫森,在南大陆,在冰焰镇两千米外,就此毙命!
  ……
  肖扬平复了一下内心的灵力,重新调节了一下(shēn)上的气息。
  血河在空中缓缓消失,肖扬(shēn)后的剑意虚影,也消失不见。
  一切,都归于平常之后,肖扬缓缓开口道:
  “你们搜一下这两具尸体吧。”
  “东西你们拿着吧,我不需要。”
  冰凌锋和程赢也凑了上来,脸上仍然带着一些震撼。
  他们知道肖扬在通幽境中期之后,变得更加的强大了,但是没想到,肖扬已经强大到了这样的地步。
  “闫森在极阳(diàn)中,除了总(diàn)主之外,已经算的上是最强的人物了。”、
  “如今,这闫森死了,这极阳(diàn),怕是要大乱了!”
  程赢也在一旁接话道:“确实!”
  “这闫森一死,赤阳大陆的,恐怕也要变了!”
  “的确!”
  “不过,这也正是咱们的机会,不是么?”
  肖扬也是笑道:“现在,我们也有底气和极阳(diàn)叫板了!”
  “硬碰硬还差一些!但是,如果就像闫森这样,单打独斗的过来,我们谁也不怕!”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