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电脑访问可以适应←和→进行翻页!
第一百三十八章 袁术的愤怒
  “主公,斥候探查到的最新消息,我军设在伊阙关两边山崖上的哨卡仍在。”袁术军中,韩当有些兴奋地来到袁术身前将最新探得的消息报知。
  “哨卡”袁术疑惑的看向韩当。
  “此前俞涉将军在伊阙关两边山崖之上设了两处哨卡,将士在山顶往下射箭,威逼伊阙关,如今这些将士依旧盘踞在山顶,陈默此次将军队移至阳人聚,就是为了避开此弱点,同时也是为了绝其粮道,使之不战而退。”韩当躬身道。
  一旁的杨弘点点头笑道:“如此,便知那陈默为何放弃伊阙坚城,反来此处设营,伊阙关两边山崖陡峭,易守难攻,若想攻占极难,想在我大军抵达之前攻陷更难,与其如此,倒不如放弃坚城,将我军大军拦住,截断两支哨卡的粮道,倒是颇为果决。”
  “主公,若是如此,我军只需将那陈默逼回伊阙关,便已经胜了一半”一旁的张勋笑道。
  袁术抚须点头道:“可否先送一些军粮过去”
  阳人聚不是关城,大路虽然被对方卡死,但如果只是小队人马绕道将粮草送过去,还是可以的,前提是没人管。
  “恐怕很难。”杨弘摇了摇头道:“陈默此番出关迎战,为的便是绝断崖顶将士的粮道,各地小道必有探马监视,且其麾下骑兵众多,若派小股人马前去送粮,必会被对方截获。”
  “如此一来,便只有强攻一途了。”袁术点点头道:“可否劫营”
  想到自己大将就是死在陈默的劫营之下,袁术忍不住问道。
  “陈默必有准备,不过也可一试,若是成功,倒也省了许多力气。”杨弘点头道。
  劫营一般不需要太多人手,就像陈默之前劫营,第一次只带了八百,后来华雄劫营带的兵马也不过千余人,军营一旦扎营,其实自家人比敌人都恐怖。
  袁术这边有五万大军,一两千的损失,还是承受得起的,但若是成功,那收益可就极大,这场仗可能就直接赢了。
  当下,袁术便点了一校人马命一员将领率领,今夜去劫营。
  杨弘补充道:“也需提防陈默来劫营,在下问过韩当将军,那陈默劫营手段令人防不胜防,不可大意”
  袁术点点头,陈默一夜劫营两次的操作也让袁术有些惊讶,但让他恼怒的是俞涉怎的就这般不小心,敌人两次劫营,直接就崩了,当下安排人手好好看守营寨,将守夜之兵分成三轮,轮流守卫,以保持充沛的精力和戒心。
  只可惜,就如杨弘所说一般,劫营将士无功而返,甚至都没碰到人家的营寨,前去劫营的将士就被陈默设在营外的陷阱给弄死了不少人,又被守在营中的将士一通箭雨给射回来。
  八百人去,六百人回,最重要的是连人家门儿都没有烹煮,让袁术颇有脸上无光的感觉。
  “主公无需动怒,那陈默擅使劫营之策,自然会对此有足够防范。”杨弘倒是不急,这次劫营,也不过是试探而已,如今他们兵力是陈默的是被,可以堂堂正正的以碾压之势将陈默的大营攻破。
  次日一早,袁术便开始挥兵攻营,投石车、冲车等重型器械都用上,只求能够在最短时间内将陈默大营攻破。
  但陈默守营却颇有一手,冲车走的近了,命人用投石车将从城中搬来的火油罐抛出去,随后一通火箭射下,大量冲车乃至投石车便陷入火海之中,被烧毁,被烧死的将士更是不计其数。
  尚未攻到对方营墙,便被来了这么一手,袁术面色有些不好看,对着身边的杨弘道:“我记得军中也有火油。”
  “有,不过新的投石机还需些时间运来。”杨弘点点头,随即有些无奈道。
  “那便暂且撤兵,等一等”袁术面色难看道。
  新的投石机花了一个时辰方才搬到阵前,袁术正想命人将投石机搬到阵前去,却见地面突然出现不少塌陷,大半的投石机跌落突然陷下去的坑洞之中,却是陈默昨日算好了投石机的射程,在袁术到来之前,挖了不少沟壑,昨日对方来劫营其实踩开过几个,被陈默连夜派人掩平,那些败军只说有陷阱,却没注意到这些大坑其实不是为他们准备的。
  便在此时,营寨里又飞出一大堆火油罐,数十架投石车再次起火。
  袁术面色有些黑,厉声喝道:“斥候为何没有探得陷阱”
  一众将领也有些无语,谁知道陈默算着投石车的射程来挖坑的,以前战场上也没人这么打啊
  “派人灭火,直接攻营”袁术也知道这个时候再追究这种问题没有意义,当下喝令道。
  营寨不比城墙,就算不攻辕门,木板做的营墙也很容易就能冲毁。
  一队队将士就地挖土,在盾手的保护下,顶着对方的箭雨上前灭火同时也添平土坑,又足足耗费了一个时辰,眼看着天将至正午,袁军将士才顶着箭雨往上冲,只是除了辕门外之外,营外遍布的密集木刺让他们很难放开脚步冲,反倒被营中的箭雨射杀了不少。
  大半天的时间过去,能够摸到对方寨墙的将士都不多,袁术现在有些恨不得亲自提着剑冲到陈默面前把对方给砍了,这仗打的太恶心人了。
  “庶子就是庶子,只会使些低俗手段”站在车辕上,袁术努力维持着自己的形象,但胸膛却是不断的鼓动,显然被气的不轻。
  接下来,一众将士又冒着箭雨跑去清除那些倒刺,一天的时间,援军将士都是在清理陈默布设的陷阱,待到清除了那些倒刺之后,天色都快暗下来了。
  “主公,将士们一日疲累,米水未进,如今士气低靡,不可再战”眼看袁术大有连夜作战的意思,杨弘连忙劝道。
  本来吗,先是对方一通火油下来,强行停止了他们的攻击,后来陷坑又停了一次,再后来就是那满地倒刺,这再而衰,三而竭,别说将士们米水未进,便是士气上,现在攻城也绝对是吃亏的。
  袁术脸色黑的好似锅底一般,强行忍着怒气道:“便让那小儿再活上一夜鸣金收兵”
  铛铛铛铛
  清脆的鸣金之声,在陈默听来却是如此悦耳,站在辕门上,看着撤退的袁军将士,对着一旁的射手道:“响箭”
  “咻”一枚响箭破空而出,箭头处经过特殊处理,腾空而起时,带起尖锐的啸声。
  正在指挥撤军的杨弘闻声心中没来由的一突,连忙站在车辕上向陈默大营方向看去。
  陈默的辕门依旧紧闭,并无开启之意,但很快,一支骑兵已经从大营后方绕过,直向这边杀过来。
  却是陈默早已命华雄率领三千骑兵出营,只待响箭一出,便挥军尾随冲击敌阵,华雄硬是在外等了一天没见信号,若非对陈默的本事有些信心,恐怕早已忍耐不住,此刻一杀出,却是憋了一天的力气都拿出来,杀气腾腾的直扑援军那些正在撤退的将士。
  袁术也被这变故吓了一跳,虽知此时停下来反击绝非理智之举,但对方骑兵杀来,若不反击,那就是被屠杀的命,连忙喝令旗官更改命令,下令三军将士就地结阵。
  只是这些将士忙碌了一天,本来是厮杀来的,结果清了一天的路,士气早无,而且精疲力尽,此刻见得敌来,早已无心作战,哪怕停下来结阵,也是乱七八糟,哪有什么阵型可言。
  华雄看着越来越近的敌阵,呼吸都变得沉重起来,眼中闪烁着兴奋嗜血的光芒,手中的大刀高高举起,策马狂奔,三千西凉铁骑如影随形,紧跟在他身后,庞大的骑阵犹如地狱涌来的幽涛,裹挟着踏碎一切的威势朝着这些士气全无的袁军将士汹涌而来。
  天地间,似乎只剩下成千上万只铁蹄叩击地面的声音,整个世界似乎都在战栗。
  袁军本就有些混乱的阵型面对如此气势的西凉铁骑开始骚动起来,站在前排的士兵恐惧的环视四周,已经有人开始退却,不少将领不断喝骂,想要控制局势,但面对越来越近的西凉铁骑,能够坚守原地的将士却越来越少。
  “杀”华雄一马当先,零零散散的长矛根本无法发挥出长矛阵应有的威力,被他轻易一刀劈开,前方的将士直接被战马撞飞。
  “轰”
  庞大的骑阵轰然撞入援军残破的阵型上,犹如天河崩裂,瞬间溅起无数血花,本就毫无斗志的援军仓皇奔逃,哪怕援军将领接连斩杀逃兵,也挡不住军阵崩溃的趋势。
  一时间,天崩地裂,无数援军将士转身加入逃跑的大军之中,西凉铁骑却是越战越勇,犹如猛虎出涧一般勇不可当。
  后方杨弘有些绝望的闭上眼睛,指挥军队散向两翼,溃军已经开始冲击中军阵型,兵败如山倒,如今也只能希望最大可能的减少一些损失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