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电脑访问可以适应←和→进行翻页!
第八百二十一章 逼宫
  杨三阳闻言嘴角微微翘起,背负双手,玉如意不紧不慢的敲打着脊背:“天后不必试探与我,我对帝王之位,毫不感兴趣!再说,眼前说陛下生死,未免太过于早了点。眼下要做的是稳住朝政,稳住四大天王与十大妖圣,否则一旦惹出乱子,妖庭分崩离析只在刹那之间。”
  一但四大天王十大妖圣自立,整个莽荒的瓜分,只在刹那之间。妖庭除了一个空荡荡的壳子,什么也得不到。
  “那该如何是好?我一妇道人家,孤儿寡母无所依靠,陛下生前与**师最是亲密,还望**师发发慈悲,助我孤儿寡母一臂之力!”宓妃闻言心神放松,连忙对着杨三阳行了一礼。
  “我受陛下所托,这妖庭是我与陛下共同的心血,岂容其毁于一旦?”杨三阳笃定道:“娘娘放心就是,眼下陛下生死尚未确定,招妖幡尚且在天宫中,四大天王与十大妖圣,就算有心,怕也不敢反叛。”
  说着话的功夫,就见门外走来一道人影,鲲鹏阴沉着脸,自大殿外走来,面孔上满是悲痛。
  只不过,不晓得为何,杨三阳总觉得鲲鹏这愁容,似乎是被憋的。
  “天后,陛下他……”鲲鹏的眸子里满是悲痛。
  听闻此言,宓妃双眸内流出一行泪水:“陛下如今生死不知,妖师且稍安勿躁,待诸神到来之后,在做详细商讨也不迟。”
  妖师闻言认真的扫过杨三阳、宓妃、十位太子,然后不着痕迹的收回目光,低下头不语。
  杨三阳冷冷的看了鲲鹏一眼,背负双手站在凌霄宝殿最前方,闭上眼睛手中三宝如意不断敲打着后背。
  不多时,祖师领着灵台众人已经赶来,瞧着大殿中冷清的气氛,俱都是默然不语。
  随即,十大妖圣率领手下各大部落的高手纷纷而来。在之后是四大天王,以及四大帝朝的高手。
  不多时,冷清的凌霄宝殿,便已经有了人气。
  此时此刻,凌霄宝殿内一片死寂,唯有宓妃的啜涕声,当真是哀怨缠绵,叫人听了心碎肠断。
  “诸位,人都已经来的差不多了,可知如今陛下如何了?之前法则之海卷起那般暴乱,陛下不知所踪,诸位还需商量出个章程才可!”乾坤老祖缓缓开口,声音里道不尽的悲痛。
  “在场诸人,**师神通本事最大,却不知陛下如今在何方?生死安危如何了!”鲲鹏接过话,一双眼睛看向杨三阳。
  此言落下,场中众人的目光俱都是齐刷刷的看向前方那道背影。杨三阳敲击后背的玉如意一顿,手掌缓缓攥紧,感受着手中烙印的温度,略作沉默,过了一会才道:“陛下自然是还活着!陛下已经压制了天道法则,压制了天眼,法则之海暴动,却也要不得其性命。”
  此言落下,凌霄宝殿内众人俱都是不由得心头一惊,摸不清杨三阳话语里的真伪。
  听了杨三阳的话,各路大罗真神俱都是心头泛起嘀咕:莫非太一当真没有死?
  此时场中气氛一片凝滞,杨三阳一口断定太一没有死,瞬间将众人心头所有话语、所有算盘憋了回去。
  在天宫中,虽然没了太一,但那狗蛮子却还在啊!
  这狗蛮子绝对是妖庭中的定海神针!
  狗蛮子背后有四尊圣人,谁敢随意造次?
  宓妃瞳孔一缩,瞧着鸦雀无声的凌霄宝殿,不由得心头骇然:“好一个道果,竟然有这般威势,一言落下令群神不敢发声。”
  目光流转,宓妃看向了十大妖圣,目光交织汇聚,英招一步上前,行了一礼:
  “俗话说得好: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如今陛下下落不知所踪,却也不知何时才能归来。我妖庭乃是一个整体,陛下不知所踪,群龙无首之下,迟早要出大问题,一旦有人拥兵自立,才是大麻烦!”
  “你待如何?”杨三阳没有回身,而是手中三宝如意敲了敲手心,那‘啪’‘啪’之声,似乎打在了人的心底,叫人心中忍不住为之震颤。
  “蛇无头不行,我等理应推举一人,执掌朝政,暂行权柄之事。宓妃乃是陛下……”
  一边乾坤老祖目光一闪,抢断了英招的话:“确实,蛇无头不行,**师与陛下同生共死,荣辱与共,在妖庭中威严无双,我等愿意公推**师为新妖帝,暂代陛下执掌朝廷。”
  “不错,满朝诸公,若论威严、贡献,谁能及得上**师?整个妖庭,可都是**师相助陛下打下来的!”陷空老祖声音里满是昂然,似乎谁敢反驳,便要与谁拼命。
  一边说着,还不忘观察着宓妃表情。
  果然,两位天王说完之后,宓妃与十太子俱都是表情不由得一变。
  一边神逆眼睛一转,扫视了一番场中形势,然后笑着道:“不错,满朝诸公,皆有私心。我只相信**师一人!我只服**师一人!”
  一边秩序之神嘴角抽搐了一下,却是没有开口。
  话语落下,大殿中死一般的寂静。
  十大妖圣你看我我看你,俱都是一时间不敢随意开口,生怕得罪了那权势滔天的**师。
  此时此刻,四大天王背后的诸金仙、大罗纷纷躬身,口中齐呼:“请**师登基,暂掌朝政。”
  一时间,凌霄宝殿内的人影,伏下去了六成。
  十大妖圣变了颜色。祖师等散修真神,亦是面色狂变。
  宓妃面色不好看,低下头不断啜涕。
  瞧着前方的那道背影,乾坤老祖冷然一笑:“只要不是道果登临那个位置,谁坐在上面都行!但唯独不能是道果!道果本身便有这般大势力,有圣人支持,若在登临天帝宝座,岂还有我等活路?”
  “今日一幕,日后不论是谁登临那个位置,皆会心中记下一个疙瘩。不是谁都有太一那般度量,能够容得下权势滔天的道果!”陷空老祖冷冷一笑。
  想要诛杀道果,拔去天宫最大基石,还需借刀杀人才行。
  瞧着同气连枝的四大天王,那拜服了一大片的凌霄宝殿高手,鲲鹏双眸转动,露出一抹精光:“请陛下登基!”
  鲲鹏却是更过分,直接唤了一声陛下。
  “请陛下登基!”下方各路真神俱都是纷纷恭敬一礼。
  此时此刻,凌霄宝殿内气氛前所未有的紧张,一边宓妃双拳紧握在袖子里,露出一抹不甘,低下头看着脚尖,不断的啜涕。
  一边九位妖圣你看我我看你,再看看大势所趋的杨三阳,只能顺了大势,纷纷拜服:“请陛下登基!”
  “呵呵,莫要闹了!”
  杨三阳冷冷一笑,打断了凌霄宝殿内紧张的气氛:“我对那帝位,不感兴趣。陛下子嗣有十,不如择一而立,我等精心辅佐,如何?”
  “这……”
  三位天王你看我我看你,在瞧着低头不语的天后,满是无助的十位太子,晓得已经火候差不多了。在折腾下去,那狗蛮子真的被逼上帝位,大家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十位太子年幼,才不过金仙道果,怕是承受不得无极大道带来的因果反噬,反而会惨遭不测!这是陛下留下的嫡系血脉,我等这般做,岂不是害了他?”飞廉摇摇头,声音里满是无奈。
  “哦?”杨三阳眉毛抖了抖,看向十位太子,此时那十位太子看向其目光,有畏惧、有恐慌、还有一丝丝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杨三阳一一掠过九位太子,最终目光落在了那最小的十太子身上,那清澈的眼神,叫人舒心。
  “不如,天后暂代陛下执掌朝政!天后与陛下永结同心,生死与共。日后待诸位太子年长,再将皇位还回来,如何?”英招不着痕迹的道。
  “嗯?”
  此言落下,四大天王与杨三阳俱都是眉头皱起,双眸内露出一抹闪烁。
  “不可,天行健,刚阳为统摄,岂能牝鸡司晨?”
  一声冷冷的呵斥传出,秩序之神一步走出,打断了英招的话。
  出乎预料,一直沉默的秩序之神,竟然走了出来。
  “十太子年幼,不知朝政,如何统摄天下颁布法令?唯有天后登临大宝,日后才能还政主为太子!”飞廉反驳了一句。
  “论修为、论魄力、论手腕,十位太子差得远矣!”九婴道了一声。
  “呵呵,我不管你们说的那么多,天后乃是女流,登临大宝便是不行!”说到这里,秩序之神看向杨三阳:“**师,我只听你一句话,你若开口,我绝无异议。”
  “**师明鉴!”十大妖圣俱都是齐齐一礼:“还望法师为我妖庭大业、莽荒众生做出正确选择。十位太子确实是年幼,承受不得无极大道。”
  杨三阳闻言不理会十大妖圣,而是将目光看向宓妃,心头念动:“这女人,有点意思。”
  然后转头看向那十位太子,最终将目光落在了小十身上,然后露出笑容,招了招手:“好孩子,快过来!我与你父平辈论交,情同手足。唤你一声小十,却是不过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