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电脑访问可以适应←和→进行翻页!
第五十五章 难以置信
  苏宸看着略有些激动的白老爷子,也是十分无语,以前的“苏宸”是纨绔败家子,白家对他不管不顾,放任不理的做法,苏宸也能够理解,世态炎凉嘛!
  但是,现在白来爷子三番两次过来想要拉他做孙女婿,促成两家婚事,就是他理解不了的事啦!
  为什么是他?刚开始不是对他嫌弃了吗,怎么这些天,白家忽然转变了心意呢?
  “白老爷子,我实在想不通,润州城内的才子也好,宦官子弟也罢,多不胜数,只要你放出消息,哪怕是做赘婿,就冲白素素的容貌和你白家的财产,肯定也有不少人趋之若鹜,你怎么就跟我耗上了呢!”苏宸说出了自己不解。
  白奉先轻笑道:“如果前方有一块牛粪,你觉得权贵富庶之人会去抢吗?肯定是嗤之以鼻,绕道行之!如果在牛粪的地下,发现埋藏着一颗名贵珍珠呢?自然就会有人靠近了。人生也如生意之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苏宸皱了一下眉头,听得出来,这一会牛粪,一会珍珠,好像都在比喻他。
  你这老家伙才是一坨牛粪呢!苏宸心中诽谤。
  白奉先继续道:“当年长辈为何定下婚约?那是觉得两家交情不错,又门当户对,你和素素成长起来也能般配,两家的财力或是威望等能够结亲。可当一家衰败下去,那个晚生后辈又非常纨绔愚蠢的时候,你觉得,会有人还遵行那个约定吗?约定是死的,人是活的,审时度势,才是关键!”
  “换句话说,你现在觉得我还能入眼了呗?”苏宸自嘲一笑道。
  “勉强凑合吧,学问一般,身份一般,长相一般,润州城内比你强的年轻人的确不少,但毕竟有故交关系,也有婚约在,只要你不太差,老夫都能够降低标准接受!”
  苏宸闻言之后,脸有些发黑,自己有那么差吗?
  “说我身份和学问一般,那也就算了,怎么我长相就一般了?没看出我玉树临风,英俊潇洒嘛,光这眼神,带着一种忧郁深沉气质,多有内涵,你真是不懂欣赏。”
  实话实说,不吹不黑,苏宸的外貌还不错,脸颊白皙,眉清目秀,身材中等,整体算得上清秀英俊。
  “别贫嘴了,老夫就问你,当真不愿意娶素素?入赘方面,条件还可以再谈,比如你和素素以后生的娃子,可以都跟你姓,只留出一个跟白姓即可。二十年后,如果白家出现新的合适继承人,待素素交出家族大权后,你和她就可以把户籍迁出白府,自立门户去,等你们百年入土之时,也可以如常归入苏家宗祠。”白奉先提出了让步方案。
  这是他回去思考很久的一个问题,既然苏宸不想做赘婿,而白家又不能马上把白素素嫁出去。可以成婚后,苏宸户籍先入在白府,堵住家族人议论和丁家的胁迫,等二十年后,再让二人一家迁出去。
  当然,这只是空头支票,二十年后白老爷子早就不在人世了,到时候会如何操作,行不行得通,谁知道呢,只不过现在说出来,可以稳住年轻人,等于许了口头承诺。
  苏宸现在只想跟白素素谈下生意,还上升不到谈感情生娃子的事啊!
  尽管白老爷子方案还凑合,但他仍然没有被打动,因为他能在润州待几年还真不好说,不想就这样死死绑在白家的船上,打上白家女婿的烙印。
  “还是算了吧……”苏宸强忍住糖衣炮弹的攻击,坚持己见道:“暂时苏某还不想成婚,到二十岁时再说吧。”
  这回轮到白老爷子惊诧不已了,他也实在想不通,这种诱惑条件,只要答应,国色天香的美人,富可敌国的财富,瞬间全部拥有,实现人生巅峰,这年轻人究竟为何不同意呢?
  白奉先目光打量着他,觉得他不是脑子有问题,就是身体某处有问题了。
  “你不想还债了?”白奉先提到了苏宸欠下的那笔赌债,觉得可以作为突破口。
  “还债,那五百贯吗?我已经凑齐了。”
  白奉先本来嘴角还带着幸灾乐祸,一副吃定他的笑容,但听到苏宸的回答,忽然笑容就僵在脸上,质疑道:“凑齐了?这怎么可能,谁借给你钱了?”
  “没向人借啊!我依靠自己的本事,赚回来的,你说的对,靠人也不如靠己。”苏宸笑了笑,看着白奉先惊讶表情,更觉得畅快了。
  “你,你在诓骗老夫吧!”
  “诓骗你做什么,我还没那么无聊。”苏宸矢口否认。
  白奉先仍然一脸的难以置信,目光盯着苏宸,见他并没有撒谎的神色,又非常得意的神情,这件事可能是真的。
  五百贯可不是小数目,自从上次分开,还不到七日时间,他就凑齐了,这没道理啊!
  苏宸微笑道:“我给的药方既然能治你的病,自然也能救治别人,前几日知府衙门有捕快负伤,我过去救人了,加上今日上午又救了一位大人物,所以就凑够了钱。还债的事,就不劳你操心了。婚约的事呢,先不打算谈了,如果你们白家随时要取消,到我这拿婚书,直接当面撕掉就行了。现下由我单方面破坏,反而会落你们白家面子,我也不做这恶人,就暂时放在那吧,反正十五年都在那,不差再过两年。”
  白奉先闻言,一时也没了言语,目光多看了苏宸一眼,心想这根知府衙门还扯上关系了,等回头打听一下熟人,就知道其中原委了。
  “哼,你这小子忒不知好歹,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喽。”白奉先没有达成此次目的,羞恼着转身离开了;心中则有个疑问,打算去询问一下彭知府,这苏宸又有什么惊人表现了。
  苏宸看着白家老爷子离开,嘴角溢出一丝笑容,然后忍不住大笑两声,心中那个畅快啊!依靠自己的能力挺胸抬头,从此站起来,这种尊严感和自豪感,与吃软饭被人嫌弃,心情果然天差地别。
  高兴之余,苏宸让灵儿下午去街市买一些牛羊肉和青菜、蘸料等,准备晚上吃火锅,庆祝脱贫成功。
  而他下午则去了一趟知府衙门,查探姚捕头和杨栋捕快的伤势,好在二人伤口都没有出现感染和恶化,也无发烧的症状,让苏宸松了一口气,只要内外伤口没有感染,他治愈二人的把握就大多了。
  苏宸给二人更换了外敷的药,又留下一壶消炎药汤,吩咐姚、杨的家人给病者一日三次服用,继续恢复伤势。
  黄昏时分,当苏宸接近自家宅子时,发现苏宅门口停着一辆精致的马车,有个中年车夫在外面照看着,他有些好奇地经过,难道家里又来人了?
  这辆车,有些眼熟啊!
  苏宸抬脚迈入自家门庭时,就看到了天井小院内,伫立着一位身穿素白纱裙的女子倩影,内心不禁一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