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电脑访问可以适应←和→进行翻页!
第42章男女授受不亲,还请阁下闪远点!
  www.pkgg.net
  闻言,苏意羡眼皮猛地一跳,她难以置信的看向一脸审视模样的花微雨。
  “你是怎么知道的?”
  “以娘子这样的(shēn)份,也就是那些愚昧的凡人看不出来而已!”
  嘴角牵出一个极为不屑的嘲讽,花微雨丢给她一个“娘子莫要继续犯傻”的眼神。
  “愚昧的凡人?夫君你难道不是人?”
  苏意羡惊呆了,她再次认认真真的将花微雨给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遍,最后才勉强认定,原来这货不是人,难怪美到惊心动魄!
  “你!”
  仿佛是被噎到一般,看着苏意羡那毫不掩饰的自以为了解了一切的蠢眼神,花微雨忽然有种无力感。
  他这道侣智商有点捉急!
  “夫君你真的不是人啊?”苏意羡终于得出结论。
  花微雨俊颜再次一黑。
  “娘子,还是想想自己目前的处境再来取笑为夫吧。”
  “我怎么了?”
  “娘子若是执意留在王府,只怕不(rì)便会给王府带来灭顶之灾!”
  “什么意思?”
  “由于娘子的(shēn)份特殊,容易招惹一些邪物,况且这些邪物远不是那些凡人能够与之相抗衡的,所以劝娘子还是早(rì)醒悟为好,以免沾染上不必要的因果。”
  “等等,你的意思是王府完全护不了我?还会因此而被连累?”
  “可以这么说吧。”
  “我为什么会招惹那些东西?就因为我是那个什么鬼仙胎?”
  “娘子莫要妄自菲薄,你不是鬼仙胎,相反你乃是天地间最纯净的灵气所孕育的,一般来讲,只要你不受伤流血的话,是不会招来邪物觊觎的。”
  说完,花微雨深吸一口气,她(shēn)上的异香明显是被人刻意的隐藏过,那眉心的封印便可以说明。
  只不过这封印怎么看都不像是那个老东西的手笔。
  一席话如醍醐灌顶一般,苏意羡顿时清醒了大半,原来王府这样的大腿也是护不了她的,相反差点因为她的无知而害了王府。
  此刻她突然想起她脑海中的那个系统君曾经的提示,暗自捏了一把冷汗,提到那个系统君,苏意羡觉得有些奇怪,人家的系统都是主动发布命令,她的却需要她手动@。
  虽然是个系统君,但是却不怎么像个正儿八经的系统。
  “不过,娘子也无需害怕,只要有为夫在,自会护你周全!”
  花微雨见苏意羡整个人都陷入了沉思,怕她害怕,便出声保证道。
  闻言苏意羡只觉得这句话莫名的有些熟悉,好像她那个短命夫君也这样说过。
  无意中视线再次落在了花微雨那张如雕塑般的俊颜上,苏意羡微微有些恍惚,脑中那张恍若天人的脸蛋竟然与眼前这张俊颜慢慢的重叠了起来。
  墨千颜!
  “娘子?娘子?”
  一道呼唤声将苏意羡给唤醒。
  “我听着呢,我知道该怎么做了。”猛然回神的苏意羡连忙回道。
  “哦,那就好,不过为夫还有一事需要提醒娘子。”花微雨顿了顿,面上似有难色一般,仿佛他接下来要说的事(qíng)很重要一般。
  苏意羡立刻坐直了(shēn)体,表示会洗耳恭听。
  “夫君请讲!”
  “咳咳咳!娘子(rì)后需时刻同男子保持距离。”花微雨轻咳数声后,面不改色的提醒道。
  “......”苏意羡。
  黑心白莲你说这么多,恐怕只有最后一句才是你最想说的吧?
  默默看透一切的苏意羡表示不想说话。
  然而某人并不打算就此放过她。
  “娘子意下如何?”花微雨见某人一副不想搭理他的模样,顿时默默靠了过去。
  苏意羡冷冷的扫了忽然靠近的某人一眼,这双标狗!
  前一秒叫她同男子保持距离,下一秒厚颜无耻的就凑了过来,果真是名副其实的驰名双标!
  “男女授受不亲,还请阁下闪远点!”
  你特么能当场双标,我就能活学活用。
  就问你服不服!
  苏意羡一副“莫挨老子”的贞洁模样,看的花微雨连连咋舌,忙再次补充道。
  “我是你夫君!自然与那些旁的人不同!”花微雨耐心的解释道。
  “哦?有何不同?不都是男的吗?莫非你......”苏意羡假装暧昧的将那句不是男的给咽了下去,同时眼神隐晦的向着某个地方扫了扫。
  秒懂自家娘子又在使小(xìng)子,花微雨嘴角直抽,若不是暂时无法帮她把元神中的寄生者给(bī)出,他倒是不介意让她见识一下,他到底是不是个男人!
  看着自己娘子目前这副小(shēn)板,花微雨决定把她送回去后就立刻回一趟师门,能看不能吃的(rì)子他受够了!
  “等时间到了,娘子自然就知晓为夫的厉害了!”花微雨慵懒的靠着车壁,邪邪的丢下这句之后,连眼皮都懒得抬起。
  殊不知,听闻了这惊世骇俗的话语后,某人默默脑补了一出大战三百回合的大戏,尤其是看着某人此刻邪邪勾起的嘴角,虽然是闭着眼睛,但是莫名的叫人浮想联翩。
  当马车驶入越京城的时候,(rì)头已经西斜,这一路上由于颠簸的原因,苏意羡睡得分外的香甜,等到她醒来的时候,(shēn)边的人却变了一个。
  睁开眼睛看见蓝执风正看着窗外发呆,天色也有些暗沉了下来,苏意羡揉了揉酸痛的脖子坐了起来。
  “三哥,微雨去哪了?”苏意羡拍了拍有些酸麻的胳膊问道。
  “微雨?是同你一起回来那位公子吗?他说他有事要办,让你先回去。”蓝执风老老实实的回道。
  想起那个恐怖的人,他下意识的抖了抖。
  之前他还以为是因为小羽儿已经非人,所以才会给人一种令人窒息的(yīn)森感,没想到竟然是那位公子。
  想到这里蓝执风差点又(rè)泪盈眶,若不是周七告诉他,那人是修为高深的修行者他差点就给人跪了,太吓人了!
  “哦,怎么连声招呼都不打就回去了。”苏意羡小声的嘀咕道,故意忽视心底的小失落。
  心里对花微雨这种不告而别的行为特别的反感,默默又给他扣了几分。
  回到越京的时候,马车竟然没有直接驶回王府,而是从另一条从未走过的小道,开往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