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电脑访问可以适应←和→进行翻页!
一○五、再回秘境
  武者出城,不仅在城内报备,而且还要在城外的基本也要再次登记信息,确认证件。
  大巴在出城之后,沿着平坦宽阔的沥青公路跑了三十多分钟,来到城外一处堡垒基地外。再往前走,就要离开公路,眼前是一片荒芜。
  公交大巴停在了基地外面的停车场里,司机大家一起下车,南面有一栋类似于服务区的三层楼房。
  一群五十多名拓荒者下车,然后排着队来到窗口前进行登记。
  登记(shēn)份信息,也只是填写一张表格,让基地清楚此人的(qíng)况,若真有什么意外,也好进行查询。
  普通拓荒者的生死是没人太过于在乎的。
  在填完(shēn)份信息之后,有几名看似老油条的拓荒者想请凌砾吃饭,看样子是因为知道他是武师,想邀请他入伙。只不过凌砾摇头给拒绝了,也没有在这服务区吃饭或是补充物品,凌砾只购买了一份野外地图,就独自背着行包,离开了服务区,走向野外。
  他的目标是先去黄杨沟,那储物戒指被他放在了那秘境试炼塔内,那东西对于他在野外试炼极为有用,所以必须先过去将它给取出来。
  前往黄杨沟的路不好走,大多都是土路。
  凌砾很快就偏离了道路,穿行在了山林之间。
  以他现在的速度,真要是全力奔跑起来,比汽车还要快。
  他在(shēn)后背着一副很便宜的柘木弓,(pì)股后面挂着一壶破旧的箭囊,腰里别着老周帮着给打造的“廓尔喀砍刀”,那把朱家老祖送给他的长刀则被他给塞在了背包里面。现在他这一(shēn)的打扮,甚至比大部分拓荒者都不如。
  出门在外,财不露白,否则就这把价值好几百万的玄阶长刀就能给他惹来不少的麻烦。
  整个大青山山脉连绵起伏,遥遥看不到尽头。这大山之中林木葱翠,乱石嶙峋,迎面吹来的微风令人倍感清爽。
  判断好方向,凌砾是快速地朝着黄杨沟方向在移动着。比两个月之间,前进的速度快了三倍都不止。
  在这一路上,他也没闲着,也采集到了几十株草药。倒没有什么值钱的草药,这里毕竟是大青山的外围,时常有人经过,因为人们的不停采挖,珍稀的草药本就稀少。
  只不到两个小时,他已经来到那秘境入口之处的山谷之中。
  这秘境就这点不好,在进入其中时,还要步行前往那试炼传承塔所在的位置。
  此时正值夏天,满山的树木葱茏,这秘境空间中倒是很有几分诗(qíng)画意。
  快到晌午了,凌砾捉了只山鸡,在一处小溪旁用小刀将鸡肚子剖开,把内脏剥洗干净,将盐和几种香料塞进鸡腹内,也不拔毛,用水和了团泥将整只鸡裹住,捡了些枯枝在地下生了堆火开始烤了起来。
  用的正是那“叫花鸡”的做法。
  当烤了一会儿之后,已有阵阵香气从那泥团中透出。
  凌砾等整个泥团干透,又烤了一会儿,这一才掌将那干泥拍碎,那鸡毛鸡皮早已被烧焦,随着那泥块落下,露出一大团香气扑鼻白嫩的鸡(ròu)出来。
  他将那鸡(ròu)直接用手撕了,大口吞嚼起来。
  有那“界神珠”在,他对于秘境里的一草一木都是了如指掌。
  凌砾估计了一下,如果自己全速前进,距离那幻阵地点,大约需要一天半的路程。
  他也不着急,这空间中野兽不少,而且还能延长大把的时间,正好自己可以在里面慢慢修炼。
  这空间里是有许多自己根本无法招惹的强大变异异兽的,不过强大的异兽有很强的地盘概念,如果它认定了一片地域属于自己的领地,就轻易不会离开这片活动区域。
  自己只要避开它们就好,反正这里就是自家花园,这些异兽现在属于“私人财产”。
  吃过饭后,大约走了大约三里多路,凌砾发现了一头白唇,一头十分强壮的雄鹿,一对漂亮的鹿角就象两丛(tǐng)立的树杈。问题是这头蠢货的一对鹿角似乎被缠在了一堆藤蔓中,似乎已经挣扎了好一阵子了。
  他心里也是一阵欢喜,飞快地冲了上去。
  从储物袋里取出一根兽皮绞成的长绳,他并没有打算杀死这个家伙,所以并没有拔出刀来。他搬住鹿角,使它动弹不得,然后用皮绳在鹿头上做成了一副笼(tào),然后才将已经缠死的鹿角从藤蔓中间一点点给扒了出来。
  那头雄鹿甫一脱困。立刻试图逃跑,但凌砾右手里的绳(tào)却象向枷锁一般牢牢地控制着它。凌砾对小黑吹了一声口哨,小家伙立刻象一道闪电般窜进了他的怀中,凌砾翻(shēn)一跃,两腿跨在了鹿背上面,略微一用力,那头雄鹿就飞快地窜了出去。
  这变异的马鹿倒是和蓝星上的马差不多大小,凌砾双手控绳,就象是骑马一样,控制着那雄鹿在山林里奔走如飞。
  足足跑了一个下午,那头雄鹿终于累得筋疲力尽,瘫倒在地。
  凌砾把(tào)在鹿头上的绳(tào)解开,他决定放掉这个家伙。
  那头雄鹿最终获释,挣扎着又飞快跑开了,没想到它还保留了一点力气。
  此时天近黄昏,他已经深入这秘境中一百多公里,凌砾准备先找好住处,再解决肚子的问题。在这个秘境空间里内,他倒不愁找不到猎物。
  在一处峡谷内的小瀑布旁,凌砾找到了一处栖(shēn)的山洞,很快他又猎到了一头二阶的异兽青鬃猪,在瀑布下的水潭边,升起一堆火来。
  没过多久,(ròu)香四溢,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吃过晚饭,凌砾先是在山洞中轻易开凿出能容一人泡澡的浴池,往里面灌入半池清水,然后将淬体液倒入其中。
  还好淬体液的配制并不是很困难,凌砾自行购买药材配制,把每份药剂的成本降到了一千元左右,否则他很快就无法承受如此巨大的消耗了。
  在做完这一切准备工作后,这才来到洞口之外,在月光下修炼起了那五行罗汉锻体拳。
  在几天的时间里,他已经是连修炼带加点,将锻体硬是加上了先天境,已经是相当于宗师境的高手了。他发现体质、力量和速度这几项数值,只要自己不全力施展,仪器是检测不出来的。反倒是气血值,根本就无法隐瞒。
  这成了他最大的底牌。
  谁能想到他会是一名体修,而且锻体强大了之后,肌(ròu)外表看起来反而不象那些还没炼到家的力量型武者一般,全(shēn)都是虬结突出,充满了爆*炸感,(shēn)材显得十分均衡匀称。
  只不过,这“罗汉锻体拳”似乎所取得的锻体效果越来越弱。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