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电脑访问可以适应←和→进行翻页!
第957章:太阳金字塔(二)
  门口的大祭司愣了愣,随后猛然看向祭坛,发狂一样冲了过来。
  他身后的男女,也是出现了瞬间的呆滞,然后和大祭司一样,疯了一般冲到祭坛之前,碰一声跪下。过度的激动让他们脸上肌肉都在颤抖,鬼火燃烧起两米高,无比虔诚地双手合十,拼命念诵着。
  “我的主,我的太阳我愿意以骨血灵魂奉献你,请您响应我的乞求我将会以唯一待您”
  哗啦啦啦打开的大门轰然关上。三位阴灵灵魂都在咚咚跳动,一边念诵通灵祷文,一边偷偷感觉着回应召唤者的力量。
  是什么境界
  千万不要只来个伯爵,至少也要侯爵只有侯爵才能在各国高层说得上话
  然而,三人意识一伸出,瞬间全身颤抖,如同蝼蚁一般匍匐在地面,祷文都念不全了。
  浩瀚如海,恢弘如疆。
  “这、这是什么境界的阴差”大祭司灵魂都因为突然的惊吓而差点尖叫,但同时,一股庆幸的感觉猛然冲了上来。死死咬着嘴唇,哪怕现场引起庞大到无法想象,他也想拼尽全力看看,自己到底召唤出了什么怪物。
  不只是他,其他两位男女也一样。然而,这片阴气远超他们能接触的界限。刚刚抬起头,咚一声,三人头颅齐齐磕在了地板上。
  “太强了太强了”大祭祀手指都快抠入了地砖,全身毛孔尽皆舒展:“这很可能就是侯爵竟然有华国侯爵回应我们”
  “这么长时间的尝试是值得的我们还有希望我们还有活下去的希望”
  “冥王冥后放弃了我们,但是全球死神没有”
  刷啦啦阴气漩涡之中,秦夜负着手,脚下不动,幽灵一般飘出。就在踏出的刹那,整个黄金大殿都狠狠一颤。
  他的目光悠然扫了一圈,忍不住啧了一声。
  这是怎么回事
  明显是印加或者阿兹特克风的装饰,却放着各种杯子,茶具,以及华国风的一些小物件。而召唤他的人居然连鬼差都不是
  “抬起头来。”他淡淡道。
  其实他真正想说的是:恕瑞玛,你们的皇帝回来了
  不过感觉自己当上阎王之后羞耻感爆棚啊
  四面收,男女阴灵仍然浑身发抖。然而,大祭司却死死咬着牙,抬头直视着秦夜的眼睛。
  秦夜微微愣了愣。
  对方的眼神,没有害怕,没有担忧,只有豁出一切的坚定,以及惶恐中的狂喜。
  这是被逼到绝路,看到希望的目光怎么会出现在阴灵身上
  “尊敬的阁下。”大祭司声音沙哑,颤声道:“我是反抗军祭祀万潘诺特。非常非常荣幸见到您。敢、敢问应该如何称呼您”
  居然是流利的。
  秦夜挑了挑眉:“华国,秦阎罗。”
  咚咚话音刚落,男女阴灵已经脱力一样瘫软在地上,大张的嘴巴如同上岸的鱼,在竭力呼吸着空气。而大祭司直接呆在了原地。
  他们脑海里,只有刚才的回答。
  华国阎罗
  阎罗居然是阎罗真的是阎罗
  处于这个世界食物链最顶峰的死神
  数秒后,大祭司立刻反应了过来,猛然磕了几个头,哽咽开口道:“恭迎阎罗降临”
  “我马、马上通知首领,以最高的规格接待您”
  “不急。”秦夜若有所思地开口,缓缓踱着步:“反叛军你们是新大陆那些活不下去的鬼民”
  对于一位阎罗,在外人面前任何一句话都会被清晰解读。“活不下去”这几个字似乎已经隐约透露了对方立场。大祭司鬼火一闪,正要开口。那位银发女子却坚强地抬起头来,颤声道:“是、是的大人”
  “新大陆冥界现在就是一片地狱雄鹰战士到处都在抓新大陆土著的灵魂带往冥国之后没有一个回来我们、我们已经活不下去了”
  反抗军吗秦夜闭上眼睛,一些回忆立刻出现脑海中。
  当初在菲律宾,他抓住瑞比斯的时候,对方说过,新大陆和他们有来往。活不下去的鬼民组成了反抗军
  他的目光落在周围那些华国小物件上,他还记得,瑞比斯说,对方收购了很多和华国地府有关的法器。所以是打算最后一搏,召唤外域阴差吗
  他夜微微颔首:“你们里面是否有个叫做本森金的阴灵。”
  如果没记错,和瑞比斯这个蛇头的交易,是本森金出面,虽然对方就提过一次。
  “大人”祭祀咬牙道:“那、那是我们首领”
  原来如此。
  秦夜没有开口,缓缓踱着步,随着他每一次落脚,哪怕几乎无声,也让现场三位阴灵鬼火狂跳。
  就在这种压抑的等待中,秦夜终于说道:“你们运气不错。”
  “这些破铜烂铁,能相应的召唤顶多处于费城一个区。正好本王在那里。说吧,你们有什么乞求。”
  男女霍然看向大祭司,对方再次毕恭毕敬地磕了个头,几乎是哭泣地说道:“印第安后裔一共十二万阴灵申请政治避难”
  不等秦夜开口,他的头颅已经深深顶住了地板黄金,满头白发都在颤抖,沙哑而卑微地开口:“求您”
  秦夜没有回应。
  实际上,在知道对方是反抗军之后,他就明白了对方的想法。
  召唤外域高阶阴差,除了寻求政治避难不会有其他目的。不过政治避难可不是上下嘴皮碰一碰而已。
  政治庇护指国家对因政治原因受到其所属国的通缉或追诉,而请求政治避难的外国人,允许其入境、居留并予以保护,并拒绝其所属国政府引渡要求的行为。
  简单的说,他点头了,华国就得对这批人负责。不管要引渡他们的是修洛特尔,阿普切,或者米克特兰库西瓦提,他都必须说不。而这些鬼民显然是冥王冥后冲击阎王之上的小甜点。
  但是
  还有另一个原因,他几乎没有犹豫,就点头道:“让你们能决定事情的人进来。本王就不离开这里了。”
  “是”
  祭祀和随从离开了。不到十分钟,大门轻轻推开,足足五个人,穿着褐色麻布上衣,长裤,头上帮着红色缠头,后面竖起一根羽毛这是典型的印第安风格。立刻走了进来。
  他们走的不算太快,仿佛想尽力维持自己的面子。然而,当看到矗立在昏暗的祭祀大厅中,那个背朝着他们,穿着黑色暗纹龙袍,黑发披肩,带着白玉冠的男子,仍然差点双腿一软,走都走不动路。
  阎罗啊这可是货真价实的阎罗啊
  刚才大祭祀疯了一样冲进来,告诉所有人这个消息,他们根本不敢相信。
  这些所谓法器不过是尝试,居然居然招来了真正的阎罗
  哪怕秦夜现在没有放出一丝阴气,但踏入这个大殿,他们就感觉仿佛被某种恐怖的存在盯上。阎罗,这两个处于冥界食物链顶端的字,根本不是放不放阴气就不会让人害怕的。
  为首的男子,大约四十多岁,满脸沧桑。看似鉴定,实则手紧紧握在一起,呼吸都挺直了,机械一样迈着脚步,一直走到秦夜面前。这才跪了下去,恭敬的双手合十:“拜见秦阎罗冕下”
  这一跪,才发觉自己关节都在卡卡响。这是太过紧张的后遗症。
  在孤寂的空间中,非常清脆。
  不过,这并不好笑,因为其他四个引领同样如此。甚至有的头低下了之后,就再也不敢抬起来。
  “平身。”秦夜背着身抬了抬手:“坐下说话。”
  一股柔和的阴气将所有阴灵都托了起来。为首的男子猛地一楞,这才发觉,自己太过激动之下,竟然忘记了搬桌椅
  “大、大人”他声音都发抖了:“我、我们这就”
  话音未落,一片阴气就让他们转过身去。紧接着,所有人的目光都呆滞了。
  就在他们眼前,黄金地板不知何时隆起一张圆桌,上面有六个位置。而那个背着的身的身影,竟然已经坐在了主位上
  “不必拘礼。”秦夜点了点头。五位阴灵看了一眼,咬牙挪过去,斜签着身子坐下。
  “你们的意思,本王知道了。”短暂的沉默之后,秦夜缓缓道:“不是不可以。”
  刷刷刷
  现场五位阴灵的鬼火全都爆燃起来。
  哪怕对方问都没有问他们的名字哪怕对方那种高高在上的滋味是如此明显。但这都不重要
  阎罗冕下不就是应该如此吗
  而对方对方竟然一开口,就给了她们美好的未来
  没有人敢呼吸,来之前,一路上他们设想了无数可以打动对方的计划,但现在还没有涌出来,对方就点头了。他们生怕一呼吸,就打碎了这场美梦。
  秦夜的声音回荡在大厅:“不仅如此,我深知可以给你们华国鬼民的身份。让你们享受同样的福利,同样的义务和权力。不过”
  “我有一个条件。”
  没有人开口。只有灼灼鬼火表达着对方的渴求。
  秦夜舔了舔嘴唇,平静道:“你们需要出动最精锐的部队,帮我在接下来几天内做一件事。”
  “这件事非常危险,去的阴灵能活下来的机会不多。但是我以华国阎罗的名义保证,我可以全部接受你们的避难申请。活下来的阴灵,甚至有加入华国军队担任高层职务的权利。”
  不等众人开口,他挥了挥手道:“世界上没有白吃的午餐。否则本王凭什么冒着得罪两位冥王冥后的危险,帮你们逃出新大陆”
  “是死是活,给你们半天时间考虑。本王在这里等你。”
  是的这就是他的目标
  反抗军必定有军队,瑞比斯说过,他们收购武器。另外如果没有军队,他们凭什么在雄鹰战士手中一次次逃掉
  这就是最好的帮手
  在最后的死神剧本中帮助他瞒天过海的死士
  残忍吗
  或许。
  但这个世上,从没有天降馅饼。要想申请华国避难,上下嘴皮子一碰就行
  华国地府的国籍还没这么贱。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