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电脑访问可以适应←和→进行翻页!
第五十二章 和少女共进午餐
  “诶?”
  西村的询问让少女呆了呆,她手扶着桌子直起(shēn)来,手指有些不好意思的抓着从刘海两侧垂下来的发梢,咬着嘴唇问道:“难道我很不像浅野悠吗?又或者说这种打扮你不喜欢?”
  “只是有点惊讶,你在学校也会穿的这么漂亮,另外这种风格很适合你。”西村和阳认真的实话实说,其实浅野悠的(shēn)材属于那种黑长直的色气(shēn)材,就算平(rì)里的打扮太过老土,但依然能够勾勒出她完美的(shēn)材。
  可现在的学生们都注意各自的穿着,浅野悠穿的并不好,长的再色气,也自然不吸引人的注意,再加上她戴着眼镜,遮挡住了那双最吸引人的清澈的水蓝色眸子,这就导致她的颜值下滑太过可怕,就比如幸村诚的第一句的评价。
  “一个土妹子而已!”
  当然,曾经的西村和阳也是这么认为的,直至到帮助浅野悠解决掉附(shēn)的鬼后,他才了解到浅野悠的真正相貌。
  她真的很漂亮!
  只是(xìng)格上有点呆,并且中了学习的毒。
  似乎因为自己的夸奖,少女的脸颊两侧泛上一层红晕,一双眸子里却流露出了难以掩饰的惊喜之色,刚准备回答,她就看到西村和阳指了指她的眼睛:“但是你应该近视吧?不戴眼镜能看的到黑板上的东西吗?”
  “我戴了隐形眼镜。”浅野悠的(shēn)体再次前倾,手指轻轻的放在眼角,轻轻下拉眼皮,给西村和阳看了一下。
  西村和阳的(shēn)体微微后仰,戴了隐形眼镜倒是能让浅野悠的颜值上了一个档次,可带球撞人就是她的不对了,而且她自己似乎还没注意到自己的挑逗举动。
  这种色气的(shēn)材还不注意形象,就有些过分了,这孩子真的学傻了,这样以后在外面会吃亏的。
  “西村,你还没回答我呢,为什么愁眉苦脸的?”浅野悠一手抱着笔记,另一只手攥着拳头轻轻挥舞,认真的道:“如果遭遇了灵异事件的话,我可以帮助你,我的平底锅我已经放在书包里了。”
  “等等...上学就别带平底锅了啊!”西村和阳的嘴角抽搐了几下,他感觉到胃有些疼,就是说她怎么还没意识到只靠平底锅是无法解决掉灵异事件的?
  西村和阳故意放低了声音,对着浅野招了招手。
  浅野呆了一下,然后歪着脑袋,将耳朵凑到了西村和阳的嘴边,西村和阳刚一说话,呼出来的气息吹到浅野悠的耳朵,就听到浅野悠发出一声“啊”的叫声。
  这一个叫声,顿时吸引了班上不少学生的目光,将目光转向周围,这些人顿时缩了缩脑袋回过头去,但从对方刚才诧异的眼神中,一定认为他对浅野悠做了什么奇怪的事(qíng)。
  西村和阳倒是从来就不介意别人的看法,只要自己做个好人就没问题了。
  “对不起,我的耳朵第一次被人这么吹气。”浅野悠红着脸说。
  “没事,习惯就好。”
  看来她应该是那种耳朵敏感的类型,西村和阳这次只能压低了声音,解释道:“其实,在上次的战斗中,就好比提升实力,我卡在了一个阶段,这个阶段让我难以迈进,就像是学习的一道题无法做对很难得到提升一样。”
  “这样啊。”
  浅野悠抬起头来,眨了眨眼睛:“那么,要不要换一种方式,也许需要某种特(xìng),某种契机才行?就比如我的习题不会做,我需要去询问老师,更需要去研究和它相似的习题,但如果是你的话,可以去经历更多的灵异事件,或者找到和你一样可以对付鬼的人,然后在一次次的经历中积累经验,毕竟你的那些事(qíng)是属于和灵异有关系的,你要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解铃还须系铃人,既然卡在了这里,就要去找“系铃人”来解决...”
  说到这里,浅野悠忽然伸出一根手指,放在西村和阳的眼前,认真的道:“另外...如果西村有什么需要的话,可以来找我,我的平底锅还是很厉害的。”
  “好好说话,别提平底锅!”
  西村和阳擦了把额头上的汗,但浅野悠的话不无道理,他虽然拥有了暗中观察的能力,可才观察几天而已,获得的(qíng)报还是不够多,而且他缺少一个像神奈那种巫女神社,又或者安娜那种家族一样的组织,她们应该都很明白超凡者一阶该怎么进阶,可西村和阳都没办法问出口。
  所以,目前想要突破的最好办法只有一个,就是自己也找个这样能了解到超凡者的地方。
  “那就先去驱灵工会看看吧。”西村和阳回想着昨天看到的驱灵工会的位置,决定等放学后去驱灵工会看一看,有没有关于超凡者进阶的收获。
  “西村,给。”
  心中正想着,西村和阳听见浅野悠的声音再次传来,抬起头刚好看到几个厚厚的笔记本递到了他的面前。
  “这是什么?”西村和阳一脸疑惑的拿起了最上面的笔记本,然后缓缓的翻开,映入眼帘的是密密麻麻的字迹,上面记录着老师每堂课上讲解的重点,甚至将习题的答案和解决方法都一五一十的标记了出来。
  这是浅野悠的笔记!
  西村和阳一下子得出了这个结论,他惊愕的看着浅野悠。
  被西村和阳一直盯着,浅野悠忍不住脸颊微微泛红,侧过了头:“上次你和我借笔记,我一直担心凶恶的你会不会将我的笔记焚烧掉,但现在我不怕了,因为我明白西村是个好人,我相信你。”
  浅野悠的脸蛋红扑扑的,西村和阳不(jìn)觉得有些可(ài),他随手将笔记放在了桌上,调侃道:“那么,谢谢浅野你的笔记,放心,我的确不会烧掉,今晚你去学校的水池里把它捞出来就好。”
  “啊?”浅野悠的(shēn)体微微一颤,惊恐的看着西村和阳,却见到西村和阳一直面带温和的笑容盯着她。
  “当然,如果你认为我是会把它丢入水里的人。”
  “西村当然不是那种人!”
  浅野悠认真的(tǐng)了(tǐng)(xiōng),然后听到耳边的铃声,意识到快上课了,急忙转(shēn),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然后又回过头,深吸了一口气,看向西村和阳鼓起勇气道:“那个,我的便当一不小心做多了,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将我带来的另一份吃掉吗?作为我对你帮我夺回浅野家的感谢。”
  “当然可以。”村和阳答应了下来,反正他午餐也是在食堂吃,而浅野悠的料理技术比食堂的要好吃一些,而且总不能看着浅野的料理白白浪费吧?
  听到了西村和阳的答复,浅野悠兴奋的快步跑开了,而西村和阳则在这时感觉自己的后背似乎被什么东西戳了一下,回过头看到幸村诚正一脸羡慕的望着他:“阳哥,你是怎么发现浅野悠是这么漂亮的女孩子的?而且竟然这两天就被你攻略了?”
  “什么攻略?”西村和阳呆了呆,有些不太理解幸村诚的意思。
  “你不知道吗?现在摘下眼镜的浅野悠的名声在学校都传开了,她的颜值可并不弱于校花,而且(shēn)材比校花还要好,不少人再见到她后都准备给她写(qíng)书了,可她却主动将笔记借给了你,而且还邀请你共进午餐,这不是在和你表达我想和你关系更进一步吗?”
  幸村诚羡慕的双手合十:“而且阳哥你竟然早有预料的发现了浅野悠竟然是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果然不愧是阳哥,眼光都不是我能比的。”
  “别乱想了,只是我帮到了她,她的感谢而已。”
  西村和阳摇了摇头。其实他也不知道浅野悠竟然长的这么漂亮,他一开始第一目标是想要借到笔记,第二目标是为了获得灵气,倒是没像幸村诚想的那么多,发展到现在的状况,只能算是歪打正着而已。
  不再去理会(shēn)后幸村诚惋惜的说着什么“她打扮的这么漂亮都是为了阳哥”的话,一上午的课程,西村和阳都在观看笔记中度过。
  在过目不忘的能力,西村和阳每本笔记只是粗略的扫了一眼就全部记了下来,并且对于这个月的考试有了底气,至少自己应该可以排在全年级前十名。但前十太过张扬,还是压低分数在中等生水平,至于最高水平还是在高考中发挥出来吧。
  时间很快来到了中午。
  西村和阳和浅野悠坐在一起共进午餐。
  看到饭盒内精心准备的四个菜,以及保温杯里装着的海鲜汤,西村和阳顿时觉得和浅野悠共进午餐是多么明智的举动。
  这要比食堂好吃多了,而且还不用花钱。
  “好吃吗?”浅野悠好奇的问道。
  “嗯,没有比你做的更美味的了。”西村和阳实话实说,他做的午餐虽然也算好吃,但和浅野悠比起来还真的差得远。
  听此,浅野悠忍不住笑了起来:“说起来,我还是第一次和男生坐在一起吃午餐。”
  “你的父亲不算吗?”西村和阳诧异的问道。
  “他早就抛下了我和妈妈,一直以来做饭都是妈妈教我的,用平底锅作为武器,也是我喜欢享受做饭时的快乐。”浅野悠轻声说着。
  “这样啊,提到你不开心的事(qíng)了,对不起。”西村和阳有些歉意。
  “我早就习惯了。从很久以前.....”浅野悠低着头,轻声说。
  ......
  午餐结束,西村和阳捂着吃饱后撑起的小腹满意的靠在椅子上。
  不得不说,浅野悠做的饭菜真的好吃,他已经很久没吃的这么满足了。
  至于浅野悠则拿着餐盒去洗刷了,西村和阳正准备利用聚灵阵冥想,突然脑海中传来了一个声音:“西村先生,请来到天台,我会将你想知道的(qíng)报全部告诉你。”
  “这个声音似乎是...薇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