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电脑访问可以适应←和→进行翻页!
第一章 奇妙的开始
  “时空法则配比,检测传送正确(xìng),压制传送波动……”
  “检测到契约者将进入特定试炼场,开始定向传送……”
  “传送正确,试炼世界确立,契约者1303抵达目的地……”
  “时空名称:八方智弈
  时空等阶:一阶
  时空探索度:100.0%
  竞技模式:密室逃脱
  唯一任务:三十内,成为第一个逃出你所在大楼的人。”
  “明:据你们都是绝顶聪明的契约者,所以这一次,没有人会向你们解释任何规则,一切都交给你们自己去摸索和推理吧。哦,对了,我给你们每个人发了一个代号方便你们识别对方,你的代号是:预言家!这将是第一条也是最后一条提示,除此之外如果你还收到提示,那一定是假的!”
  “快点行动吧,孩子,你能够相信的,只有时间。”
  良久的沉眠。
  就像是在黑暗中沉沦了许久一样。
  意识在半沉睡半苏醒地状态中摇摆了一段时间。
  苏云缓缓地苏醒了过来,脑海里依然残余着空间给出的提示。
  他的第一反应,是对这个空间提示做出的质疑。
  什么时候空间的提示变味了?
  过去,空间的重要提示总是伴随着“叮”的一声,而且声音都是那种电子合成的声音,明(xìng)的语句里不会附带任何(qíng)感助词,对契约者的称呼也永远是契约者1303号这样的。
  如果要用一个词语来形容苏云对空间提示的印象,那就是“莫得感(qíng)”。
  但是现在,这一次八方智弈开始的时候,他却清晰地听到了一个拟人化语气的空间提示,虽然声音依然是那个电子合成的音效,但是这一次却明显带上了感(qíng)的色彩。
  苏云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入目处,是一个标准的酒店卧室,不上高档,但也不脏乱。
  洁白的(chuáng)单,漆黑的电视屏幕,昏黄的(chuáng)头灯,殷红的地毯,棕色的柜子,印花的窗帘,苏云的(shēn)上则穿着一(tào)灰色的睡衣,盖着一(chuáng)被子,就像是一个在酒店中刚刚睡醒的客人。
  空间中有一种淡淡的湿润福
  窗帘拉开了一半,苏云朝着窗外望去,只见落地的玻璃窗外,是一片白茫茫的雾气翻腾,根本看不到任何东西。
  他缓缓地从(chuáng)上爬了起来,有些茫然地望了望四周,不知道从何下手。
  因为他没有得到任何提示。
  空间让他们自己摸索。
  过去,他每一次进入剧(qíng)世界,都一定有空间的提示为他保驾护航,帮他解读各种疑惑,他从来没有想到过,有一,空间居然完全不给提示,就连规则都需要自己去推理。
  将他们能获取的信息量压榨到最低,以此来考验他们的智计吗?
  真不愧是八方智弈呢!
  看来,这个世界的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好在这次的行动,还有一个唯一任务指导着他,那就是逃离所在的大楼。
  不过,除了这个规则之外,一定还有其他的规则。
  比如苏云现在就发现自己看不到属(xìng)面板,自己的装备,血统,功法,技能,甚至连职业都没了,哪怕是他的自创技能,在这片特殊的世界里都无法使用出来。
  唯有他的赋能力还亮着,只不过他的赋能力又重新退化到了最初的形态:
  “赋:时空原点:进入每一个世界之后,每自动建立一个时空节点,任何时间,任何地点死亡之后,将会回到上一个建立的时空节点,无次数限制!评级:无法评级,超越空间理解能力的赋!”
  这是何等熟悉而又陌生的赋能力啊。
  不能主动建立时间节点,每会自动建立一个时间节点,死亡后自动回到这个时间节点。
  他好像,又变回到了那个初入试炼世界的时候,乱石穿空,惊涛拍岸,面对着三国赤壁烽火,忐忑而激动。
  这是前所未有的经历。
  这一次,连他的自创技能都封印了。
  之前哪怕是在和空间断开连接的(qíng)况下,他都依然能够自如地使用自创技能,因为自创技能已经是他彻底掌握的一种知识,而不是法则(shēn)体的一部分。
  能够连自创技能都屏蔽的话,这个世界应该是一个法则特异化的世界。
  这个世界的法则,应该和正常的世界法则有着根本上的区别,所以他那些自创技能无法适配这个世界的法则,才会无法使用。
  苏云从(chuáng)上下来,然后尝试着朝着墙壁打出了一拳。
  “嘭”
  根据墙壁上反震过来的力量,苏云大致可以判断出来,自己现在的属(xìng)应该削弱到了一阶的标准属(xìng)。
  也是,八方智弈是一场智斗盛宴,属(xìng)上肯定得公平。
  大家都是一阶的基础属(xìng),那么,就算有的人是武斗家,残余了一些近(shēn)格斗的技巧在记忆里面,彼此之间也很难造成击杀,仅仅是一个追一个逃,在相同的属(xìng)下,没有任何加持,也一定是谁都追不上谁的结果。
  而且,一阶的(qíng)况下,可以所有人都是脆皮,只要某一方无心算有心,武力值上的差距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但是苏云有一点想不明白。
  大家都是脆皮,那就意味着彼此之间的容错率很低,那么很有可能出现(yīn)沟里翻船的(qíng)况,最后活下来的不一定就是智计最出色的。
  这次竞争,可能很大一部分要归结于运气,谁恰巧能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谁就是赢家。
  而运气,似乎并不符合智斗的主题。
  想了这么多,苏云还是决定先走出去看看。
  智斗和武斗不一样,大家不一定非得见面就血拼个你死我活。
  苏云自认为自己并不聪明,但是智斗中讲究一个合纵连横,在多方武力值都差不多的(qíng)况下,两个人发挥的作用约等于一个饶两倍,应该不存在一个打十个的(qíng)况。
  而且,不仅是武力上可以叠加,智力上也是可以一定程度叠加的,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
  所以,苏云对自己在这次八方智弈当中的地位还是比较有把握的。
  或许他不掌握着推理主动权,但是一定掌握着信息主动权,空间给他的标签的“预言家”,又没有封印赋能力,那么很简单,他将扮演一个信息获取者,通过信息量来获取自己应有的地位。
  只是不知道其他几位的标签是什么。
  难道是狼人杀对应的阵营?其他人是女巫?猎人?白痴?守卫?狼人?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他可能还需要把自己的(shēn)份藏起来,然后去猜测别饶(shēn)份?
  密室逃脱加上狼人杀的游戏模式?
  这还真是有智斗的味道啊。
  苏云随意地歪歪了一下,但也仅仅是歪歪,他没有办法通过现在仅有的这些信息,来判断整个八方智弈的规则,而且狼人杀也很少有八个饶板子,大多数都是十二饶形式。
  苏云在房间里简单地徘徊了一下,发现整个房间里似乎也没有什么值得关注的东西,就是正常的酒店(tào)房,一(chuáng)一柜,一沙发一电视,一(chuáng)头柜一卫生间,而已。
  标准的单人房,没有任何多余的摆设,看起来应该是酒店里最普通的那一档(tào)房了。
  苏云走到落地窗旁边,朝着外面望去,只见窗外雾气迷茫,看不清任何东西,就连风声都没有,往下望去,也根本看不到底,不知道这栋大楼有多高,反正跳下去是死定聊。
  落地窗擦得很明亮,窗框似乎略微有点陈旧,上面也没有堆积灰尘,一切就像是刚刚被打扫过一样。
  苏云用手轻轻触摸了一下落地窗,发现玻璃窗面冰冰地,手指离开的时候,留下了清晰可见的指纹。
  苏云正观察着的时候,忽然听到不远处的隔壁传来了一阵玻璃破碎的声音,紧接着一声长长的“啊——”骤然响起,然后声源朝着楼下坠落了下去,一直到听不见为止。
  虽然没有看到有什么东西掉下去,但是光听这声音,苏云就能把事实猜到。
  有人跳楼了!
  居然刚刚开始没多久就跳楼了!
  为什么?
  这么想不开吗?
  他是被(bī)着来参加八方智弈的吗?
  亦或是,已经有人彼此开始遭遇,并且火拼了?
  这个人是被扔下去的?
  苏云仔细地想了想,忽然脑海里闪过了一丝灵光。
  对了,唯一任务!
  唯一任务:第一个逃离所在的大楼。
  最最简单的办法,就是从窗户口直接跳下去。
  窗外也属于大楼外。
  从窗户离开大楼,也算是离开的一种形式,至于会不会死,这个并不是关键,反正八方智弈里死了也没什么损失,赢了才是关键。
  规矩里没写,一定要活着才能拿到胜利。
  苏云一开始没有往这个方向去想,他下意识地觉得,这样高规格的智斗,不可能从窗口来一发“信仰之跃”就解决掉了,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还不如改名桨八方勇闯”算了。
  跳楼这种方式,很明显画风不对。
  所以苏云压根就没去想这个粗暴的答案,但是没想到隔壁的老兄,听声音应该是一个老兄,居然如此果决,连犹豫都不带犹豫的,见到这么高的楼层,眼睛都不眨一下直接跳下去了,一点心理抗拒都没有的。
  可能对方是赶时间吧。
  毕竟如果有人比他先跳并获得了胜利,其他人就都输了。
  但是。
  对方显然失败了,因为苏云并没有听到八方智弈结束的提示,而且周围的世界没有因为这个饶跳楼而发生任何的改变。
  这明游戏并没有结束。
  跳楼并不是正确答案。
  八方智弈并不是抖机灵,钻空子。
  不过这里的窗户可以破坏,这倒是(tǐng)让他意外的,一般这种密室类的解谜问题,默认地图大都是有限制的。
  假如他们这些参与者当中,有的人赋能力是漂浮,那岂不是可以飞出窗外肆意翱翔了?
  不知道这样算不算逃出这栋大楼呢?
  苏云隐隐觉得这个唯一任务的描述缺乏一定的严谨(xìng),似乎应该描述为:通过正规途径离开这栋大楼,或者改成:通过大楼的正门离开大楼。
  苏云脑海里,将这个唯一任务修正为:通过正规途径离开这栋大楼,然后开始了自己的行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