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电脑访问可以适应←和→进行翻页!
第九百零二章 天人五衰?
  君天涯连斩妖刀都拿了出来,除了搏命招数,以及不能动用的底牌之外,这已经算是他最强的攻击了,显然,是极为重视不朽神王他们这一招。
  而他这一刀威力自然也不用多说,可以算得上是他刀道巅峰,战斗力的极致了。
  这一刀完美的将他的力量,速度,法则,刀意等等统统融合在了一起。
  一刀落下,璀璨的刀芒贯穿了天地,好似任何东西这一刀之下都要尽皆碎裂。
  比起神器之王的攻击,什么永恒之光,中央戊己空洞大真气都还要厉害。
  若是他先前就用这一招,恐怕虚无一,勾离神王等人根本不可能死里逃生,早就被他斩落马下了。
  只是,他这一刀虽然了得,但是不朽神王等人的攻击却更加的诡异。
  按理说君天涯这一刀,能够破开时空,洞穿虚实,斩断因果,剖开命运,管他什么天地(rì)月,都能一刀两断!
  然而,事实上却是,这道之化(shēn)居然虚不受力,直接无视了君天涯这一刀。好似两者不在一个维度,世界一样。
  这种(qíng)况显然有些出乎君天涯的意料之外。
  他的反应倒是极快,正想要另外施展手段。
  只是能够融他施展一刀已经算他速度惊人了。哪里很会给他第二次出手的机会。
  如果真的需要耽搁这么久,这门神通道法就算是再厉害,恐怕也不足为虑。
  毕竟,不管什么样的攻击,你首先要打得到敌人才行,而要能够打到敌人,速度就不能慢了。
  如果慢了,让人家有了准备,显然是不会傻傻的站在原地,任凭攻击。
  而攻击一旦落空了,再厉害也完全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话说,从不朽神王等人朝着君天涯拜下的瞬间,道之化(shēn)其实便已经成型了。而这一切都不过是发生在兔起鹘落,电光火石之间。
  而君天涯一刀斩在道之化(shēn)(shēn)上,连半点涟漪都没有发生。
  几乎在道之化(shēn)成型的瞬间,和五大神王一样,他的(shēn)躯,也遥遥的对着君天涯,弯(shēn)跪伏,跪拜了下来。
  可以说,道之化(shēn)的跪拜和君天涯的刀光几乎是同时落下的。
  “不好!”
  看到这一幕,君天涯顿时一个激灵,连其他攻击,防御手段都来不及施展,慌不迭的要躲闪,却已经来不及了。只能心中暗骂一声。
  好家伙,这是谁?这可是道之化(shēn)。虽然并不是真正的大道,但是宰相门前还七品官,更不用说这道化(shēn)和大道还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天地之间,又有谁能够承受道之一拜,更不用说还是跪拜。
  就好似,一尊帝王向普通老百姓跪拜一样,做梦都会被吓醒。这简直就是厕所里面点灯,找死的举动。
  别说皇帝了,寻常百姓,有老人对年轻人见礼,就算是地位有差异,都很是不妥,认为这会折福。就更不用说道之化(shēn)的跪拜,这简直是比钉头七箭书的诅咒还要恶毒和凶悍。
  君天涯虽然强悍,但是面对道之化(shēn)的跪拜也是大惊失色。
  他感觉到一种莫名的危险。仿佛是隐藏在暗中的可怕黑洞一样,随时能将人吞噬进去。
  随着道之化(shēn)的跪拜,君天涯的眼皮在疯狂的跳动,体内更是有一种心惊(ròu)跳的感觉,他感觉到某种可怕的灾难正在向自己席卷而来,这样的感觉,并不是心血来潮,而是立马就发生了。
  呜!
  冥冥之中,君天涯的气运凝聚的万丈巨龙,突然间睁开眼眸,发出一声哀鸣。短短刹那功夫,气运之龙就显得暗淡了许多,并且似乎还缩水了。
  不只是气运,命数,因果,元神,气血,任何跟君天涯有关的东西都出现了剧烈的震(dàng)。
  这一刻,君天涯浑(shēn)上下,过去,现在,未来,精气神,一切的一切似乎统统都被一股死亡的气息所笼罩。
  但见得君天涯本来堪比金刚琉璃一般熠熠生辉的(ròu)(shēn),陡然间,变的黯淡无比,出现一层恶心的污垢,(shēn)上散发出阵阵难闻的恶臭。头上的发丝出现诡异的华萎。
  跟着,他的皮肤,竟然开始以(ròu)眼可见的速度变得灰白,其血(ròu)也开始枯萎,体内的生机,也是迅速的消散。
  好家伙,天人五衰也不过如此吧。
  本来,君天涯虽然没有躲开道之化(shēn)的跪拜,但是回过神来,还是对自己加持了各种防御。
  可惜不论是金刚不坏的(ròu)(shēn)防御,还是(yīn)阳神钟的防御,亦或者斩妖刀这件本命神兵的自动护体,甚至神器之王的防御,统统都没有能够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完全无视攻击,防御,就如同业火一样,只能被动挨打。
  不只是君天涯的(shēn)体遭到了全方位的打击。整个天地也如此。
  死寂星本来因为君天涯等人的攻击便到了破碎崩溃的边沿,此刻他同样承受不起道之化(shēn)这一拜,不堪重负,顿时直接蹦碎开来,漫天空间碎片犹如暴雨一般倾泻下来。
  整个星辰都解体了,化作一团比蘑菇云还要大无数倍的烟花绽放,原地,顿时留下了一个硕大无比的黑洞,通向冥冥之中,爆发前所谓有的吞噬之力。
  “该死。”
  感受着(shēn)体中的变化,君天涯也不由得暗骂一声,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刚刚还好好地,一切都在掌控之中,不想,转眼之间,居然就让自己陷入了眼下这种险地。
  他知道,如果不及时解决这道攻击,恐怕不到一时三刻,他的(shēn)躯,神魂都会直接枯萎,生机全失,化为枯骨。
  到时候,恐怕就只能靠混沌珠在轮回之中走过一遭了。
  对此,君天涯自然不可能坐以待毙,他眼光疯狂闪烁,神魂和未来之主疯狂的运转。无数种方案涌上心头,然后一一筛选,最后留下最适合自己的几种办法。
  其中最简单,也最不简单的办法就是催动混沌珠。
  此刻,君天涯浑(shēn),甚至冥冥之中的气运,命数等等都一片糟糕,唯一一片净土便是泥丸宫。
  有混沌珠镇压,一切牛鬼蛇神都翻不了天。
  别说只是道之化(shēn)的跪拜,便是真正的阳神大道跪拜,这位大佬也是完全能够承受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