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电脑访问可以适应←和→进行翻页!
第一卷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第108章 把你的狗放过来!
  只见一俊朗的男子带着几个人过来,其后跟随的是雷风寒。
  “鬼才相信,你有这么好心!”
  雨眠的质疑声换来的却是雷叹爽朗的笑声,他神采飞扬道:“雨少,你又说那话,我对你怎么样,难道你心中没有个数吗?今天不是坏你事,这个肖戈着实打不得。你若打了,你就会各种麻烦缠(shēn),想甩都甩不掉。所以说,我是来救你的!”
  “哼!我雨眠什么时候怕过麻烦。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麻烦来了拳头遮拦,怕个鸟!”
  雷叹呵呵一笑道:“我当然知道雨少是拳打拳打南山猛虎 ,脚踢北海蛟龙的英雄,可你若打了他便连狗熊都不如。”
  雨眠一愣道:“为什么?这小子大有来头?”
  雷叹道:“他寂寂无名,但你有两个不能打的理由。第一,他救过你弟弟和所有幽州新生,你乃京城的四大家族之人,不知恩图报还要拳脚相加,传出去岂不是不仁不义?第二,仲院长不久前说过,吟魂境以上不得对他出手,你顶风作案,你猜院长会不会开除你?”
  这架劝的贼好。
  雨眠斟酌再三,仍忿忿道:“京城雨家尊严岂容践踏,你既然救过我弟弟,我且饶你,但别人若不饶你,我也管不住!”
  早有跟班意会,雨眠(shēn)后出来一人,恶狠狠道:“小子,老爷吟魂境后期,挑战你不算违规吧?”
  此时听到动静前来围观的学生越来越多,谷幼容也在其内,他见雨眠不依不饶,站出来道:“雨少,仲院长还说了,挑战肖戈可以,但他若不答应,不能用强。”
  “堂堂修者怎么可以无视挑战!这简直是给魂院蒙羞!”
  雨眠叫了一句,转而对谷幼容吼道:“就你话多!仲院长没有罩着你,我挑战你可以用强吧?”
  肖戈现在想明白了两位班教,若一直退让这样的疯狗,他就会咄咄(bī)人,只有打得他求饶,才会知道马王爷有三只眼睛。
  他见雨眠迁怒谷幼容,不由怒气冲冲喊道:“冤有头债有主,雨眠,把你的狗放过来!”
  路堵死了。
  堵死路的话往往是惊人语。
  雷风寒忙拉着雷叹求(qíng),雷叹示意他静下来,他是来劝架的不假,但不会直接出手。
  为了一个无名小子和雨眠闹翻,实为不智。就算出手也得看肖戈潜力,否则绝不会乱趟浑水。
  雨眠大怒道:“呼延德,打断他一条腿就行了,别打死了!”
  “雨少请放心,某自有分寸!”
  呼延德怒气冲冲道:“小子
  ,雨少只是想教训一下你,谁知你却口出狂言辱骂雨少,这都是你咎由自取,别怪老爷辣手!”
  肖戈手持棒槌道:“狗(pì)老爷,你就是一条疯狗,小爷定将你打成死狗!”
  呼延德暴怒,冲过去就是一拳,却发现打的是空气,随后棒槌砸在后背上。他忙转(shēn),后背又是一棒槌,等他再转过去,后背还是一棒槌。
  如此反复,呼延德根本见不到肖戈人影,棒槌却向他浑(shēn)招呼。到后来越打越快,他连转(shēn)都来不及,便被打得头破血流。
  良久,肖戈后退几步,留下抱头伏地的呼延德独自嚎叫。
  众人目瞪口呆,不信似的盯着肖戈发呆。
  就在这一瞬间,呼延德感到棒槌停下来了,他抬头见肖戈不在(shēn)边,起(shēn)一溜风躲进宿舍。
  雨眠没有面子,不分忧的跟班没有好果子吃。
  闻人泰见肖戈的优势是步法,思考片刻,便有了应对肖戈的办法:用真气化作铠甲,这样就算棒槌打上也不会受伤。
  他从人群中出来,怒冲冲道:“小子,休得猖狂!我闻人泰来战你!”
  闻人泰自我感觉良好,他武魂双修,吟魂境巅峰,萌真境九重,对付一个只能修魂,只有吟魂境中期的新生绰绰有余。
  肖戈如法炮制,但棒槌对闻人泰失效。闻人泰有恃无恐,木桩一样站着,任凭肖戈打,全神贯注,(yù)瞅准机会,揪住肖戈。
  片刻后棒槌停下了,雨眠却出现在闻人泰前面,他大声骂道:“闻人泰,你这蠢猪,连一个只能修魂的小子都拿不下,以后怎么跟老子混?要不是老子境界超出院长限定,用得着你这头猪出手!肖戈就在你(shēn)后,他现在动弹不了,你真气充盈拳头,给老子狠狠地打!一切后果由老子承担!”
  闻人泰转(shēn),见肖戈像一个呆头鹅一样望着自己,心中狂喜,大吼一声:“臭小子,死去吧!”
  他一个箭步扑过去,只一拳,肖戈的(shēn)体便如断线的风筝一般倒飞出去,撞在宿舍门上,立刻门便成碎片。
  闻人泰喜出望外,趁肖戈没有起(shēn)机会,冲过去按倒在地,正对丹田,连续重拳。
  他打得正起劲,只见雨眠上前,一巴掌打得他脸火辣辣疼痛,紧接着一拳打在他(shēn)上。
  轰的一声,闻人泰强壮的(shēn)体飞到墙壁上,立刻墙壁凹陷进去。咔嚓咔嚓声响不断,明显骨头断了不少。
  闻人泰想不通雨眠为什么打自己,他挣扎起来正要问原因,却见躺在地上的居然是雨烟。
  我刚刚打得是雨烟?
  待闻人泰转头一看,肖戈在原来那个位置,笑盈盈看着自己。
  什么鬼?
  我明明打得是肖戈,怎么成雨烟了?
  幻境?
  这小子会魂技?
  可他吟魂境中期,魂力怎么可能影响吟魂境巅峰的自己。
  闻人泰满脑子疑惑,就听一声巨吼:“死闻人泰,你竟敢重伤我弟弟丹田,老子弄死你!”
  一个硕大的拳影直奔闻人泰面门,他忙用真气护罩,但怎能挡住雨眠的重击。
  护罩碎裂,愤怒的拳影重重击到脸上,闻人泰感到好几颗牙离开了牙(chuáng),整个人瞬间失去了意识,倒地昏睡。
  雨眠忙将一粒丹药喂下,昏死过去的雨烟才有口气出来,他松了口气,转(shēn)对肖戈道:“是你小子在装神弄鬼?”
  “你瞎了?我就在这儿一动不动站着,谁装神弄鬼了?”
  肖戈当然不承认自己用了幻字诀,但雨眠不信,他又不能直接出手,只能握紧拳头吼道:“若我弟弟有个三长两短,我饶不了你!就算被踢出魂院,也要将你碎尸万段!”
  “这句话战跃曾经说过,他现在如愿以偿离开魂院了,你有这个愿望,不妨试试!”
  肖戈的话是实话,然更像是挑衅,雨眠气得暴跳如雷,却不敢出手。
  这时宿管教习出现了,他气冲冲喊道:“雨眠,你这个死胖子,大吵大闹干什么?那么多蹄膀都塞不住你的臭嘴吗?”
  “钱教习,肖戈来捣乱,他打伤了好几个学生!”
  雨眠反咬一口,钱教习却不理睬,直接对肖戈道:“你就是用棒槌揍战跃的肖戈?”
  肖戈躬(shēn)见礼,尴尬地笑笑道:“救人心切,不得已而为之!”
  钱教习笑道:“冲冠一怒为红颜,想不到你年纪轻轻,居然是个(qíng)种。”
  肖戈脸一下子红了,结结巴巴解释,他和慕容澜只是同学,不是男女朋友。
  教习见其窘态,没有再说什么,直接吼道:“仲院长今天放话了,你们还想惹肖戈?谁想死,以后就多惹肖戈。别怪老夫没有提醒你们,仲院长发起脾气来,你们的下场肯定比战跃悲惨十倍!雨胖子,把给子把门和墙修好,否则老子扣你两个月补助!”
  见学生们转头离开,钱教习对肖戈道:“你回去吧!”
  雨眠突然喊道:“肖戈,新生培训三个月后择专业,三个月后我挑战你,上生死台,你敢么?”
  “无聊!”
  肖戈躬(shēn)谢过钱教习,转头走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