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电脑访问可以适应←和→进行翻页!
好想原地去世
  www.pkgg.net
  “咳咳,我说您好看,您最好看。”
  “少拍马(pì)!说地址!再不说把你打成真的鸭嘴兽!”鱼姝装作气势汹汹的模样。
  鸭嘴兽浑(shēn)一抖,秒怂:“展,展于大人在,在黑市……”
  呜呜呜,对不起了展于大人,我不是故意的,只是这个女人太可怕!!
  鱼姝眯起眼,一踩油门,车子绝尘而去。
  ……
  大家好,我是鱼姝,这里是我的实时播报,说起来你可能不相信,我和展于第一次见面的地点,是在茅坑。
  事(qíng)是这样的,当我开着车前往黑市时,八百年不闹的肚子咕噜响。
  然后我下了车,然后找个人问了路,然后我推开了茅厕。
  是的,就是这样。
  当展于半蹲在茅坑上,手搭在裤子上,差点将裤子褪下来时。
  我和他深(qíng)注视了。
  你别误会,这里没有(ài)(qíng)的火花,只有漫天的屎香。
  展于盯着我,我亦深(qíng)的注目他,然后我开口了:“一动不动是王八。”
  展于:……
  他那天默了良久,好像在做什么心里的决斗,然后他也开口了:“要不?你先拉?”
  那天,我不知道,他那坨翔憋了五天,如果我知道,那天就不会点头应答。
  以至于——
  当我得知他就是展于时,我的表(qíng)是这样的。
  Σ(っ°Д°;)っ
  他的表(qíng)是这样的。
  Σ(°△°|||)︴
  虽然有一股无形的屎香飘(dàng)在我们中间,但这不妨碍我们建立了和谐的革命友(qíng)。
  当然,我是绝对不会承认,我和他事后还讨论过,翔的形状和拉前心得。
  那天,我以为茅厕一别就是后会无期,没想到有天还能江湖再见!
  总之,啊!这谁顶得住啊!没脸见人,没脸见人!啊!
  ……
  一个小房间里,坐着两个气氛诡异的人。
  展于看着鱼姝默了默:“听说,你找我有事?”
  鱼姝勉强的点了点小脑袋:“有屎,啊呸,有事。”
  展于:……
  “什么事,你说吧。”
  “我想的屎,啊呸!我想的事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展于:……姐,求您别再提那个字!
  “你直说吧,我承受的住。”
  “我想问问,为什么营养剂那么贵?”
  展于皱起眉头,他下意识敲了敲桌面:“营养剂之所以贵就是因为用料……它是在某种昂贵树叶里提取的养分,而且如今科技水平有限,提取难度大,自然就贵。”
  “就没有想过换一种用料吗?”
  展于苦涩的摇摇头:“没办法,我曾经想过在星兽体内提取有机物,但是星际上的所有星兽体内都是毒素,不适合人类食用,除了少部分树的叶子人类能吃外,其他都不行。”
  不对啊,这话让鱼姝想起了之前看到的营养剂配方——蟑螂提取有机物。
  难道是现在营养剂版本还没创新?
  鱼姝试探(xìng)问:“用蟑螂怎么样?这玩意繁殖快,而且生存能力好。”
  展于苦笑摇头:“你想得到,我怎么会想不到,可是蟑螂不是早就灭绝了吗?”
  灭绝了??
  不对劲啊!那后世营养剂是怎么来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