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电脑访问可以适应←和→进行翻页!
第90章 探寻
  “你这个混蛋,胡说些什么!”女弟子不(jìn)转过头,对他怒目而视。
  “小心!”语带轻佻的弟子却忙大喊道。
  他伸出手中长剑,砰的一声,隔开罡锋,顺手把女弟子护在了(shēn)后。
  “原师兄……”女弟子伤心(yù)绝,她怎么都难以接受自己崇慕敬(ài)的大师兄竟然走火入魔,残杀同门的事实,刚才若是一个不留神,自己也给他杀害了。
  “按偃道那边流传的说法,心魔导致的癫狂,应当属于一种精神疾病……现在病人急需治疗。”轻佻弟子神色严肃下来,却没有和对面之人硬拼。
  毕竟对方是年轻一代弟子当中的佼佼者,入魔之后虽然神志不清,但是剑诀仍然能够本能施展,法力也强大了数倍不止。
  他虽然对自己很有自信,但却并不觉得,能够轻松对付。
  不过这年头,并不是修为高深,法力高强就一定能赢,轻佻弟子转眼功夫就从兜里掏出了一柄银光闪亮的短枪,砰的一声,剑丸出膛。
  这种发(shè)剑丸的短枪完全是依靠结丹修士祭炼罡元的法门炼制而成,虽然运用在机关器上,要受工艺和成本的限制,但也着实存在一些精品之作,胜过修士数倍不止。
  这名弟子所用的这柄短枪就是真正的精品之作,喷发之下,威能堪比结丹后期剑修的攻击!
  原师兄脑门立时出现一个血洞,直(tǐng)(tǐng)的倒了下去。
  “原师兄!”女弟子(shēn)心俱震,难以置信的看向旁边的出手之人,“你,你杀了他!”
  “可也治好了,不是吗?”这弟子面上再无轻佻之色,冷冷说道。
  入魔者危险之极,刚才已经六亲不认,杀了好些同门,他又和对方不亲近,犯不着冒着危险将其制服。
  同一时间,另外一些世家,宗门,坊市也相继有修士入魔,兽群攻城,乃至于各种离奇怪谭发生。
  某地,一块长久经受(rì)月照耀,吸收到了足够(rì)月精华的石头忽然成精,化作魁梧大汉;
  一棵槐树(shēn)上缠绕的树藤突然如蛇而动,卷起附近经过的野猪高高举起,树冠之上,一道如烟似雾的漆黑(shēn)影发出瘆人的怪笑,张开血盆大口,一把将野猪吞了进去;
  水中,巨浪翻涌,波涛滚滚,一条长达十余丈的巨蟒忽的腾飞而起,盘旋在半空长出了犄角;
  一座孤坟之中,苍白的手臂伸了出来;
  随着灵气复苏,沉渣泛起,愈来愈多获得灵蕴加持的奇异事件发生,相应的大道法则也为之松动,各种各样奇诡莫测的天赋能力和法则之力借机蔓延。
  这个世界,正在变得混乱起来。
  ……
  “(qíng)况好像有些不对,诸天真的灵气复苏了,但是灵机混杂,利用起来也困难许多,并没有我们想要的效果!”
  元昊法王等仙盟高层自然不会把精力放在各地的麻烦之上,他们把权力下放给了盟内的各宗宗主,世家家主之流,就是要让他们帮自己解决麻烦,他们真正在意的只有自己的修为与境界。
  可一番闭关感悟下来,却发现事(qíng)并没有那么简单。
  本以为这次揭开仙棺,使得灵气复苏,必定能够使得自己的修为实力水涨船高,从而重新拥有对付偃者的本钱,却不曾料,灵气是真的复苏了,天地之间灵气也变得明显浓郁了几分,但却也带来了各种各样的沉渣泛起,变得混杂之极。
  古代那些强横的修士们或许天赋异禀,拥有着相应的灵根资质来炼化这些灵气,今人却未必拥有。
  不得已之下,这些仙盟的巨头们也只好聚集起来,共同商讨应对之策。
  元昊法王是力主打开仙棺的激进派,当然要发表意见:“不必担心,现在只是剧变开端,假以时(rì),混杂的灵气会变得清澈的,那时才是我等更进一步的好时机。”
  仙盟拥有打开仙棺的经验,对这一点还是颇具信心的。
  林溪迟疑道:“可是……偃者们恐怕不会坐看我等成功。”
  元昊法王闻言,不由得面皮微动,有种难言的尴尬。
  他本想以气运和心魔双重掣肘限制偃者,但却不想,偃者们正当鸿运之时,又有心理学,精神病学等等手段对付心魔,明显不会吃亏。
  只得道:“我们的元神道友远比对方要多,将来能够晋升的元婴修士也将不少。”
  最近一年以来,元昊法王等人都在为着打开仙棺做准备,当他们发现偃道做了许多事(qíng),切实增加强者高手数量,且有中子法(shēn)这种逆天之物时,其实就已经有些慌乱了。
  饶是如此,也不可能自乱阵脚,轻易承认仙盟在高阶战力的层面都不如人。
  一直以来,强者大能和高阶战力都是他们的优势所在,这方面落后,就真的全面落后了。
  打开仙棺,求灵气复苏,也是寄望于能够重新找回这方面的优势,然后毕其功于一役,彻底解决偃道。
  就在这时,一道震撼人心的警钟响了起来,无形的音波震(dàng)在所有仙盟高层的心田间。
  “不好,有敌人入侵!”
  “是寄存仙棺的所在!”
  元昊法王神色剧变,顾不上和其他人多说什么,率先挪移离开。
  其他人也纷纷跟上。
  那处地方是仙盟总舵所在的颐仙山,中有异界虚空,独成洞天。
  “究竟是谁闯进来了,难道偃者已经忍不住要主动撕破和约,挑起战争了吗?”
  众人心头有些紧张,也有些期待。
  以和约之中所具的因果之力,是足以另主动挑起战争之人付出惨重代价的,偃道先动手,必定要吞下苦果。
  不过众人赶到地方,很快就大失所望。
  闯进此间的是李尘,他竟以天鬼之力毫无阻碍的穿透重重屏障,降临在了那些仙棺的面前,周遭诸多法阵(jìn)制疯狂示警,但却无一能够将其锁定。
  甚至众人到了他面前,所见者也只不过是一道虚影,根本无从感知其实体的存在。
  这一切都表明,李尘正在以一种奇特的状态窥探此间,就是要让他们明知此事,都无可奈何。
  “你们来了……”
  感知到众人到来,李尘面无表(qíng)转过(shēn)来。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