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电脑访问可以适应←和→进行翻页!
五十二 内幕交易
  等仲杳一觉睡到天亮,这才反应过来。
  紫萝是贯山妖王!?
  把紫萝叫出来一问,紫萝发丝化藤,咬牙切齿的勒他的脖子:“感情你压根没听进去呢!”
  也就是装个样子,忙不迭的抽回藤蔓,生怕仲杳又激发灵气,引诱她做先天循环。
  仲杳呵呵笑着,只觉神清气爽,妖怪这一面的威胁总算彻底化解。
  如果紫萝早点记起来就好了……呃,也没用,认得她的就那个鹰王,其他妖怪都是新生代,压根不认她这个老一代的妖王。
  不过这让仲杳生出更大的疑问,你一个贯山妖王,居然只是在山神麾下当巡山小妖,那位山神的排场也未免太大了吧?
  紫萝笑得很是勉强:“我也记不起细节了,而且山神有大有小,贯山很大嘛。”
  外面喧哗声不绝,仲杳来不及多想,匆匆洗漱后,喝了几口土……哦不,黎粥,出乡主府查看战况。
  跟昨天相比,魇怪的数目多了许多,神力灼烧产生的白雾更加浓烈,也逼近了不少,还出现了一些棘手的高阶魇怪。
  不过仲至正一直没唤醒他,说明战况稳定,不需要操心。乡卫和乡民们有条不紊的轮换,修士们好整以暇的坑杀,处处土坑都弥散着淡淡白烟,还没哪处出现伤亡,
  仲杳上到每座土台,慰问乡人和修士,体会他们承受的压力。鼓舞士气还是其次,身为乡主,这也是逃避不了的责任。
  乡民和乡卫就做些辅助工作,输出主力是修士,仲杳也体会到了贯山三家的不同风格。
  伯明翰所率的伯家修士都是一身红衣,剑芒如焰,最为耀眼。不过他们的战斗却最无趣,都是在最安全的距离上,用最简练的剑招。看上去就是一道道火矢射出,将魇怪断首削臂斩腿,完全没有想象中火系剑修那种火龙升腾的惊人声势。
  “你们仲家最是吝啬,一柄好剑只能从你们那换到十颗筑基丹,或者百颗小还丹。我们伯家又不是打菜刀的乡间铁匠,每柄剑都是千锤百炼,还要耗费灵气赋灵,一月能出产一柄灵剑就不错了,有时候我都要去打铁。”
  “送给你的那柄剑是真的好剑,我三叔公花了两个月造出的。要知道你随手糟蹋了他的剑,他怕不拎着打铁锤跑过来把你的脑袋当砧板敲!”
  见到仲杳,伯明翰絮絮叨叨的埋怨,让仲杳既有些不好意思,又生出同病相怜的怜悯。
  以前还没感觉,现在才知道伯家也是一帮穷逼。
  想想倒也正常,伯家一大家子,除了矿产和铸剑之外再无产出。柴米油盐都靠仲家叔家的交易,价钱被压得死死的,就是帮卖苦力的矿工和铁匠。
  伯明翰还在抱怨回复真气的小还丹不够,仲杳一看,他们伯家十多号剑修都上阵了,不由气结。说了要轮换的,你们这是全员全天候出战,那当然不够。
  “这是难得的机会,剑修就得上阵搏杀,才能增进修为。枯坐行气那种温吞法子,可不适合我们剑修,至少不适合我们伯家的剑修。”
  伯明翰傲然的说着,挥剑劈出细细焰芒,将十多丈外一只魇怪的脑袋一分为二。
  不得不说,伯明翰虽然境界不高,真气不强,但剑招的精细把控却远远超过了仲杳,也难怪能在季小竹手下走几招。
  仲杳心中一动,跟伯明翰提了个要求,学伯家的功法和剑招。
  “你又不姓伯,这如何使得?”
  果然,伯明翰的反应跟当初季小竹一模一样,仲杳是想学他们伯家的火系功法和剑招。
  “愿意入赘的话,也不是不能商量,我有十七个妹妹,你随便挑。”
  伯明翰又拿胳膊肘撞仲杳,半是认真半是调侃:“而且还有个条件,你得说动小竹……嗯,你懂的。”
  仲杳嗤之以鼻,你倒是想得美呢。
  他加了码,说出的数字让伯明翰瞪大了眼睛,剑尖刚冒起的一截剑芒也噗嗤熄灭。
  “十万斤粮食,三百颗小还丹?”
  伯明翰一把握住仲杳的手,眼里都要冒出焰火:“成交!”
  答应得这么干脆,反倒让仲杳怀疑起来。
  “告诉你功法口诀,给你剑谱,都可以。”
  伯明翰翘起嘴角:“反正你也学不会。”
  他弹了弹吊在额头上那缕红毛,语气异常骄傲:“我们伯家的朱雀焚天功岂是寻常人能学到的,必须有特殊体质。看到这溜红发了吗?没有朱雀血脉,就凝结不起朱雀真气,更谈不上诱发朱雀灵气。”
  仲杳淡然笑着,一般人自然学不会,可他不一样。
  “你……认真的?”
  仲杳没有撤回交易,让伯明翰又讶然了,一时挠起了头。
  最终伯明翰还是答应了,低声说:“这交易就你我知道,我偷偷把口诀告诉你,那些粮食和丹药,你就说是感谢我们伯家来援的。”
  伯明翰形似纨绔,本性还是不错的,而且脑子活络,百无禁忌,倒让仲杳对他越来越有好感。
  “那可不行……”
  仲杳笑着说:“给你们伯家的谢礼另算,这些么,就算是我给你个人的谢礼。”
  仲家库房里还有不少存货,他已经准备好了百颗筑基丹,感谢伯家人的来援。粮食是仲杳用自己婚约换来的额外进项,本就准备分出一些支援伯家。即便魔魇退却,仲家也会有缺粮之忧,靠仲家供粮的伯家更不好受。
  伯明翰正搓手舔唇的笑着,仲杳又说:“还有个条件,一日不能胜过我,就一日不许打扰小竹,你懂的。”
  伯家少庄主顿时泄气,一米九的身子佝偻下来,跟仲杳齐平。
  “莫欺我伯少庄主弱!”
  伯明翰又有了心气,握着拳头说:“一年!给我一年时间,我一定能胜过你!”
  哎呀我好怕啊……
  仲杳暗笑着,收下伯明翰悄悄塞过来的功法口诀和剑谱。
  搞定了这场内幕交易后,仲杳叮嘱伯明翰换人轮休,看着鏖战了一夜依旧真气充沛精神十足的伯家剑修,只觉异常可惜。
  这帮剑修是过惯了苦日子,真气都得抠着算着用,才不得不用这种细细长长的剑。
  若是换上门板大剑,再给他们配足丹药,他们能爆发出的战斗力,必然异常恐怖。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