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电脑访问可以适应←和→进行翻页!
第410章 独一份儿的蠢
  一秒记住!!!【狂沙文学网】手机用户输入:m.kuangsha.net
  欧阳振明突然严肃的面色,让顾涵为之一愣,难道骆永川和夏侯学真的消息有误?!实际上,天地水牌并不在欧阳家族?!那,如果天地水牌不在欧阳家族,又在哪里呢?!另外,顾涵打量着欧阳振明……会不会是欧阳振明没有说实话呢?!毕竟天地水牌那么重要的东西,怕人惦记,怕露富,似乎也是很正常的事(qíng)。
  顾涵仔细想了想,期间也不止一次沉默地悄悄打量了几眼欧阳振明,最后轻轻说道:“欧阳叔叔,我借这天地水牌,并不是我自己用,而是……在救代容的过程中,用得着……”
  欧阳振明思考了一下,问道:“那……除了天地水牌,还需要其它的条件吗?!”
  顾涵言辞诚恳:“其它的条件,我来想办法!”
  密室之中,欧阳代容低头打量着自己(xiōng)前的水滴型吊坠,仿佛感应到欧阳代容的注视一般,此刻它正释放着柔和的光芒,欧阳代容(qíng)不自(jìn)地抚上去,原来,你真的是我生命中重要的一环,不管是为了家族,还是为了继续活下去!
  密室之外,欧阳振明做思索状:“若你真的是为了救容容,那么,天地水牌的事(qíng)……我可以帮着想办法,你只要搞定其它的事(qíng),即可!”
  顾涵闻言,径直点头:“那好!如此,借用天地水牌的事(qíng),就拜托欧阳叔叔了!”
  欧阳振明又恢复了温和的笑容:“说什么‘拜托’啊?!我们都是为了容容,希望她能活下去!做为容容的父亲,我想,我没道理比不过你!”
  顾涵腼腆而笑,欧阳振明看了一眼密室的方向,笑得别有深意。
  欧阳振明的眸中闪烁着精光:“如此,那我便安排跟代容退婚的事(qíng)了!”
  顾涵连忙双手抱拳:“此事,就拜托欧阳叔叔了,我想,这事(qíng)早一点办妥,她肯定也会早一点高兴的!”
  欧阳振明嘴角挑着一丝笑意:“早一点办妥,你也早一点安心,是不是啊?!”
  顾涵捎了捎脑袋,嘿嘿直笑!
  密室之中,欧阳代容看着傻乐的顾涵,忍不住抛了一个嗔怪的眼神。
  顾涵离去之后,欧阳代容这才慢悠悠从密室出来,嘴角的笑意,那是绷都绷不住!
  对此,欧阳振明也只能无可奈何地摇头:“别憋着了,想笑就开心的笑吧,在自己的亲爹面前,还绷着呢?!”
  欧阳代容实在绷不住,笑出了声,然后笑眯眯地看着自己的父亲:“那么,退婚的事(qíng),就麻烦爹爹了!”
  “行了,你们一个二个的,这么着急忙慌的,给我出难题!”
  欧阳代容佯装皱眉:“哪里有出难题啊?!我看您安排得很恰当嘛,婉容,也是我的人选哦!”
  父女俩相视一笑,网已经撒下了,现在只等收网了!
  欧阳代容心满意足的离开之后,欧阳振明的神色瞬间恢复了漠然,然后他朝着空无一物的房间说了一句:“前辈,您都看了这么久了,不打算现(shēn),好好聊一下吗?!”
  如果现在有第三个人在场的话,他一定会觉得欧阳振明是不是疯了,因为明明屋子里就他一个人,他却能自说自话。
  少顷,空旷的房间之中缓缓浮现一个人的(shēn)影,风神俊朗,(shēn)形伟岸,正是顾鸿。
  “不是都已经谈完了吗?!还要谈啥啊?!”
  欧阳振明开始摆弄一(tào)白茶具,熟练地烧水、洗茶盏,分茶:“前辈不现(shēn)可不行,我是一个商人,卖了您的面子,才会答应顾涵的请求,您要是这么拍拍(pì)股走了……我这不是赔本儿生意吗?!”
  “哈哈……”顾鸿毫不客气地端起一杯分好的茶,轻轻品了一口,这才抿唇笑道:“谁做亏本的买卖,也不会是你欧阳振明啊!整个浮屠大陆最会做生意的人!
  顾涵这孩子,拼死拼活为了谁啊?!还不是为了你家闺女吗?!顾涵那个傻蛋,承诺你做那么多事(qíng),却只要求你撤销欧阳代容和拓跋睿思的婚约!
  这傻蛋以为,只要欧阳代容和拓跋睿思取消了婚约,那么欧阳代容就会和他在一起,但是,他却从来没有想过,不管是欧阳代容,还是你欧阳振明,可从来没有承诺过他顾涵和欧阳代容之间的任何关系!
  啧啧,白白为他人做嫁衣,还这么高兴,亏本买卖,这孩子还做得那么高兴,在你欧阳振明的所见所闻中,是不是独一份儿的蠢啊?!”
  欧阳振明挑挑眉,也端起一杯香茗轻轻品着:“所以,你才会显露你的气息吗?!”
  “那不是……我要是不显露气息的话,这孩子在欧阳族长这里,恐怕连做亏本买卖的机会都没有吧?!不仅没有,甚至还会因为这股古道(rè)肠,丢了自己的(xìng)命!”
  欧阳振明问出这次谈话的中心思想:“所以,顾涵的真正(shēn)份是?!”
  顾鸿又喝了一杯茶:“反正,是你欧阳振明不能动的人,如果动了,我保证,你欧阳家的千年基业将会毁于一旦!”
  长袖之中,欧阳振明的拳头紧紧握起,他很少被人威胁,这算是绝无仅有的几次之一,没有哪一个人愿意被人威胁,更何况是在整个浮生大陆都赫赫有名的欧阳家当家家主!此刻,欧阳振明是在用自己的修养和理智,强行压制着自己的愤怒和不甘!
  原本,他完全可以采用一种更加方便直接的做法,但是现在,他竟然要冒险将天地水牌借给这个名叫顾涵的孩子,那么,这个孩子,以后还能留吗?!所过留下来,会是以怎样的(shēn)份?!!
  正如顾鸿所说,在他欧阳振明的心中,顾涵,至少从目前看来,还不足以做他欧阳家的女婿,更何况,很有可能是未来家主的夫婿!
  顾鸿打量着欧阳振明看似不动声色的脸,一巴掌拍在欧阳振明的肩膀处,双方灵力,如同喷薄的岩浆,瞬间薄发,火(rè)的气息,如同两头奔腾的王者,互相博弈!
  支持(狂沙文学网)把本站分享那些需要的小伙伴!找不到书请留言!
为您推荐